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博愛,才能消滅貧困

李家同

人類的貧困問題一直是一個大問題,最富有的前百分之二十的人類,他們的收入是人類總收入的百分之八十六,而後百分之二十的人類,只有人類總收入的百分之一。聯合國的貧窮線是一天一元美金的收入,全世界總有四分之一的人在聯合國的貧窮線以下,而全世界一直有一半的人,收入沒有超過一天二元美金。

這一次,諾貝爾和平獎,終於給了尤納斯先生,他最大的貢獻是創了一個專門為窮人服務的銀行,以小額貸款的方式來使一些窮人能夠創業,諾貝爾和平獎頒給了尤納斯先生,充分顯示人類已經意識到消滅貧困的重要性。如果我們世界上有如此嚴重的貧困情形存在,真正的和平是絕不可能的。

消滅貧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們必須從各方面著手,消除腐敗的政府,消除區域性的戰爭,免除鉅額的外債等等,都是該做的事情。但是我們應確立一個基本觀念:唯有博愛,才可能消滅貧困。

人類貧困的原因很多,但基本的原因,只有一個,人類的自私和貪婪其實是人類貧困的主要原因,舉例來說,很多非常貧窮的國家政府都是極端腐敗的,腐敗的政府當然是腐敗官員所造成的,而為什麼那些國家有如此多的腐敗官員呢?這又與世界上大國的國家貪婪有關。以非洲為例,非洲有很多貧困的國家,偏偏這些國家卻又是產油的國家,蘇丹就是一個例子,蘇丹雖然非常窮,卻有油田,西方國家的石油公司,以及西方國家的政府當然都會想搶奪這些油田,這些油田如何搶奪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賄賂那些國家的政府官員,因為國家窮,賄賂起來也很容易,因此這些官員就越來越腐敗了。

很少人知道很多窮國都是連年戰亂的國家,非洲國家經常有戰爭,這些戰爭也造成當地人民的民不聊生,為什麼國與國之間有戰爭呢?除了種族問題以外,爭奪自然資源也是原因之一,爭奪自然資源的原因當然也是因為貪婪。

人類之所以有這麼多的窮人,我們的漠不關心是最重要的原因。如果我們對世界上的窮人多一點同情心,我們當然會找出造成大規模貧困的原因,也會想出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可是富有國家中的貧困問題已經不嚴重,他們認為非洲的貧困問題不會造成他們社會的不安,因此不論非洲,亞洲南部以及中南美有多少窮人,他們都無所謂。

為什麼我們可以說人類的確對窮人漠不關心,這從人權的觀念上可以看得出來,現在西方國家的人權僅僅限於政治上的人權,而所謂人權,都是指投票的權利,言論和自由等等。至於人能夠活下去,或者活得有最起碼的尊嚴一事,卻幾乎無人提到。西方國家似乎只管某某國家是否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至於這個國家的老百姓是否生活在悲慘之中,他們就不在乎了。

我們做教友的人,永遠應該想到人類的貧困問題,理由很簡單,耶穌基督要我們彼此相愛,別人可以不關心窮人,我們卻不能不管。如果我們多多關心窮人,也許有一天貧困能真正的消失。這一天何時能來臨呢?誰也不知道,我們只要努力地去做,總有些人因為我們的努力而生活得好一點,這已經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我們大多數都不是富人,也不是有權利的人,不可能對於消滅貧困,做出極有影響力的事,但是如果盡我們的力量,照顧家遭變故的孩子,或者幫助窮苦小孩子補習,至少他們生活可以獲得改善。

作為基督徒,我們也應該鼓吹「公平貿易」的觀念,「公平貿易」有別於「自由貿易」,「自由貿易」常常造成弱者越來越弱的現象,「公平貿易」永遠想到窮人,也會利用貿易來改善窮人的生活,我很誠懇的希望我們教友們能夠使這種想法發揚光大,使世界上的窮人能夠經由貿易而生活得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