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那斯克的火源

陸達誠

生命之母團體的創始人尤震神父原屬聖衣會,但他覺得天主要他把聖衣會的寶貴傳統推廣到修院外的人群中去。一九三二年一位聖衣會第三會的老太太捐贈給他一處古老的朝聖地,那塊地位於阿威隆教區的凡那斯克山谷堙C尤震神父帶了數位有志於參加他團體的成員去該地朝聖時,聖母以光耀奪目恩寵之母的形象向他顯現,從她身上射出火,噴出熱焰,好像要噴射出大量的新生命來。

尤神父說:「童貞瑪利亞,生命之母在此,我們都在她的家堙A這是她挑選的地方,好在此展示她恩寵的寶藏和她的偉大能力…...。這實在是聖母要在這山谷中湧現出來的泉源,我們驚奇地發現了它,而且深信不疑。」(1961年4月3日會員記載)。可見生命之母團體是聖母自己的作品,也是聖母自己的團體。這個團體在聖母領導下用聖衣會的靈修在俗世培養大批滿腔熱火的福傳使徒,他們要使許多渴望與天主結合的靈魂學到聖衣會的祈禱方法,而在聖德上突飛猛進,甚至達到密契的境界。

四分之三個世紀過去了,生命之母團體在量和質方面都有穩定的進展。它的三個支會(獨身奉獻的男女和司鐸團體)共有一千成員。亞洲方面菲律賓、台灣和日本有分院。菲律賓設英語的陶成院,使不諳法語的亞洲青年可有入門之徑。

說到默觀,生命之母團體規定其成員每天早晚各做一小時的靜觀祈禱,每年要回到凡那斯克母院作為期一個月的「靜獨」。在與天主深而久的對晤中,聖母一個一個地培育他們,使他們在尤神父的訓誨中成長,並在神聖的火源處取得福傳的補給。

筆者於一九九九年曾赴凡那斯克作為期二週的訪問。一到目的地,就被四周幽靜的環境吸引住。生母之母團體有數幢院宅,一片葡萄園和幾個丘陵。抬頭一看,可見一座不算很高的山,步行的話,一小時可抵山巔。那是該村的中心,有住宅、商店、學校和教堂。從上下瞰,生命之母團體一目瞭然,連偶有路人採摘葡萄,都可看得一清二楚。在凡那斯克避靜的朋友都喜歡往山上走,因為山是接近天主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該團體嚴守靜默的紀律。筆者那年在八月一個下午抵達,當時有至少六百人從世界各地回來「靜獨」,可是山谷鴉雀無聲,一片寧靜。放下行李後,應邀參加一個演講。筆者抵達大廳時,五、六百人已經入座,但沒有人談話。演講者是該會新科博士白納德神父,主題是「平信徒」。一小時後尚有發問。結束後,全體在靜默中趨向聖堂唱晚課,到七時半戶外野餐時,才聽到交談的聲音。由於他們秉承聖衣會傳統,普通只在午餐後有半小時散心交談時間,所以筆者做八天避靜時可留在團體內用餐,午餐後先行離去。

回來靜獨的會員在靜默中他們把工作及塵囂都放了下來,上下午的長期靜獨,使他們的精神元氣逐漸恢復,而能深入密契的堂奧,在聖母的監護下,一天比一天更超脫,變成天主疼愛的子女。筆者逗留的二週中,亦曾被邀請去聆聽會祖講道的錄音,見到數百位男女會員聚精會神地聆聽會祖的談話,與會祖會晤,充滿喜悅地離開,知道他們多麼愛尤震神父,他們在會祖身上不斷吸收生命之母的營養,我覺得他們真是幸福家庭的一員。

尤震神父於一九三二年萌發創立生命之母團體的構想,原為有獨身奉獻理想的女性團體,但隨著聖神的導引,逐漸發展出男性獨身團體(一九六三年)及司鐸團體(一九六四年)。

三支團各自獨立,各選其總會長,任期為十二年,可連任一次。三支團組成的議會是最高的決策單位。為了培養司鐸,該會成立神、哲學院,由同會神父任教,老師中有女教授。神父中已有十數位榮升主教。不在總院任職的神父直屬教區主教管轄。

本文介紹生命之母團體及其會祖尤震神父承先啟後的使命。不僅對尤神父和生命之母團體的精神有來龍去脈的概述,也對尤神父的「靜觀使徒」的靈修和使命特色有扼要的描述;是深入尤神父主要靈修書籍《我要看見天主》的前導。後者以聖師大德蘭所描述的《靈心城堡》為經,以聖十字若望和聖師小德蘭為緯,具有學術價值的作品,已譯成五國語文,是靈修指南傑作。中文即將於光啟出版。而他的台灣弟子李秀華把她的神學碩士論文《塵世密契者》遵師囑在上智出版社付梓。筆者應邀為之寫序,深感榮幸。但願本書能幫助願意了解生命之母團體的朋友逐入堂奧。

最後,筆者願用尤震神父的二段話來結束此文:「我有一個恩寵,就是帶領人與天主結合。」「天主是愛,祂需要把自己通傳於人,從中獲得愉快。祂賜給人的恩惠愈大,便愈高興。天主的無限幸福,就在於祂完美的付出,由此發出聖言和聖神。一個靈魂能讓天主完全自由,稱心如意地儘量傾注聖寵,這將給予天主是多大的喜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