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沉歌 Abide With Me

吳新豪

 

賴特牧師年輕時

1.

夕陽西沉, 求主與我同居;
黑暗漸深, 求主與我同居;
求助無門, 安慰也無求處,
常助孤苦之神, 與我同居.

1

Abide with me! Fast falls the eventide.
The darkness deepens; Lord, with me abide!
When other helpers fail And comforts flee,
Help of the helpless, Oh abide with me!

2.

渺小浮生, 飄向生涯盡處
歡娛好景, 轉瞬都成過去;
變化無常, 環境何能留住?
懇求不變之神, 與我同居.

2

Swift to its close ebbs out Life's little day.
Earth's joys grow dim; Its glories pass away.
Change and decay In all around I see;
O Thou, who changest not, Abide with me!

3.

我深需主, 時刻需主眷顧,
除卻主恩, 尚有何法驅魔?
誰能如主, 時常導引扶持?
無論風雨晦明, 懇求同居.

3

I need Thy presence Every passing hour.
What but Thy grace Can foil the tempter's power?
Who, like Thyself, My guide and stay can be?
Through cloud and sunshine, Lord, abide with me.

4.

有主降祥, 仇敵何需畏懼?
淚不辛酸, 病痛也無足慮;
墳墓威權, 鋒芒今天何處?
我仍欣然得勝, 主若同居.

4

I fear no foe, With Thee at hand to bless;
Ills have no weight, And tears no bitterness.
Where is death's sting? Where, grave, thy victory?
I triumph still, If Thou abide with me.

5.

示我寶架. 雙眸垂閉之時,
照徹昏幽, 指我直上天衢;
陰翳飛逝, 欣看天光破曙,
無論天上人間, 懇求同居

5

Hold Thou Thy cross Before my closing eyes;
Shine through the gloom And point me to the skies.
Heaven's morning breaks, And earth's vain shadows flee!
In life, in death, O Lord, abide with me.

這首聖歌很容易使人聯想到唐代李商隱的《樂遊原》:「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詩人的感觸,千百年來不知引起多少人的共鳴,對晚年遲暮的慨歎,對人生的短暫的無奈。

這首聖歌寫成的背景頗為相似,可是其中的訊息和精神卻完全不同。亨利•賴特 (Henry Francis Lyte) 是一位家世好、有才華,且又熱心工作的牧師;只是他身體孱弱,最後染上肺病,死時只有五十四歲 (+1847)。

亨利•賴特於一七九三年六月一日生於蘇格蘭。在都柏林聖三學院接受神學訓練後,成為英國教會的牧師。

他九歲時失去了父母親,嘗到了孤苦無靠的滋味。幸好有一位熱心的校長牧師收容了他,夫婦兩人把他當作為家庭中的一員,並讓他在自己的學校媗狙恁C賴特果然不負二人的期望,十八歲那一年就得到了聖三學院的獎學金,開始半工讀的進修神學。在學院堨L連續三年贏得了寫作獎,一八一三年更考全班第一名,再次贏得了獎學金。

賴特被按立為牧師以後,曾在不同的教會當助理、家教老師、主任牧師等等。在接管他最後一個教會之前,賴特還不放棄機會去完成碩士的課程。他工作熱心,有一段時間一位前輩過世,他還要接替他的教會,甚至幫助他處理家務事。在繁重的工作壓力下,他的健康開始出毛病,需要到意大利、法國等較暖和的地方休養。

賴特最後管的一個教會是位於英國南部海邊的一個鎮,叫做碧史涵(Brixham) 的,長達二十三年之久。那邊住的大部份是漁夫,生活非常樸素。賴特關心他們的生活,和他們打成一片,例如他們打魚回來,他會高興的去看他們的漁船,向大家噓寒問暖。除了一般的寫作外,他會花很多時間編輯祈禱、聖詩集等,還包括海員愛唱的航海歌,讓他們在海上打魚的時候使用。當然他仍然是個優秀的家庭教師。所以可以想像得到賴特的生活並不無聊。他就有一句名言是這樣說的:「與其無聊死,不如累死。」( It is better to wear away than to rot away )

由於大量的工作,以及濕冷的天氣,賴特的健康每況愈下,他的肺癆越來越嚴重,每一年他都要到南部去「避寒」;太太雖是一位嫻淑持家的婦女,然而這種不斷的兩地相隔,究竟也構成大家心靈的一種煎熬。四十六歲那年,疾病已令他痛苦萬分,醫生嚴重地警告他要好好的停下來休息。

一八四七年,他勉強主持了出發前的一次崇拜聚會,他拖著極端軟弱的身體,一步一步幾乎是慢慢爬到講壇上。他似乎有種預感,以後再不能見到自己的教友,就用非常誠懇的語調勸勉大家:要妥善準備那重要關頭的來臨,就是依賴耶穌基督的苦難與聖死。

賴特在離開時把譜好的詩歌交給了太太,自己帶著原稿,好在旅途中修改。他從阿維農 (Avignon) 把修訂稿寄回英國,但是人卻滯留在法國。他在尼斯過世,直奔那白日永不沒落的地方。

這首詩歌是病魔纏擾他最厲害,生命垂暮時的作品。但是在他心中勾起的並不是無奈、後悔或迷惘;他引用了路加福音,厄瑪烏二徒與耶穌同行的事蹟。二位門徒在回家的途中,正為師傅基督的死,為自己前途徬徨之際,遇到了這位不速之客……他們快到目的地時,耶穌裝著還要前行,他們邀請耶穌說:「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因為快到晚上,天已垂暮了。」

「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路24:29) 這句禱詞貫穿了整首詩歌,且出現在每一段詩節:

『當親戚朋友都不在身邊,求助無門,安慰也無求處之時,常助孤苦之神,與我同居!』

『當生命走到盡頭時,更能體會到世事之無常及短暫,懇求不變之神(拉3:6),與我同居!』

『信徒侍主、跟隨主,除卻主恩,有何法驅魔? ……無論風雨晦明,懇求同居!』

詩歌中有三段是沒有用到歌本堶悸滿A其中一段就提到作者小時受到的關愛:「你對幼小的我慈目迴顧;我或曾年少輕狂,主,與我同居!」

對沒有信仰的人,死亡是對生命最大的否定,是個最大的諷刺;而賴特能自若地引用聖保祿宗徒的話(格前15:55)反諷說:「仇敵何需畏懼?....墳墓威權,鋒芒今天何處?我仍欣然得勝,主若同居。」

當死亡像緊接黃昏的黑夜要把一切吞噬的時候,信徒能「欣看天光破曙,無論生時死候(天上人間),懇求同居!」

這一首詞句優雅,充滿對主信賴的詩歌,被收錄在一八五零年的《賴特遺著》中。後來被作曲家孟軻(William Henry Monk)發現,為它譜上非常優美的旋律 (註),收錄在《古今聖詩集》中於1860年出版。這聖歌便在英語的教會中廣傳開來了。

一首優美、動聽的歌廣受歡迎,實在不足為奇,喜歡的人就包括喬治五世,及印度聖雄甘地……但是令人覺得訝異的,是它出現在喬治六世的婚禮,以及日後他女兒英皇伊利莎白二世的婚禮!它還是英國足總杯決賽時唱的歌曲!這當然講出了這首聖歌受歡迎的程度:除了旋律動聽外,實因它非常有說服力地告訴或提醒每一個人:在生命任何情況下,都要讓耶穌陪伴和扶持,面對一切,不論喜樂或困苦,好能最後與祂一起妥善地完成人生的旅程。

(註:對這首歌不熟的讀者可上網:Oremus Hymnal: Abide with me; fast falls the eventide 或:Center for Church Music: Abide With Me MP3//Real Audio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