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當輔導教師嗎?﹙續﹚

夏金波

繼本刊上期的文章,本文以同樣的題目,和讀者談一談,要當輔導師應有的第三個人格特質,亦即:「用心去了解學生整個人。」本文將仍以筆者與讀者的分享為基調,從個人用心去了解他人或被人了解的經驗出發。

市面上有一本由英譯中的書,書名叫《讀一個人,如讀一本書》。先師王昌祉神父,在他《寫給現代青年》一書內,有篇類似的文章,他勉勵青年讀者們,要用心去讀兩本奇書:一是大自然,一是我們自己。筆者果真自青年時代,遵照老師的指示去細讀這兩本奇書,一面擴大自己的視野,一面驚嘆造化的美妙。

民國三十六年八月底,筆者進入耶穌會修道,修會中在伙伴之間,我們都互相善意觀察,進而互相觀摩彼此的言行。原來,我們都有責任,也有友愛,當長上要求時,我們都為他指定的伙伴,撰寫我們對他平日的「觀感」。這一活動的原文是拉丁文一個字,稱為“speculum”中文是鏡子。

十三四年後,即民國五十年元月,當時筆者雖已晉陞神父了,但尚在菲律賓碧瑤攻讀第四年神學。月中時,倪永祥省會長神父來院訪視時,預派本人在全部課程修習完畢之後,尚須接受兩年專業訓練,亦即,在馬尼拉耶穌會辦的亞典耀大學裡,攻讀教育輔導碩士學位,其後在台北光啟中學從事學生輔導工作。﹙按:後因徐匯在台校友的提議,由新會長蒲敏道神父改名徐匯中學……﹚

話說回去,倪會長神父之所以委派本人擔任這份工作,而不是別的任務,據會長自動向筆者表示,是由於筆者善於與他人的感受達到共鳴,且能給予適切的協助。從筆者給他人撰寫的「觀感」,會長認為不但言詞中肯,而且能把對方的個性描繪出來。此外,會長也得悉,筆者關心家庭問題,根據當時代的教宗碧岳十二世給朝聖父母的訓誥,曾寫了多本小冊。最後,會長又加上一句說,知道筆者也研讀青少年心理學之類的書冊。

倪會長能從筆者同會師長和同學「觀感」中,理出筆者適合當輔導師的興趣和了解人的特質,深深感到訝異,不由得欽佩他的功力真不小呢!

民國五十一年六月,於亞典耀大學分部,始讀教育輔導碩士班。按:菲律賓因氣候制宜,新學年從六月開始,至翌年四月為止。

第一年選修科中,有科名叫“Guidance Information”,中文可譯為「輔導資訊」,有三十多人來參與。教授是位身高結實大嗓門、精神飽滿的教授,那時他還是海軍呢。他教學認真,博聞強記,非常實際,也重視生活教育。

我們這位海軍教授,講課中最令人難忘的,為筆者而言,就是學生累積綜合資料卡了。他之所以重視這個資料卡,由於上面扼要記錄各學生的個人事蹟,為他認識自我,發展他的人格,很有助益。因此他主張,人在呱呱墮地後,從嬰兒至兒童入學﹙小學﹚,從兒童到發育的少年,從青少年到青年,一直到高中畢業,十二年一貫摘要記錄所發生的重要小故事。這些真人真事的小故事,轉入另一時段時所發生的種種軼事,不論順利不順利都須扼要登錄在綜合卡上,以備日後參閱,尤其在發生困擾問題的時候,作為重要參考。

原來,人一生中發生的事情,都是更上一層樓的墊腳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