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在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也許是受現代科技的影響,凡冠上「現代化」的事物,總能吸引大眾的注目,而被貼上「傳統」的標籤似乎就只有等著走入歷史了。至論現代化的特性,則「西化」的色彩特別明顯。但近年來,隨著歐美先進國家逐漸加溫的「中國熱」,很多人開始轉向,如「風向正在轉變」文中所述,似乎在西潮中又吹起了東風,中國傳統思想再度受到重視。

「中國熱」或許是一個現象,但又何嘗不是因中國傳統文化的深邃內涵而自然散發出魅力呢?多年前來到中國的西方傳教士,有不少人就因對東方古老中國文化的了解與欣賞,而積極推動教會本地化,如剛恆毅樞機,他推崇中國文化與藝術,為了讓中國人從自己的文化中汲取精髓,更創立了中國神職修會團體的主徒會,他相信,從中國思想進入基督信仰,是豐富心靈的另一種資源。讓基督降生在中國文化裡,不正是華人教會福傳長期以來的努力嗎?

雖然今日世界已達到前所未有的進步,但貧困問題的存在是不爭的事實,為什麼現代社會仍有這麼多窮人?「唯有博愛,才能消滅貧困」指出,自私和貪婪、漠不關心、政治腐敗......都是造成貧窮的原因。由此看來,人性的限度並沒有因現代化生活的便利而有所改變,如何打破這些禁錮人心的藩籬,需要持續的關心與努力,尤其是有信仰的人,若以此為信仰生活的指標,或許能使天國在人間的理想早日實現。

百年樹人的教育工作是國家大計,也是福傳相當重要的一環。在「杏壇與祭壇之間」讓我們看到,在現行教育體制內實踐天主教教育理念的困境,但同時也看到天主教辦學的信仰堅持。投身杏壇的神父一方面要面對社會的各方要求,另一方面又得在學校經營的現實中持守祭壇上的愛與犧牲,可是就在這種內外兼顧的用心中,天主教「愛的教育」突顯出來了,讓學校成為散播愛的園地。

每年,社會與教會同步迎接耶穌聖誕,可是方法與態度卻大不同。「夢久不知身是蝶」娓娓道出,在聲光燦爛的世界中迎接耶穌,「清醒」與「祈禱」之重要。我們當然希望「以天主的眼睛去看世界,並以天主的心去愛世界」,但「這是在我們最清醒的時候」才能做到的事。所以,讓我們勉力「在主內保持這種高度的清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