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殿焉用鐵釘

藏峰

在耶穌的一生中最能讓祂觸發情感的場所大概就是聖殿了吧!他的父母每年逾越節都會上耶路撒冷朝聖,可說是有宗教熱誠的家庭。這無可避免的會激發耶穌對聖殿的熱情。當他十二歲那年循例進入聖殿,就流連忘返了三天(參路2:41-52),還大逆不道的對著因苦尋不著而焦躁的父母說:「你們為什麼尋找我?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親那媔隉H」言詞中的「必須」一辭透露出了祂對聖殿(天父所在地)的熱情,是讓祂不惜與深愛的父母相離三天的。這似乎是從受生之初獻於聖殿那一刻起就註定了的情愫與命運(路1:21-40)。祂曾為耶京而哀傷(瑪23:37-39;路13:34-35),甚至哭泣(路19:41-44)。當祂見到聖殿被當成商場,祂毫不掩飾祂的憤怒(參瑪21;谷11;路19;若2)。當祂看到窮寡婦為聖殿獻上兩文小錢,祂興奮的叫門徒們一起來欣賞她的慷慨(谷12:41-44),再也沒有任何地方能讓耶穌有如此豐富多樣的情感表達了。

耶穌對於聖殿的情感是來自聖殿所象徵的精神價值──天主臨在的記號,而較忽略外在美觀的意義。若望福音中提到法利賽人強調聖殿蓋了四十六年,耶穌說三天之內我要重建起來,這指的是祂的身體。當人們談論聖殿是用美麗的石頭,和還願的獻品裝飾的(路21:5)何等的建築(谷13:1),耶穌馬上指出將來沒有一顆石頭會留在另一顆石頭上。祂也跟撒瑪黎雅婦女說過,將來不在這座山,也不在耶路撒冷朝拜父,而是以心神與真理朝拜父(若4:21-23)。可見耶穌在乎聖殿的意涵而不在乎人手所造的建築物本身。現代人對於建築物的評價亦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一次,友人帶我逛羅馬市區,他跟我介紹說這棟建築是全羅馬最醜陋的建築物。我打量了一番,發現建築物本身色調固然單調,但立體面的角度豐富而形成多變的光影,加上雕樑畫棟的雕塑品更增添它的氣勢及藝術感,何醜之有?問明原因才知道這棟建築物是司法大樓,這是它醜陋的原因。白宮是美國人引以為傲的歷史建築,然而因其政治外衣,也被人稱為最黑暗的大樓。

某次讀經時發現了一個有關建造聖殿的一個有趣記載:「建造殿宇時,始終是採用鑿好了的石頭,所以在建殿時,全聽不到槌子、斧子及任何鐵器的響聲。」(列上5:7)意思是蓋聖殿時所用的材料,都是按照計算好的尺寸在採石場和伐木廠先鑿好、磨好、砍好、刨好了之後,才運到建殿所在地拼裝而成。因此在蓋聖殿時見不到任何的釘子或其他的鐵器。這似乎與達味的意念有關,達味聖王日夜所思的就是蓋聖殿,之所以沒有在他任內完成此大業的原因是上主有話傳給他說:「他流了許多血,屢經大戰,不可為主的名建造殿宇」(編上22:8)。因此象徵武器與血腥的鐵器,就沒有被撒羅滿王選用作為聖殿的建材。

這段紀錄引起我的聯想:按照保祿的觀念,我們都是聖神的宮殿,這個聖殿的建造是否也該是沒有鐵器的,沒有罪惡與血腥的汙染。沒有象徵人工智慧(提煉)的材料與技術,只有取之於自然的石材與木材。意即當我們在營造聖神的居所時,是以天主的命令來款待聖神,正如耶穌所說:「誰愛我必遵行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我們要到他那裡去,並在他那裡成為我們的居住。」撒羅滿建殿時亦有上主的話傳於他說:「關於你正在進行建造的這殿..….如果你履行我的法律,遵守我的規例,按照我的一切命令行事,我必對你實踐我對你父親達味所說的話。」(列上5:12)這些天主的話語和命令是聖神的宮殿的建材,是不能以自己的智慧來曲解或合理化的。必須原汁原味的接納,不經人工的雕琢或美化。另外也不用擔心聖殿沒有釘子作為連接的工具,因為聖神就是最好的接著劑。祂會將我們引入一切真理,把每一句聖言彼此連結而不衝突,也將聖言與我們的生活相連結。此外,蓋聖殿是在全聽不到鐵器的聲響之下完成的,意即是在全然的寧靜之下建造的。我們也只有在全然寧靜的狀態下才能感受到聖神的臨在。這是默觀生活的堂奧,必須排除所有感官與理智的干擾,才能與主相逢寧靜中。

這麼看來,人不能為這座聖殿準備什麼,反而是要為聖殿交出自己。「祂應該興盛,我應該衰退」,若翰的這句話大概是我們蓋聖殿最佳的座右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