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在米蘭

張諟

八零年代起,曾在中國大陸播下福音種子的一些歐洲修會團體,如巴黎外方傳教會、聖言會、聖母聖心會及米蘭外方傳教會等,紛紛重返中國,尋訪原屬一棧一牧的羊群。他們對中國教會的關懷,不僅聚合了失散大陸各地的許多羊群,也凝聚了他們的共識,從1975年開始,在「關懷中國的歐洲天主教」的名實下,不定期地聚會在慕尼黑、巴黎、布魯日、魯汶等地。隨著時光的流逝與環境的變遷,最初的非正式小型會議逐漸轉變為更正式、更盛大的「歐洲中國天主教會議」(European Catholic China Colloquium),每隔三至四年舉行一次會議,因此有了1992年在義大利維洛納舉行的會議,1995年在巴黎的會議,1999年在波蘭的會議,2003年在魯汶的會議,2006年又相約在米蘭。這就是大家相遇在米蘭的緣起。

在米蘭舉行的第七屆會議,以二十五年的回顧與展望為重點,因此提出的問題範圍甚廣,諸如:走向與中國教會對話之路、今日大陸教會的聖統制與管理機制、大陸新舊教區劃分的探討、黑龍江的教會現況與希望、大陸奉獻生活復甦之省思、香港聖神修院的網路神哲學教育、牧靈聖經的運用、教區神職的進修教育、近二十年來對中國留歐學生的照顧、大陸留德、法、義、比、西、美的神學生經驗談、對中梵關係的建言、大陸天主教網路傳媒的現況、大陸教會之社會貢獻、教會與社會關懷、訊息報導與歷史認知……。

僅就議程來看,也許不覺得這個會議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就性質而言,這個會議確有不同於其他會議之處,例如:會議中有論文式的論述,但又不似論文發表的嚴謹,所以不能定位為學術會議;有單純的工作報告,但又未訂定共同目標或未來方向,所以不能視為牧靈會議;有信仰的省思與分享,但又不似靈修聚會的寧靜神聖,所以也不能歸類為靈修或禮儀聚會。相形之下,會議所顯示出的多元性,與禮儀全程採用泰澤祈禱的模式,早晚禱、彌撒自然就顯出其單一的特性了。

有人形容會場儼若小聯合國,因為歐盟會員國及非會員國都有不少人出席,美國、俄羅斯也有代表,至於來自港、澳、台、大陸、東南亞的華人更佔了近半數。會議雖以英語為主,間或出現義大利文,但說中文也一定行得通。事實上,會場中絕大多數的西方人士,幾乎都能說流利的中文,對中國的人情世故也了解甚深,所以在會場中與人交談,不必擔心找不到共同的語言。

在緊湊的議程中,主辦單位精心安排了一個庭園晚餐,讓大家在星空下享受一餐義大利美食。在佈置優雅的餐桌、精美餐具、美味佳餚及柔和燭光的襯托下,會議的疲勞頓失於無形,賞心悅目的喜悅油然而生。不過,就在多數人用過最後一道點心,留連在這美好時刻之際,忽然一陣大雨自天而降,逼使大家紛紛走避,無奈地看著庭園中來不及收拾的桌椅、餐具、美饌。仍沉浸於美好氣氛中的人心中不免悵然,覺得在議程中唯一的輕鬆時刻,竟被驟降的大雨打亂了,破壞了美景、佳餚、好心情。然而懂得迎接風雨的人卻早已習慣旅途教會遭遇風雨之必然,儘管大雨為晚宴畫下倉促的句點,但依然以平常心看待一切。

古老的中國與古老的歐洲天主教國家在「歐洲中國天主教會議」中交會時,讓人看到,東方悠久的歷史文化所綻放出的光芒,及西方深厚基督信仰所彰顯的熱忱。即使東西方國家人文的隔閡與差異不能避免,但東西方相遇的火花不也是推動天國的一個動力嗎?因為在各個團體不斷走向他人的努力中,許多人傳遞了天主是愛的訊息,也見證了天國在人間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