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座代牧的函件

剛恆毅

太原代牧鳳朝瑞(一九二六年一月八日)

現在全中國的組織,所謂的反宗教聯盟,醞釀著比一九○○年拳匪之亂更危險的酵母。

感謝天主,本省至今還沒有受到大災難,也沒有所謂聖誕節示威遊行,只散發了一些傳單,上面說:西方教會、教友都是壞東西,必須全部消滅,一個也不留;但是還沒有採取行動;另一方面老百姓不習慣騷動。

但是這個酵母仍然潛伏著,十二月二十八九日的民眾日報上刊登著一篇辱罵耶穌基督及祂的教會的文章。在這篇文章結尾處明說必須消滅危害由外國傳來的中國教會,並且時常威脅在外國教會學校讀書的學生。

本月四日,本市憲兵包圍了一座道觀,因為在那堨l開反宗教政治會議,在場的人全部被捕,除了反宗教外,還有蘇俄忠實信徒,他們反對當地政府,所以,政府迅速地採取行動。

今天出現一張號外,是由山西學生主編的,內容惡言中傷中國政府與外國政府,並沒有影射到宗教上,這是意外的號外。其他的教區,情況更壞,一些不幸的事能夠引起報仇的凶火突起。

現在必須考慮,中國過年後,學校要不要上課,召收教友和教外學生,或只收教友學生,假若發生暴動,沒有適當的防衛,根本就不能開學。

南寧代牧杜高翁(一九二六年五月六日)

現在的情況與四月二十五日所報告的幾乎相同。每天遊行的人經過教堂門前大喊大叫打倒天主教,牆壁上貼滿侮辱的標語。

地方當局也受到這類運動的影響,保護我們的效力並不怎樣;雖然,答應保護我們只是為了避免更大的混亂。望天主使他們遵守諾言。這項運動並非專攻擊外籍傳教士,而且也攻擊教會的真理,以防止作亂的人傾向國民革命。

這堣ㄞ鈺筐北京政府的命令,也得不到中央政府的保護。我常害怕本地區可能發生嚴重的事。

汕頭代牧勞桑克(一九二六年六月八日)

本教區現在相安無事。五月十日,在饒平有群約千餘士兵、學生、工人衝入教堂中,損失並不大。他們要求關閉本地教會學校,他們所持的理由是,不願意外國人教導他們的兒童,在他們沒有判斷力以前不可以向他們灌輸宗教思想。這些暴徒說他們有權力關閉學校。在這種恐嚇行動下,福神父只好讓步,把學校關閉。

因著法國領事提出抗議,政府命令地方當局禁止示威遊行,應當保護教會,不得參與教會問題,那是屬於中央政府的。

雖然如此,我們為安全起見,沒有開學。政府下令處置肇事的士兵、學生、工人,但是也無能為力。

江門監牧華理柱(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四日)

我們的地區一切如常,暫時還算平靜。我們地區的天主堂在教外人中間,很少人注意,也沒有人反對。我們照常工作著。不時地有土匪的擾亂。

長沙代牧翁德明(一九二六年七月三十一日)

三天以來,寓所、男女學校駐滿了士兵,雖然經由當地有力人士奔走協調,但是無濟於事。為了避免聖堂被褻瀆,把全部聖堂門關閉。他們要武力強佔,我只好讓他們住在樓下的餐廳、倉庫堙C我們住在樓上,並且將聖體請在小聖堂堙A也可以在那媮|行彌撒;教友無法來參加。我怕聖堂門一打開,他們必會乘機而入。有幾位傳教士在這奡蝯u期暑假,依照往年慣例要講習一些傳教學與管理方法。我准許幾位神父到教友家中舉行彌撤,鄰近教友也可以來參加。這只能暗暗地進行,不然會受士兵的譏笑、侮辱、恐嚇。

第一軍第四、五師的一部份駐紮在這堙F第五師的師長駐在教堂內。

昨天,我聽到一個安徽教友說,廣東軍隊得到消息說,第一軍接到命令一路要占教堂;謠言也說,假若他們勝利了,將永久佔據教堂。假若戰敗了,退卻的時候要殺害傳教士、搶奪焚燒一切。他告訴我每個師堻ㄕ酗@二位俄國顧問。著名的鮑羅廷常侍從蔣總司令。

有六座主要教堂被佔領。我把這一切報告給漢口義大利領事:我常懷疑我的信能不能到達目的地,因為來往的信件檢查得很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