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教育是國家大計,所以比起經濟國防等其他建設,教育有更優先的地位。不過,教育成果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見真章,這也增加了教育政策的難度。而在教育的領域中,生命教育是最不容易的一環,因為生命教育所涵蓋的應該是整個生命的問題。雖然很多學校因應這個日益受重視的課題,不得不在以升學為主導的學校政策中加入這個選項,但未必能賦予這個課題最恰當的地位。

本期中〈也談生命教育〉深入這個課題的核心,說明生命教育在台灣的發展與精神內涵,而〈人生的通關密語〉則由從事生命教育工作者的親身經驗出發,努力拉近理念與實務之間的距離。當然,這個攸關生命的課題不是三言兩語可剖析清楚的,而要付諸行動更須經過多重努力。不論仍在起步階段或已累積長期經驗,這兩篇文章對於檢視方向或研擬方法都是不錯的參考。

信仰生活與俗世價值有所牴觸時所引發的衝突,在教會歷史中造成的錯誤或悲劇並不少見,從〈西林事件〉馬賴神父的傳教概況與仇教者的扭曲,對於錯誤的歷史評價或多或少有一些釐清作用。當然,我們不能否認,確如「牧者心聲」所述,東西方文化的歧異有時也會模糊信仰的焦點。不論如何,正確的認知與善意的解讀,也許比較容易達到接近事實真相的答案。

信仰層面中一定有些「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超越經驗,而這樣的時刻可能也是宗教與世俗生活的交會點。對於讓人難懂的事提出對方可接受的答案,而所能提出的解釋卻又難以言傳,必然是考驗、是難題,甚至可能是衝突。而〈宗教宗教語言的困境〉所指出的這個癥結問題,卻是宗教人面對如何突破困境所要持續努力的事。無論如何,這樣的努力卻可能是維持信仰生活的一股動力。

耶穌基督的死亡與復活,對有基督信仰的人自然不成問題,但對無法接受「復活」的人而言,就是信仰的絆腳石了。但願耶穌的踰越奧蹟帶給所有人信仰的光照,不論有信仰或無信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