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怎忍心不理會我

曹敏誨

說起吾主的記號,又讓我想起一個鮮明的。那是民國七十四年的事。老媽那時已六十九高齡,因嚴重便秘住進醫院,後經醫師診斷為大腸癌;我們全家尚未回過神,血紅素只剩下4的老媽已上了手術台。

手術的前一天深夜,我躺在行軍床上,眼巴巴地望著老媽的點滴管,心中焦慮非常。這突來的大變故,讓我們全家亂了方寸,只剩下我還能勉強對付。但我並不強壯,連日來的身心交疲,使得宿疾併發,全身劇癢的紅疹(連臉上都有)、重咳之外,嘴裡又長了七個大口皰,痛得不能吃東西。我知道即使手術順利,老媽也要等排氣才算度過難關,而家中唯一能照顧老媽的只有我;如果手術失敗,後續的一切我簡直不敢想……。

越想越害怕,急得整個人繃得緊緊的,腦子裡一片空白……終於,我想起了主耶穌(那時的我跟祂還不很親密,若非情急至此,大概不會想起祂)。我立刻急切地跟祂商量:「我主, 祢知道現在是怎麼個情況,我自己這個樣子明天可怎麼打仗?所以,求求祢就讓我身上的這一切都消失吧,等媽媽排氣了,再讓它們回來,double都行!」我就這麼氣急敗壞地一次又一次全心呼求,有如一個水淹脖子即將溺死的人;又全神貫注、虔心虔意地恭誦了一串玫瑰經,求聖母媽媽也為我轉祈……。

第二天一早老媽進了手術室,傍晚回到病房,一切順順利利。晚上十點左右,外子想起我要他帶來的各種藥,邊遞給我邊說明哪個是口皰藥,哪個是疹子藥–––嘿!我突然發現全身紅疹不知何時全消失了,一點印子都沒留下(照以往經驗,至少要兩個禮拜才會慢慢好轉,且會留下咖啡色痕跡,很久才會褪乾淨),而且一天裡沒咳一聲!更神奇的是,那七個痛得死人的口皰也全不見了,原來長皰的地方平平的,就像不曾長過東西那樣。長過口皰的人都知道,那口皰是要慢慢好的,怎麼可能昨天還好大一個、長了膿,今天就突然完好如初,而且七個口皰一起痊癒?我愣在那兒,大呼「奇蹟!有奇蹟!」把大家嚇了一大跳。老媽的麻醉劑尚未褪盡,半天才弄懂我說的,也感恩地稱奇不已……。

回想起來,那個時候我並不算乖,也不像現在這麼深愛祂,祂真大可以不聽我的。可我那天急啊,又急又怕,一下子整個人都黏上去了,就像小孩子受驚受嚇時,除了飛奔投入父母懷抱,他還能怎樣?而世上的父母又有誰能拒絕投奔入懷迫切求助的兒女–––即使他算不上乖?

那麼,天上的父又怎忍心不理會我哩!所以,求吧!別忘了祂是全能永生的主,是無限仁慈的主。有什麼難處、痛處,儘管把手伸給祂;有什麼辛酸、苦楚,也儘管訴給祂聽。祂愛我們遠遠勝過我們的父母、親人,祂更是最忠信的朋友,且是永恆如一的。

小神操

祈禱後細細回想,生活裡、生命中遇到狀況時,我是向人求助,還是直接奔到祂的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