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盤

林達尼

對不對!

有位外籍傳教士,到台灣學習華語。有一天,他和幾位同學結伴外出,在公車上有說有笑。正說得高興時,公車司機突然踩煞車,他一個不留神,踩到了身旁一位乘客的腳。

他一面設法穩住身體,一面連聲道歉說:「對不對!對不對!」

那位乘客很不客氣地回答說:「當然不對啦!」

我要一粒炸蛋!

有一位受英文教育的神父,教區給他兩年的時間學習華語。上了幾個月的華語課之後,他決定鼓起勇氣到修院外的早餐店試試自己的華語,嘗試把已學會的詞彙用來買早餐。

他對老板說:「我要『一杯』牛奶、『兩片』麵包,還要『一粒』炸蛋!」

老板笑著回答說:「先生,我們不賣『炸彈』,但有煎蛋!」

買波羅?

有一位會士被長上派往義大利服務,他雖然沒學過義大利語,但因為有拉丁文的基礎,日常會話倒也應對自如。

有一次,他前往政府部門辦理居留證,處理了大部份文件後,那位辦事員吩咐他去買「波羅」,好能完成手續。

他聽了,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到市場去了,把所買的東西帶回交給辦事員。辦事員看了,不可置信地對他說:「我是說買『印花』,不是『雞肉』!」﹙按:印花Marca da Pollo,簡稱Pollo,與雞肉Pollo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