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這種的?

曹敏誨

有一位姻親長輩,年齡已八十有五,依然自私又自我,經常為了達到她自己的目的不惜說不實的話,傷人之餘又聲嘶力竭地全面否認,弄得近人相互猜忌、雞犬不寧。我既是她的晚輩之一,多年來雖全力聽從我主的聲音與她相處,卻也常為流彈所傷,甚至屢屢成為她頭號的犧牲品因為我從不還手,永遠笑臉相迎,更「愛」她愛到她以為我心懷鬼胎的地步。

就拿最近發生的事來說;因她一身是病,我決定接她來住,好讓她頤養天年。我們盡心盡力,也確實讓她滿意,口口聲聲「如果真有天堂,能比這兒好到哪裡去」。但好景不長,三兩下她就開始嘀咕我一點氣也沒生,因為早已習慣了。卻未料事發時她非但全盤否認,還自以為得了理,弄得流彈四竄,地雷頻爆,待她氣呼呼地搬回自己的房子,又將她否認了的到處說。

我祈禱再祈禱,依靠再依靠,懇求我的主讓我有力氣放下這一切,就只聽祂的吩咐。於是年前我親自燉了她最愛的山藥雞湯,炒了她喜歡的小炒,還為她買漂亮的外套及她愛吃的粽子、八寶飯、咖啡、餅乾等等,當然一個天大的紅包更不可少。我換來的卻是大年初一向她拜年,她摔斷了我的電話,也摔掉了我接她來玩的心意。

在一次次的祈禱中,我又逐漸忘了她帶給我的傷心、難受。祂的大手牽著我的小手,我們再度出發,再去愛她!她生日那天,我跪在苦像前問祂要怎麼才好。我知道祂懂我的苦、我的委屈,祂心疼我的,不會強要我做什麼;可我也深愛祂,一心一意想討祂歡喜。終於,我願意了,願意給她過個很棒的生日因為我的主一定高興我肯這麼做,祂知道我全為了祂!

在一張小卡上看到這麼一句話:若祂曾讓你受苦,那是因為祂看見其中有某種善,是你今天還不知道的。這是真的。我這一路跌跌撞撞走來,真是備嚐愛的苦味。但,就在這一次又一次的苦味裡,祂總要讓我嚐著一點祂的新滋味。我的主,祂就是善,祂是無限美無限善無限仁慈的,就在每一帖苦味裡,祂要讓我一點一滴地嚐到祂的善,真正的純善。所以,偶爾與好友聊到一些我因全心聆聽祂的聲音所做的什麼,他們常是為我不平:「哪有這種的!」他們只疼惜我的委屈,卻不甚了解何謂全心聽從我主。

哪有這種的!但祂說了,在人不能的,為祂可沒啥難處。怪不得聖保祿要說,他最軟弱的時刻,正是他最剛強的時刻當他真覺得自己不行了,而將手伸向祂時,祂的大能立刻穿透他的全身!靠著祂就行,再難的也不怕。

小神操 祈禱後回想,在跟隨我主的歲月裡,我可曾「苦」過?如果還不曾愛得苦,那我就還沒真正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