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國一日遊

藏峰

不見得每個人對旅遊都感興趣,但是旅遊業的發達幾乎可以當成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指標,也常被當成個人賣弄閱歷的重要工具。翻開報紙廣告版,不難發現香港血拼團、北海道七日遊、歐洲深度之旅……的廣告。旅行團的行程常是照著旅遊書上的景點來設計,而自助旅行的好處就是可以按自己的喜好來琢磨時間。旅遊吸引人的是一份暫時脫離現實的浪漫、閑情甚至是冒險。就某種形式來說,它也算是一種另類的生命曠野。因為旅人被要求要離開令人僵化的生活第一現場,而划向一個無法全然掌握的生命深處。我突發奇想,若以教會的名義登一則廣告──【天國一日遊】,那DM的內容將會是什麼?

每個宗教都有她的終極目標,也都向她的臣民指出到達彼岸的途徑。佛教透過坐禪來了卻我執,擺脫涅盤而進入西方淨土。道教自然也有道術五行助人登仙。猶太人現在仍以堅守法律誡命做為期待默西亞的最高原則。回教徒每天五次朝著麥加的方向來祈禱,為的是來生進入永恆的麥加聖城。基督宗教的終極目標是天國永生,耶穌的宣講或比喻最主要的內容就是天國。但是耶穌宣講的天國喜訊常是描述天國的狀況,天國像什麼(What)之類的(瑪13:11,24,31,47;瑪22:2等)。或是天主的國什麼時候(When)要來?(瑪24:3,36;谷13:4,19等)但是要怎麼進去(How)這個問題就相對籠統了些。概括的說,進入天國的途徑有主動與被動兩個面向。就被動的層面來說,天國需要全然相信,救主基督就是唯一能領人進入天國的那一位。耶穌在世顯的奇蹟可說是天國提前臨現的一種標記,福音中也常發現耶穌在顯奇蹟後罵人沒信德。(瑪17:20;瑪14:31;路24:38等)也常因見不到信德而拒顯奇蹟(參路11:29;路4:23;瑪16:1等)。若望福音為了讓人相信耶穌就是那一位,他用了幾個形容詞來描述基督與天國之間的關係,諸如:門、世界的光、善牧、活水……。所以天國之路是由信德舖陳的。而這種由不信到信的過程就是若翰和耶穌不斷呼籲的「你們悔改吧!天國臨近了!」(谷1:15)。        

另一方面天國也有主動爭取的層面,真福八端被譽為天國的大憲章(參瑪5:1)。這八種人符合了天國子民的性格。另外小孩子的個性也是進天國的必要條件(瑪18:3),猛力奪取是求得天國的必要態度(瑪11:13),扎實的倫理生活是進天國的必要元素(參瑪25)等等,都是要人努力主動進窄門的。

若要讓人體驗天國一日遊的套裝行程,那天國可以被定義為天主臨在的一種情境,或是一種純愛的體驗。在聖經中耶穌多次個別的為某人量身訂做一趟天國一日遊的行程,例如耶穌與匝凱的相遇經驗中,耶穌強調我今天必須住在你家中。之後又對他說:「今天救恩臨到了這一家」。這是匝凱的天上人間的體驗(參路19);耶穌在撒瑪黎雅以活水的形式讓外邦婦女體會了天國(參若4);為尼苛德摩而言,天國是與聖言的交融(參若3)。為瑪莉•德蓮來說,天國一日遊的代名詞是接納與憐憫(參瑪26:6);最典型的是右盜一句話就賺到了天國(路23:42)。幾個例子下來我們不難發現,耶穌天國一日遊的行程是即時的、量身訂做的,卻讓人沒齒難忘的。每個基督徒都有責任效法基督的榜樣將天國帶到人間,每一個經過我們生命的旅人都是我們的客戶,都值得我們為他們量身訂做一趟天國一日遊。

哲學家沙特曾說:「地獄,就是與自己不同。」當一個人只看到自己,討厭所有與自己不同的事物,他就如同活在地獄裡一樣。我們是否能做一個反證--「天國,就是與自己認同。」雖然一樣米養百樣人,但是追根究柢我們每人都是天主的子女。從天主的眼光來看人事物,就能認同一切,這種與主同遊的心態就如同活在天國一般,豈不快哉?天主造了世界每天都說:「天主看了認為好!」這就是天主看世界的眼光,祂總是能欣賞出世界的美善,這也是每個願意活在天國裡的人應該培養的生活態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