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教給我們天父

張春申

新約早期的保祿書信中,常自天主聖父作為起點(參得前1:1、迦1:1、格後1:2);舊約則不然,他們自稱為天主的兒女(申14:1),但不頻繁。關鍵性的人物是耶穌自己,因為祂在世時慣以其母語(阿拉美語)稱呼天主為「阿爸」,且以子自居,此非猶太人的傳統。舊約以色列民族,鑒於蒙受召叫之故,稱為天主子民,而自名兒女是少有的事。為此緣故,保祿致書居住羅馬的信徒,表示他傳的福音是由「我們的天父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賜予你們」(羅1:7)。能稱天主為父,誠為福音。

的確,由於盟約的締結,以及受造的信仰,以色列民族自稱子民而視造物者為上主。但基督的福音與之相比,可說在於稱呼天主為父;為此,保祿的羅馬書在致候辭中,清楚表達他的出發點是以色列民的歷史為背景,承認耶穌生於達味的後裔,但「按至聖的神性,由於他從死者中復活,被立為具有大能的天主之子」(羅1:4)於是保祿在書信中祝福信徒說:「願恩寵與平安由我們的父天主,和我們主耶穌基督賜與你們。」(羅1:7)因此復活,稱為重生。保祿宗徒一次在會堂中向以色列人宣講耶穌的事跡,根據他們的信仰背景,作了下面我們要引述的一段話,由此我們可以瞭解為什麼初期的猶太教會稱天主為父;它並非由於天主的創造,也不僅與以色列人訂定盟約,更是出於天主在復活耶穌時呈現出來的生命之父的形像。保祿的道理講得很長,我們需要的是:「…把他從木架上卸下,放在墳墓裡,天主卻使他從死者中復活起來,…就如在第二篇聖詠上所記載的:『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了你。』」﹙宗十三24-33﹚可見,根據新約的傳統,最早是出自耶穌死後復活的信仰,引證聖詠第二篇,肯定耶穌的子格,由於如此,天主是父。這是基督宗教最為原始的信仰,也是耶穌的弟子、宗徒的初傳喜訊。根據這樣的聖經說明,始能確定天主是父的意義,亦即基督宗教信仰的真諦;我們相信天主使耶穌死後復活,因而祂是天父:「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他按肉身是生於達味的後裔,按至聖的神性,由於他從死者復活,被立為具有大能的天主之子」。﹙羅1:3-4﹚

舊約聖經中雖然肯定天主掌握生死大權﹙參閱撒上2:6;智16:13﹚,但無光榮復活的喜訊。這個喜訊在耶穌基督身上傳出,同時也肯定天主是父,他的父親:「我們現今給你們報告喜訊,就是那向祖先所應許的恩許,天主已給我們作他們子孫的完成了,叫耶穌復活了……」﹙宗13:32-33﹚於是天主是父,祂的兒子是耶穌基督。

根據我們以上的解釋,基督信仰中的天主聖三道理,實是在歷史中的耶穌生命中啟示而形成的,他的宣講以及死亡復活,表達出了天主的內在生命與救恩特質。基本上,三部對觀福音是如此表達,瑪竇福音的結語非常明顯。至於若望福音的序言自永恆的天主聖三,指出天主子耶穌基督降入人間的生命過程,也可說是一條回歸天父懷中的道路。

經過建基於新約聖經的解釋,基督信徒應該由此瞭解與經驗天主為父的真諦。首先,為我們本地教會,必須澄清一般地方宗教所稱的「天公」,年初的「拜天公」。這個民間信仰彌足珍貴,但所謂的天公實是對真神的尊稱。由於真神是萬物的根源,生命的創始,於是擬人化稱之為天公,含有祖先的意味。其實舊約以色列民族也有這樣得自天主啟示的經驗,因而視祂為父﹙依63:16-17﹚。但是作為基督信徒,必須具有清楚的意識,我們所稱的天父與耶穌的生命密切有關,他是降生成人的天主聖子,他由聖父所生,而非聖父所造,他具有天主的性體,因為他是降生成人由瑪利亞所生的。於是耶穌在自己生活中,頻頻稱呼天主為父,甚至以希臘文繕寫的新約中,尚保持他的原聲:「阿爸!父啊!」天主是父是由耶穌自己在生命與言行中表達的,這在第四福音中尤為清楚。這與一般宗教所指的「天公」,雖然「貌似」,但是在意義上差別極大。為基督信徒而言,天主是父並非僅是一種比擬,而是建基於天主聖三道理,以及天主聖子降生成人的信仰。我們是隨著天主子耶穌基督才敢說:「我們的天父…」。這也是我們參與感恩祭,誦唸天主經前的聲明:「我們既遵從主的訓示,又承受他的教導,才敢說:『我們的天父…』」。

「天主是父」按字面而言,一般具有宗教意識的人大體而論並無困難,尤其本地的「天公」與之差別很小。然而舊約以色列民族,由於選民的信念,天父為他們已經含有特殊的選民意識,而稱之為「雅威」。而我們基督信徒的天父,則是由降生奧蹟之天主聖子成人,帶領信徒一同稱天主為父;這在感恩祭中,我們唱天主經前,特別予以澄清說明的。雖然我們知道民間宗教也有天公一類的信仰,不過我們不能不對「天主是父」具有特殊的解釋與認同,因為耶穌基督自己教給我們一篇經文,它的開始便是「我們的天父…」。新約聖經中還為我們保存了他原聲:「阿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