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的參考價值

傅佩榮

我曾經寫過〈占卦不是算命〉一文,因為算命難脫神秘色彩,無法告訴人為什麼,以致壓抑了理性思考的作用。占卦則是以易經六十四卦及其三百八十四爻為材料,等於是古人把數百年的生活經驗與處世智慧整理成一個系統,讓我們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我們平常思考問題,總是帶著成見與立場,容易陷入「當局者迷」的困境。現在,占卦提醒我們要客觀,要注意相關的時空條件,尤其不可忽略吉凶禍福相生相倚的道理,然後最終的建議也總是擺在修養德行上面。當然,如果一個人擅長使用理性,同時懂得修德行善,那麼他的所做所為自然符合易經的原理,如此則根本不必占卦了。因此,荀子會說:「善為易者不占。」

我們尚未抵達這樣的境界,所以遇到大事,不免占卦一番,再看看事後的驗證如何。去年九月我曾應邀前往大陸六所重點大學演講,並且安排時間在上海電視台主講五集易經介紹,在北京的中央電視台「試講」二集易經。央視有個「百家講壇」的節目,從去年開始造成收視旋風,所以他們謹慎安排學者試講,要通過試講之後才可以登台亮相。我已經十年沒去大陸,早就有了心理準備,要以孔子的「臨事而懼,好謀而成」為座右銘,所以在大陸之行的十一天之中把每一件事情都認真做好。

像這樣的大事,怎能不占一卦呢?我依循古老而正宗的規則,以五十根籌策,經過「十有八變而成卦」,得到了「本卦」,一看是個姤卦。姤卦的卦象是天風姤,十分特別。從下往上只有最底下的初六是陰爻,上面五個陽爻。「姤」有二義:一是遇,表示我會遇到許多新朋友;二是有力的女性,暗示我就像那個女性,有足夠的實力可以與五個陽性力量相抗衡。大陸大而台灣小,大者為陽,小者為陰;並且,台灣位居大陸南方,此一陰爻是由下往上走。這些都十分吻合。

接著,在占卦過程中,會出現變爻,一變之後就有了「之卦」。本卦是指本來占到的卦,之卦則是指它未來的發展;「之」是「往」的意思。那麼,我的之卦是什麼?是漸卦,卦象是風山漸。如此一看即知,我這趟大陸之行不能心急,它只是個開始,往後會漸漸發展下去。文化與學術畢竟不是演藝事業,不可能一鳴驚人。

真正的秘密還在後頭。現在要進行解卦了。根據朱熹的說法,若本卦有二爻變化,則以本卦這二爻的上爻爻辭為準。從姤卦到漸卦,很明顯是姤卦的九二與九四起了變化。一卦六爻要由下往上數,「九」指陽爻而「六」指陰爻。那麼,我的大陸之行會有什麼結果呢?一翻姤卦九四的爻辭,上面寫著:「九四,包無魚,起凶。象曰:無魚之凶,遠民也。」意思是:九四,包裹中沒有魚,發起行動會有凶禍。〈象傳〉說:沒有魚的凶禍,是因為遠離了百姓。

事情似乎很清楚了。後續的發展又如何呢?

我回到台灣不久,中央電視台通知我,說我的試講已經過關,接著要著手寫出講稿以供審查了。消息在北京報紙公布,張作錦先生隨即在台灣的聯合報寫一篇專欄,題為「學者使電視深刻?從傅佩榮要上央視百家講壇說起」。一切看來相當順利,但是我心埵頃ヾC

當我的易經講稿寫完送去之後,回音是說:央視高層認為太艱深了,不是一般觀眾可以理解。事實上,一個人若不是肯花一個小時先弄明白易經的基本八卦是怎麼回事,那麼他這一輩子看到任何一卦的六條橫線,就難免覺得壓力而認為艱深了。幾經周折,他們暫時放棄了易經,但是興起了另一個念頭,就是找我去講孔子。這實在有如孟子所說的:「固所願也,不敢請耳。」本來就是我的第一志願,只是不好意思主動爭取而已。

不過,別忘了「包無魚」的爻辭。至少我在三個月之內不會得到任何實質的收穫。我若太過積極爭取,可能還會有凶禍。凶禍的原因是「遠離了百姓」,因為我這五十多年所接觸的百姓全在台灣啊!對大陸百姓來說,我這個外省人第二代也是台胞之一。

接著發生了什麼事,我不得而知。據說好像是大陸的國台辦還沒有核准這件事。一個台大教授跑去北京的央視介紹孔子,在國台辦看來恐怕還須斟酌斟酌。我可以理解這樣的考慮,也絲毫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委屈。為什麼我那麼看得開?答案很簡單,易經占卦早就告訴我訊息了。我若不去占卦,而憑藉合情合理的思考,也未必不能得到類似的結論。但是,占卦省了許多猜測,更化解了情緒起伏的波動,真是有利無弊啊!

求人不如求己,責人不如責己,我不但沒有抱怨,反而加快研究與寫作的速度,因為機會總是給與那些準備好的人。我希望與人分享學習心得,這種希望已經超越了年輕時對名利的奢望。名利皆是身外之物,多得無益,還會讓人迷失方向。如果學習心得對世人有所幫助,那才是念書人的最大願望。我近年探討儒家、道家與易經,也無非是為了自助助人,並且樂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