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的因素和人的因素

剛恆毅

由中國各大都市傳來的消息說,有人正在準備舉行反宗教示威,散佈了中傷宗教、辱駡宗教的傳單,首先起來反對列強,後來控訟教會對列強在中國的罪行應當負責。

我給羅馬簡短的報告書說:「雖然在北京天津間有戰爭的發生,但是北京仍然平靜,警察局勒令嚴禁示威遊行。至少在聖誕節不會有示威遊行,別的地方就不得而知。雖然政府有好的意願,但是它的權威由於內訌而癱瘓……。

現在政治局勢是曖昧的、有危險性的,現在還看不出它的趨向,我們的教會暫時仍然保持著鎮靜的態度,在這種局勢下受煎熬,但是不捲入任何黨派的鬥爭中。」

宗座代牧們為他們的傳教區擔憂,我卻為了中國各大都市在聖誕節的反宗教示威而擔心。我想起了兩個悲慘的聖誕節:一九一七年,義大利軍隊在加坡來叨戰線崩潰後,我來到了巴桑諾,在一間醫院的走道媮|行聖誕節彌撒,一個傷患躺在病房中對答經文。因為家鄉陷入敵人手中,一點消息也沒有,一九二○年在斐烏梅,我度過第二個悲慘的聖誕節,可謂血腥的聖誕節,在那埵P胞互相殘殺。

我記得義大利公使柴祿地請我吃晚餐,我婉謝了,我感到心中有很大的壓力,希望靜靜地渡過這一天,與傳教士們共甘苦。

中國是在改變中、在進步中,雖力不從心--情勢不穩定,我必須展望前途,不堵截了它的前程,那將使中國陷於危境;否則會被視為反對中國的進步,不願中國由帝國主義的桎梏中解救出來。中國雖然困難重重,仍然在進步中。在關稅會議中經過艱巨的辯論後,而獲得了自主,那是在一九二九年上。同樣,為了執行華盛頓和約,在十二月十八日召開委員會,研究並且準備廢除治外法權。

列強犯了巨大的錯誤,就是不承認十九世紀所訂的條約已經過時了,條約的文字雖然存在,但是它的精神已經喪失了。一份日報刊載說,在北京的古老的牆上發現了可怕的字句:「Mane─Thechel─Phares,數了,衡量了,瓜分了。」(達5:25)

傳教是超性因素和本性因素混合的課題。捕魚靈跡,可以奇妙地來解釋這課題。

基督教會啟蒙時代傳教士的核心伯鐸,和他的同伴在革乃撒勒湖中整夜捕魚:「我們已整夜勞苦,毫無所獲。」(路5:5)耶穌在晨光微曦中出現了,命他們再撒網捕魚,「我要遵照你的話撒網」,他們照樣辦了,捕了許多魚,網險些破裂了。

捕人靈的傳教士整夜在教外人中辛勞地工作,白白地工作了。假若在人為的因素上加上天主的因素:「我要遵照你的話撒網」,那麼漁獲量會更豐富。

所以,要兩個因素聯合在一起;上有天主的恩寵,下有人為的工作,也就是第一因素與第二因素互相配合。耶穌原本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使魚蹦到岸上來,但祂並不這樣做,卻命令人去工作。

聖保祿說:「栽種的不算什麼,澆灌的也不算什麼,只在那使之生長的天主。」(格前3:7)天主使種子生芽開花,給它生命,但是種子是人撒下的;所以傳教士是真理的撒種者。

耶穌基督曾說過:「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誰也不能到我這堥荂C」(若6:44)這就是超性因素也是傳教的基本課題,但是基督也命令說:「你們去訓誨萬民」,「給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這就是人為的因素。

依據聖奧斯定所說,天主造人,並沒有用人;但是為救人,卻要人的合作。天主願意救人類,需要人的合作,這就是傳教命令的偉大而至高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