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生命教育

陳德光

上一期「聲振」開講,最後提出「聲振」作為一個基督徒與當代文化對話的理想,今期「聲振集」將以生命教育為例,首先說明。

生命教育(life education)在台灣始自1997年,最初有感於年青學子對生命意義的迷惘,自殘與傷人犯案事件年齡降低,層出不窮。當時台灣省教育廳長陳英豪先生首先提倡,後來前教育部長曾志朗先生把2001年定名為「生命教育年」,兩位前輩雙雙為日後生命教育的建立奠下良好的基礎,發展至今約有十年的歷史。

據個人了解,台灣之外,香港與英、美等地都有生命教育的推展。台灣方面,現在生命教育除了進入正規教育體系,屬於高中選修課程,已經變成一種全民運動,獲得小、中、大學與社區教育的回響,追求教育與生命接軌,知識與生活不分家的理想,成為社會上一個新名詞。

十年的時間實在有限,儘管有各方學者專家的努力與學校師生家長的配合,很多的構思與議題應該持續討論,理論內容要縱橫兼顧,視實際情況調整與深化,避免把一切都看作生命教育,或一切都不是生命教育的兩極看法。這十年間個人對實際情況也有一些參與,目前擔任教育部高中生命教育科課程綱要專案小組委員,累積一些想法與心得,不應敝帚自珍,宜就教於四方。

回顧生命教育的名稱,對比西方工業革命以來的教育歷史,大學教育反映分科分門的專業與工業社會的特色。然而,專業容易變成偏見,因此,有智之士提倡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的理想以茲平衡,化解偏見,具體落實成為大學的通識教育(general education),約佔大學畢業學分四分之一,培養「通(達)」的「(人)才」。近來,一些大學把通識教育改名為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除了名稱新穎,可以避免學生誤作營養學分,也有突顯全人身心教育的特色。對較之下,生命教育(life education)則有終身學習的特色,一種貫穿生命歷程的小學、中學、大學、甚至成人階段的教育。個人認為,為避免疊床架屋,精簡教育理念,大學全人教育可視作生命教育的大學階段,這一點仍有待大家的共識。

論及生命教育的定義,基於生命的神秘性,生命教育不容易有大家認同的本質性定義,另一方面,操作性定義言之,生命教育能懂作「感通」與「創生」的教育。

首先,生命教育有「感通」的特質,《易經,繫辭上傳》第十章有「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的思想。一般人只注意《易經》的變易之理,深層言之,《易經》肯定永恆世界的無思與無為,安祥寂靜不動,永恆世界表徵在時間之流的生滅變化,認清生滅變化的根源在永恆,自能感發興起,通達天下一切的事故。配合到生命教育,生命的真諦在於永恆,從永恆觀察人生,天人物我的關係一切感而遂通,破除讀書不求甚解的求學方式。

其次,生命教育有「創生」的特色,《易經,繫辭上傳》第一章有「天地之大德曰生」的思想。天地的大德在於使萬物生生不息,依方東美教授講法,「宇宙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大生機,無一刻不發育創造,無一地不流動貫通」。配合到生命教育,生命的意義在於創生不息,其中有生理的創生,也有精神的創生,前者指父精母血的生育,後者包括人才的造就與藝文的創作。

總的來說,「感通」與「創生」兩者相連,沒有「感通」何來「創生」。兩者也反映生命的有機性,宇宙生命擁有組織或關係,意義或目標,從究竟而言,「感通」與「創生」需要宗教信仰的基礎。

除了生命教育能懂作「感通」與「創生」的教育,於綜合分析面,生命教育能從深度、廣度與階段三方面了解與發揮。深度針對身、心、靈的生命層次,廣度針對生命力於生活層面的開展,階段針對生命的過程。詳細情形,下次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