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振集開講

陳德光

應《恆毅雙月刊》之邀撰文,個人自十幾年前回國工作,教學與研究領域主要在聖經、比較宗教與生命教育,因此願意與大家分享我這方面的心得。專欄定名為「聲振集」,是依艾克哈大師(Meister Eckhart, 約1260-1327/8)的意見,認為不同的真理之間在神內有一個「和聲共振」(consonantia)的總基礎。

個人對「聲振」的印象,最早發現於聖樂作曲家江文也(1910-1982)的說明,在對江先生作品佩服讚嘆中,參考其《聖詠作曲集》「凡例」對音樂創作參考中國固有音樂理論的說明,其中:和聲根據古琴、笙管、琵琶,對位根據「金聲玉振」根本精神。

後來,知道「金聲玉振」來自《孟子U章下》論孔子集大成的道理,孟子說:「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也。金聲也者,始條理也;玉振也者,終條理也。始條理者,智之事也;終條理者,聖之事也。智,譬則巧也;聖,譬則力也」。因此,集大成的意思,好比奏樂時用金鐘樂器的聲音來發端,用玉磬的聲音來結束,始條理是知識的條理,終條理是聖者的條理。換言之,開始或入手條件是分條析理的技巧知識,終結或完成條件是分條析理的人格力量,兩者關係有互蘊互補的作用,「技巧之知」達到個別目標,聖者力量或「人格之知」走向整體目標,有如「金聲玉振」的關係。

孟子強調「金聲玉振」,「始條理」與「終條理」之見,艾克哈大師的特點在於「和聲共振」與神的關係,針對同一真理與不同道路,雖有自然真理與啟示真理之分,神卻只有一位,終極言就只有一種真理,因此,真理之間有如「和聲共振」的關係,因此,兩人強調重點不同。

針對「集大成」的見解,中、西方意見能有會通之處:

首先,「集大成」在於「始條理」與「終條理」的整合或「聲振」的關係。孟子的「始條理」與「終條理」之分,也見於西方思想傳統對科技知識與人文知識的分法,後者就是「同性之知」(knowledge by connaturality),「同性相知」或「人格之知」的力量,也就是有愛心才懂得愛情,實踐真理才懂得真理的道理。依孟子講法是「聖,譬則力也」,筆名狄奧尼修有「體神知神」(patiens divina)的觀點,體驗神的奧秘才能知道神的奧蹟,依艾克哈講法,「人不需要考慮太多做什麼,反應多思索人本來應該是什麼」。這些意見又可對照《莊子》「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傳統教育強調「身教」或「身體力行」的觀點。

其次,「集大成」在於「時中之聖」。依文脈,雖有伯夷(聖之清)、伊尹(聖之任)、柳下惠(聖之和)三種不同的聖,卻只得聖人的一面,而孔子則為「時中之聖」,順適時宜,兼備所有的聖,故能集大成。對比基督宗教傳統,《訓道篇》提到事事有天主安排,而「天主所行一切事情都很適時」(訓3:11),言外之意,只有永恆的天主為「時中之聖」,對基督徒來說,基督就是「時中之聖」的道路,在時間中活出永恆或「當下」(當相即道),也就是集大成之路。

個人淺見,「集大成」是人一生中要做的事,心理學中「個體化」的必然現象,深層言之,就是「技巧之知」與「人格之知」的整合;廣度言之,就是不同層面的聖或專通的整合。深層與廣度有其內在的關係,在深層意識與在神內得到統一。

補充「聲振」作為真理對立和諧的表達方式,教會傳統講法有:木材與火、一滴水與汪洋、一滴水與一桶酒、空氣與陽光。這些圖像非汎神之論,應作正確解釋,一方面在神的汪洋、或光輝內沒有異化之物,另一方面仍有神人之別:木材化為火、火卻不化為木材,水滴融入汪洋、汪洋卻不融入水滴,水滴化為酒、酒卻不化為水,空氣變成光線、光線卻不變成空氣。因此,「聲振」的基督宗教解讀是,在一片音潮之中,「金聲」化為「玉振」、「玉振」卻不化為「金聲」,始條理的「技巧之知」依存於終條理的「人格之知」,而「人格之知」的終條理卻依存於「體神知神」的超越條理。

最後,「聲振」作為一個基督徒與當代文化對話的出發點,下回「聲振集」將以生命教育為例首先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