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徐錦堯

你們貧窮的人真有福,因為天主的國是你們的。你們現在饑餓的人真有福,因為你們將得飽飫……你們富有的人是有禍的,因為你們已經得到了你們的安慰。你們現在飽飫的人是有禍的,因為你們將要饑餓……(路6:20-26)

耶穌在他的訓導中,最重要的言論可說是真福的言論,這也是他整個「山中聖訓」的導言、總綱和精神的所在。我們都習慣稱這些為「真福八端」。

瑪竇福音第五章開頭記載的有「八端」真福,路加在這裡記載的卻只有四端「真福」,其它四端卻是「真禍」。

而且,瑪竇在講真福時用的字眼,很富「精神」的性質或者是「靈性」的色彩,例如「神」貧,「慕義」如饑似渴,為「義」而受迫害等等。路加則直接了當地說:貧窮、饑餓、哭泣、憎恨、拒絕、辱罵詛咒。

有些解經學者稱路加福音為貧窮人的福音,認為它好像是特別為貧窮人而寫的,常在有意或無意之間,面對著貧窮人,關心著貧窮人的命運,也特別的為貧窮人發言。從今天的這篇聖經看來,這個觀點看來頗有道理。

當我們讀到今天的福音時,路加指的那四類有福的人是真真實實的苦人,他們是一無所有的窮人、缺少食糧的饑餓的人、在坎坷的生活中哭泣的人、因基督或因理想而被有錢有權的人迫害的人,耶穌認為這些不幸的人,都是有福的人。和這四種人相對的那四種有禍的人,則是真真實實的富有的人、飽飫的人、歡笑的人、被人誇讚的人。

真實的幸福和真實的災禍,在耶穌的眼中,與世俗人的看法,是多麼的不同,其中的差距何只霄壤,相距又何止雲泥!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不單要相信、要領受洗禮,還要皈依?整個人的皈依,向基督的皈依。

保祿認為,我們相信基督而又接受洗禮的其中一個效果就是:「我們藉著洗禮,已歸於死亡與他同葬了,為的是基督怎樣藉著父的光榮從死者中復活了,我們也怎樣在新生活中度生。」(羅6:4)

這個新生活必須包括要有新思想,要有思想上的更新。真的基督徒必須生活像基督,思想像基督,並以福音的精神、福音的理想、福音的價值觀,作為自己生活的準則和規範。

今天的福音給我們啟發的一個新思想就是:感到有欠缺的人是有福的;意識到自己的生命不足、一無所有、十分的需要別人和天主的人,是有福的。反過來說,不感到欠缺,不感到有任何「需要」的人,是有禍的。

在基督徒的信仰生活實踐中,那些在世上擁有太多物質、太多財富,生活太順境的人,似乎真的是較難接觸到天主,也和信仰好像有點格格不入。

以色列人往往就是在順境中,便會忘記、甚至背叛天主。待到天主懲罰他們,而使他們處在逆境時,他們才會痛悔、回頭。所以整部古經、整個猶太人的歷史,好像都是一個不斷的循環:順境、背叛、懲罰、逆境、悔改、赦免、順境……。

我們不是也往往在逆境中才「臨急抱天主的腳」,才會去祈禱嗎?我們不是往往在困苦中、艱難中、無奈中,才尋回自己的信仰嗎?

今日的聖召危機,不是也和都市化、和人們擁有物質的多寡成反比例嗎?中國大陸有很多聖召,卻大多是從較貧窮的農村來的;富裕的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等大都市,早已和香港一樣,沒有聖召了!

又當我們看到貧窮的莊子在君王面前,能毫無愧色地說:「是貧也,非憋也」的時候,他是多麼的充滿自信、多麼的神采飛揚。而貧窮的曾子能日日引吭高歌,聲振金石,致使「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他的心靈,又是多麼的灑脫、無憂和快樂?

物質的豐盛、財富和順境,其實都不是問題,它們本來也是天主的祝福,是好的。問題只在於:我們容易把這些物質當作「天主」,當作我們生命的歸宿,和我們一生奮鬥之所繫,這些物質很易掩蓋了我們注視天主的眼目。

神貧給我們提供一個自空的生命境界,在那裡,我們會更易被天主所充滿。所以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天主是他們的。(主日八分半/常年期丙年第六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