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三王(We Three Kings of Orient)

吳新豪

1.我們三王來自東方,携帶禮品旅途艱長:跋山涉水險渡沙原,追踪異星動向。

啊!來看異星看奇星,燦爛輝煌如明鏡,

走向西方不停進行,引領我們到光明。

2.嬰兒誕生白冷平原,奉獻黃金以表皇冠:永為君王萬世無疆,神國開拓無垠。

3.清鮮乳香前來奉獻,欽崇朝拜萬有真原:普世萬眾歡呼稱頌,主享榮福于天。

4.奉獻沒藥痛心香料,在世生命充滿辛勞:憂愁悲痛傾流命終,屍身墓中裹包。

5.戰勝死亡復活凱旋,君王天主全燔祭獻:諸天歌唱亞肋路亞,大地同聲稱讚。

 

 

這首聖誕歌是若翰•亨利•霍金斯牧師(John Henry Hopkins,1818-1901)於1857年寫成,寫給紐約神學院學生表演用的。1865年他出版了「聖誕歌、讚美詩、歌曲」(Carols, Hymns, and Songs)集,這首歌使他揚名後世。

從活潑的歌詞看來,我們可以想像學生們打扮成三位博士,手捧著禮物,按著音樂的節拍,一步一步緩慢地在舞台上移動。霍金斯的指示簡單明瞭:三位賢士三重唱第一段和第五段「詩節」,第二、三、四段則由各賢士獨唱;「答句」(又稱「副歌」) 則由詩歌班合唱。

霍金斯是位認真的音樂家和老師,他要求別人用他的作品時,不能作任何更改。霍金斯並非杞人憂天,果然日後這首歌有許多別的版本,作了不少的增刪,結果都未能為原版加分。

且讓我們好好看一下,福音是怎樣說的:「當黑落德為王時,耶穌誕生在猶大的白冷;看,有賢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才誕生的猶太人君王在哪堙S我們在東方見了他的星,特來朝拜他。』……他們走進屋內,看見嬰兒和他的母親瑪利亞,遂俯伏朝拜了祂,打開自己的寶匣,給衪奉獻了禮物,即黃金、乳香和沒藥。」(瑪2:1-11)

瑪竇福音的童年史是整本福音的前奏,隱藏著以後要發揮的主題:即耶穌基督是以色列子民所期待的默西亞。針對耶穌的童年,瑪竇記載了五個故事:耶穌的誕生、遠方賢士來朝、受黑落德迫害逃往埃及、白冷嬰孩遭屠殺、從埃及返回定居納匝肋。每段福音都引一句先知的預言,証明在耶穌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都按照天主的安排,天使三次在夢中指示若瑟更加強了這意念。瑪竇的童年史不像路加的那樣溫馨,卻嚴肅緊湊,且刀光劍影,有血有淚,十字架的結局已呼之欲出,他自降生便被自己的子民所拒絕,但他的救恩將要廣揚萬邦。

賢士來朝的記載,瑪竇引用了米該亞先知:「你猶大白冷啊!你在猶大的郡邑中決不是最小的,因為將由你出來一位領袖,他將牧養我的百姓以色列。」(米5:1)。瑪竇在陳述賢士的故事時,引用下面的經文作為証明:

當我們進一步看故事的整個結構時,發現它與舍巴女王訪問撒羅滿的述說基本上是相同的。例如:這兩個記載都提到星星 (按猶太的傳說舍巴女王去見撒羅滿時,也遇了一顆異星),也有嚴密的考問 (黑落德詢問賢士與舍巴女王以難題考問撒羅滿相似),且都是天主在領導訪問者,以及訪問者攜帶寶貴的禮品等。(參瑪2:7-8; 列上10;1-2) 。舍巴女王對撒羅滿的智慧驚訝得出神,遂將黃金和大批香料以及檀香木贈送給這位曠世的哲王。後來瑪竇福音終於寫出,當耶穌向人們提到舍巴女王時說:「南方的女王,在審判時,將同這一代人起來,而定他們的罪,因為她從地極而來,聽撒羅滿的智慧;看,這裡有一位大於撒羅滿的!」瑪竇的用心又見一斑。

可是,好奇心仍驅使人進一步查考異星的「身世」:譬如,1750年,英國天文學家哈雷發現一顆周期為七十六年的彗星,經過計算,也出現在非常接近耶穌誕生的年份、就被認為非常有可能是那顆異星。

賢士的「身世」當然也受到關注。最合理的推論是這些賢士 (博士μαγοι- magi) 是波斯的祭司、星相學或天文學家。另一方面,他們能因為異星而去耶路撒冷尋找「猶太人的君王」,大概是因為與紀元前586年被充軍到巴比倫的猶太團體有關或接觸;難怪,有把三賢士畫成波斯人的。

賢士的數目福音沒有講,早期的畫作中兩位到十二位都有。神學家奧力振(Origen +254) 開始把賢士固定為三位,理由是禮物有三份。往後為了突顯聖嬰是普世的王,賢士都升格為王(當然也因為相關的聖經都說「諸王」前來朝拜、獻禮);然後他門分屬諾厄的三支後裔,分別來自亞、歐、非三州,他們又分屬人生老、中、青三個年齡層,為的能代表全人類。大約到了第七世紀,他們更有了名字,叫巴爾達莎(Balthazar) 、卡士帕 (Caspar) 和梅爾奇奧(Melchior);波斯人則另有名字。

依照聖宜仁(Ireneus c.+202)及聖斯定(Augustine +430)等聖師的講法,一般的認知是:三樣禮物代表這小嬰孩的身份:黃金象徵帝王,乳香象徵神明、沒藥象徵凡人。但這並非表示沒有別的看法。神學家伯納 (St. Bernard of Clairvaux +1153) 就有很務實的解釋:黃金是聖家逃往埃及的盤纏,乳香用來驅散馬廄的臭氣,至於沒藥,是給小耶穌清腸胃用的!

現在可以再回到霍金斯的歌曲,就更能瞭解他的保守和謹慎,實在有一定的理由。因為不少人把這歌曲的「故事」表演出來,情節鉅細靡遺,尤其是三王親自向聖嬰膜拜,獻上禮物等,並非作者的原意。霍金斯要的是三位在旅途中的賢士,他們在追隨新生王,瞻仰他的苦難、死亡和最後光榮的復活。

梵二大公會議推行的禮儀改革,在「三王來朝」慶日上,首先是它的中文名稱改回所有西方語言所常用的「主顯節」(Epiphany),以強調節日的主角是主,而不是「三」「王」。這也同時恢復了此慶節的位階,使它不只是耶穌聖誕一個附加的傳奇性情節,而是肯定了東方教會一直保存的傳統,以「主顯」來貫穿整個聖誕期──即救恩顯現人間的時期。因為「聖誕節」是天使告知聖言現於肉軀,聖家及牧人為証;「主顯節」則由異星召來遠方的外邦人,來朝拜新生王,是天父親自把愛子「介紹」給亟待拯救的世界。

最後教會很巧妙地用一篇非常精簡的經文把「聖誕-主顯期」的主要「事蹟」貫穿起來,包括「聖誕」、「主受洗」、「賢士來朝」和「加納奇蹟」,道出了救贖奧蹟在「聖誕-主顯期」的樣貌,和教會蒙恩的喜慶:就是「主顯節晨禱讚主曲對經」:

今天為了救贖世界 天主取了人性(主誕生-主顯)

地與天,教會與她天上的淨配成婚(迦納婚宴)

基督在約旦河洗淨了她的罪污(耶穌受洗)

賢士上帶著禮物迅速前來,奔赴君王的婚宴(三王來朝)

水也變成為酒,使滿席賓客喜形於色(迦納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