獨處中的沉思(十一之二)

◆文/吳樹德 譯/張玉華

多瑪斯.牟敦的祈禱

「比起我自己的意志造就的難行之路,將人領回埃及,去做沒有草稭的磚,禰在我面前敞開的實在是一條易行之路。

「若是禰允許別人讚美我,我不會擔心。若是禰讓他們責備我,我更不會擔心。若是禰派遣我去工作,我會喜樂地擁抱它。因為是禰的旨意,我會安於工作。若是禰差遣我去休息,我將安息於禰內。請將我從自己內拯救出來吧!當我想改變一切,缺乏理智地去行動,為了活動而活動,甚至擾亂禰所安排的一切,請禰將我從自己這種自私的、致命的衝動中拯救出來吧!」(Dialogues with Silence, p. 53)

詮釋與省思

「請將我從自己內拯救出來吧!當我想改變一切,缺乏理智地去行動,為了活動而活動,甚至擾亂禰所安排的一切,請禰將我從自己這種自私的、致命的衝動中拯救出來吧!」這些話讓我想起耶穌和伯鐸之間的一段故事,當救主感傷地提及自己的死亡與復活時,伯鐸有如一位摯愛的朋友誠懇地諫責師傅說:「主,千萬不可!這事絕不會臨到你身上!」基督能看透門徒滿懷善意,清澈透明的心,但祂也有意讓伯鐸大吃一驚,而對伯多祿說:「撒殫,退到我後面去! 你是我的絆腳石,因為你所體會的不是天主的事,而是人的事。」(瑪十六22-23)。

這段聖經章節中,伯鐸明顯地流露出偉大而可解的人性,也正是這種人性的美善與愚昧,使他成為最有趣的一位跟隨耶穌的人。同時,這也讓人注意到主對自己受難所作的戲劇化的預言及其中悲劇性的意含。對於救主所說的「該棄絕自己,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伯鐸或耶穌的任何一位朋友都沒有什麼概念,十字架究有何意?甚至當耶穌說:「誰若願意救自己的性命,必要喪失性命;但誰若為我的原故,喪失自己的性命,必要獲得性命。」(瑪十六25),他們更不明白師傅的意思,又怎會有人去猜測未來註定發生什麼事呢?

在瑪七21中,我們聽到耶穌說:「不是凡向我說『主啊! 主啊!』的人,就能進入天國;而是那承行我在天之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這是牟敦此篇祈禱非常恰當的聖經參考,其中明認人的意志何其貧乏,會讓人陷入未獲聖寵助佑的苦戰。因此,我們可以瞭解不斷地為分辨而祈禱是多麼重要,且學會看見天主在我們面前留下的標記,聽見祂在我們心靈靜默中的耳語,以及在他人無助吶喊中的耳語,因為那也正是救主自己的吶喊。

然而,這多麼矛盾啊!我認為當我們相反自己的意志,給自己一個機會走上天主的道路,我們會突然超越自己。於是,超乎我們想像的意義與喜樂也在我們的生命中油然而生。這就彷彿看到我們只靠自己的意志生活時,只會為自己徒增煩惱,最後總算看透平日生活遵循的那些原則何其膚淺,我們又重新進入世界,有如重生一般。我們能以一種從來無法秘密得知的方法去看每一件事,彷彿透過救主對祂的兄弟姊妹,也就是對我們所有人的愛,來到一個被主所救贖的地方。

如果我們將世界視為主的子女,事實上好比主的樂園,我們就不再會把祂想成一位威權的天主,將祂的旨意強加於我們膽怯的心靈,而會視祂為一個人,其神聖使命就是以祂遠超過我們所能理解的無限大愛征服世界。

活出天主的旨意在於效法基督生活,如此我們可以懇求祂幫助我們充分意識到自己是誰,為什麼我們以生活在世為榮。或許世界真的敵視天主,但天主並不敵視世界,因為祂怎會仇視自己創造的萬物呢?世界是祂的,我們都是祂的子女。

聖詠廿五章4,15節為我們將此篇祈禱作了很好的摘要:

上主,求你使我認識你的法度,

並求你教訓我履行你的道路。

我的眼睛不斷地向上主瞻仰,

因為他使我的雙腳脫離羅網。

羅網不是外在於我們之物,而是誤以為單靠一己之力即能渡到彼岸的錯覺。在牟敦寫成此篇祈禱之前,他在《約納的徵兆》中,已有靈感如此寫道:「現今一直打擊我最主要的是,我依舊太干預自己生命的運行。」(原文76頁)或許在這些簡單而直接的話語中,牟敦正確地指出生活中很大的錯覺,讓我們誤以為自己能夠孤立無援地完成什麼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