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傳尖兵芥子心

願景

● 人人皆芥子、時時皆事奉

● 成立本土聖經學院、推廣讀經改變生命

● 建設新「紅樓夢」、活化「福傳大樓」

● 籌募福傳基金、支援大馬華福

體驗聖子的愛,彼此鼓勵督促,進而裝備個人、從事福傳事工。

活出聖神在這個時代更新家庭、洗滌社會的使命。

事事榮主益人,引領眾人回歸天父的大家庭。

 

妙琴

會士人數不多的主徒會,在馬來西亞華人教會團體中默默耕耘,歷經數十寒暑,芥子長成了大樹。這個團體成長過程展現了群策群力的效果,也見證了平信徒如何在神父帶領下回應天主召喚、領受天主的恩寵。

撒種

芥子心是從草根開始的。十多年前謝家強、王秀明帶著一群青年提著電影院的放映機,到一些堂區播放電影,然後有場小小的電影討論會時,芥子的生命就在行動中誕生了。他們還一起為堂區做堂訊,後來遇上在偏遠堂區傳教的黃進龍神父及那個為了文化貧乏的人們,親自挑數十公斤書做流動圖書館的李麗蘭,再加上一群久候福傳東風的人,「芥子心」就成立了。

「芥子心」是簡稱,它的全名是「芥子福音傳播中心」,一個蒙福的小團體,許多人真心地喜歡它。芥子的好朋友,名作曲家梁弘志,為它寫過一首歌,就叫〈芥子心〉。我喜歡「芥子心」這個名字,因為它使我不自覺感受到:一顆小芥菜子的心。小小芥子的心中有夢,有大地之主祝福的藍圖。小小的綠芽能生出來,肯定是早有前人播下的種子,甚至是經年累月的辛勤耕耘、用心澆灌,這是天父的恩典和聖神置於種子內的生命力,年輕的小芥子,成了吉隆坡一帶的福傳小尖兵。

芥子心的名字是從聖經上找來,經大家同意而決定的。提這名稱的黃進龍神父福至心靈,印證了多年以後大家都經驗到自己力量的渺小,參與福傳唯一能尋得的依靠,就是天父的恩慈和聖神的引導吧。黃神父說,回想起來,芥子心的成立奇妙地順利。因為在有意成立團體之初,就受到了當時的主徒會省會長馬海聲神父、以及吉隆坡總教區費南迪總主教的祝福,並且置於主徒會名下。就這樣,主徒會屬下第一個平信徒團體誕生了。與主徒會的神恩相符,小小的芥子,以及後來被吸引加入的人,都是對華人文化深有好感,並有著傳福音夢想的人。

澆灌

約二十年前,黃開基修士領了一群平信徒青年過團體生活,開始了一間fellowship house,跟他們住在一起,用上許多心理學的方法為心靈和信仰作培育,同時栽培他們一起做青年心靈成長及信仰培育的服務。每年為青年辦一屆又一屆營會,這團體和這些營會都叫「萌芽」。後來許多「萌芽人」到吉隆坡求學或討生活,也曾住在一起,叫「遊子營」。許多「萌芽人」成為後來的芥子,當中好幾人至今仍是芥子心的中流砥柱。

呂鴻元老師,一位充滿事主之情、聖言之火的前輩,是老芥子們至今提起仍津津樂道的人。芥子心成立之初,呂老師連續給他們上聖經課,他對聖經由內而外的熱忱,經由精湛的聖經研究及忘情至汗水淋漓的講課中,直透早期上課成員的心。呂老師今世的生命就結束在書桌前,他從撰寫聖經講義的案頭踏入永恆家鄉的國度,學員們親眼從他身上見到:「站起來能是山,躺下去亦成河」的氣魄!

黃進龍神父曾多次以這句話,鼓勵本地華人教友為福傳而站立。芥子們對這句話是熟悉的,但此時再次咀嚼,另有一番無言的風味。這幾年黃神父住在陽明山擔任主徒會總會長,從原本大步開展的福傳事業抽身而出,馬來西亞本地華人教友有時不免感嘆;芥子們每每沉思,看不懂天主的計畫。但近來相會,漸漸受感於一股懾人的魄力,似乎來自一種對事奉天主不減的堅持,以及祈禱的持恆。這使芥子們在事工忙碌之時,依然記得祈禱的重要:若不接在葡萄樹上,枝條結不出果實,而且終必乾枯。芥子們至今深信的另一句話:「一個人作夢可能是夢,但當一群人作同一個夢時,就能成為事實。」

萌芽

懷著以視聽文教福傳及以文化眾的理想,芥子心早期出版不少書籍、卡帶和CD,又和本地華人社團及華教機構來往密切,合辦文化交流及研討關懷等活動。在教會內則推動成立華文神恩復興運動團體、門徒讀經課程、堂區華文慕道班、教會青年詞曲創作比賽、開辦巡迴佈道大會等等,都有催化的作用。此外,為了貼近現代人的生活型態,芥子心現在仍然每週有繪畫班,資訊組也默默地進行網頁製作和簡訊福傳(每週聖言)。

芥子們在成家立業之際,也推動成立「光仁控股有限公司」,開設光仁書局,分擔出版品輸送及與各地讀者聯繫的工作外,又協助成立了「剛恆毅研究中心」(簡稱「恆研心」),負責與華社對話,早期的工作已部分交棒,又因芥子人家中子女陸續來臨,芥子心的服務重心漸漸轉移,來到新的局面!芥子心準備跨入第十五年時,芥子們心中在想,在今天的這個更趨變革的時代和社會裡,該如何有效地把福音傳給人?

茁壯

芥子們的付出為馬來西亞華人福傳開闢了一片沃土,結出豐碩的果實:

一、芥子家族--從事家庭事工

芥子家族是從自己的需要開始的。天主在芥子的實際生活中再次撒種並步步牽引,大家都沒有料到,原來藉著生活中的擔子和考驗,認真地答覆福音價值的召喚,會走出一段新的路來。隨著天主降福,芥子裡小家庭一個又一個孩子來臨,芥子聚會漸漸成了家族聚會。第二代小芥子們也成了一同「娃娃看天下」(哇哇看天下)的良伴。這時期的芥子成員除了認真工作、認真過教友生活、並努力擠出時間做福傳之外,更迫切地學習親子互動及教養子女的良方。他們聚會討論事工後,繼續交換養兒育女的困擾和心得,積極學習、閱讀研究、參加父母成長班,懇切地希望在現代社會裡適切地教養兒女,一步一步尋覓成為稱職的現代基督徒父母的路徑。

原本,芥子中許多人走入婚姻,有了小孩後,手忙腳亂地兼顧家庭、事業和事工,有時實在挫折於能投入福傳的心力大不如前,或心感虧欠。因為已成家立業,不敢對婚姻的聖召及為人父母的責任掉以輕心,但傳揚基督福音依然是心中不滅的熱火……所以經常是咬緊牙關三者兼顧,步步尋找福音教導,免得疏忽失衡……。

後來,成年人會議進行的同時,另有一處是孩子們的聚會,沒有參與會議的芥子自動成了孩子王或代理褓母。芥子們分秒必爭的會議和孩子們鬧翻天掀屋頂的聚會,成了後來「芥子家族」家庭事工的雛型。行之有年之後,想到在現今社會建立家庭困難重重,大概有些家庭也會需要這樣的扶持吧,於是開始對外開放,「芥子家族聚會」的事工於焉產生。

去年,芥子理事一同回首來時路,對於目前的窘況及瓶頸,進行分辨反省,苦思芥子心的未來時,突然看見天主的帶領,這幾年「受制」於家庭責任的千斤重,竟是導向一條為現代家庭服務的路,而這正是目前我們的社會所迫切需要。一群人頓時化愁雲為喜樂,深受感動,笑逐顏開。芥子成員在婚姻聖召的答覆上終於由掙扎而見光明。去年十二月,芥子更為孩子們辦了第一屆的兒童假日生活營,能與芥子們的下一代分享過去年少的營隊經驗,其間的樂趣和感動,確非筆墨能形容!

二、平信徒聖經研讀學會 ?推動萬人讀經運動﹙小磐石聖經課程﹚

另一重要事工是做聖言的僕役,推動讀經運動。2003年11月,主徒會屬下三機構(芥子心、光仁、恆研心)的成員在第三任神師黃天賜神父的召集下一同研讀〈宗徒大事錄〉,深受初期教會的信徒感動。與會者有意盡力協助本地華文教友在生活中閱讀聖言,使更多的人因為打開聖經、閱讀聖言,而得到生命的益處。於是三機構聯合成立「平信徒聖經研讀學會」,以跨堂區、跨地區、不限課程或方式發起【萬人讀經運動】,希望在五年之內協助一萬人閱讀聖經。

當時所使用的研經課程是〈小磐石研經課程系列〉,由於經驗到該課程的設計確實幫助學員得到生活聖言的美好效果,遂將在神師領導下初步完稿的課程材料再加修訂,選在最鄰近的聖依納爵堂開始第二屆〈宗徒大事錄〉研讀。來自各地的教友反應熱烈,小磐石聖經課程在天主的時間和計畫中展開!有了香港天主教聖經學院以平信徒身分帶動聖經工作坊的榜樣,芥子心大批夥伴在召集人一馬當先的領導下全力投入支援工作,或為推動員或為講員,在各堂區輪流接力,為【萬人讀經運動】的願景邁出腳步。

除了聖依納爵堂外,小磐石聖經課程同時在10個堂區進行,6個堂區在籌備開課之中。如火舌蔓延開來的讀經運動,需要大量的人力投入,也需要穩固的祈禱作為後盾。許多上了〈宗徒大事錄〉的學員站了起來,成為協助其堂區第二、第三、第四屆的推動員或講員,甚至跨出本身的堂區,到鄰近的堂區去服務。

三、文字工作的開展:《方向》、《快樂天堂》、小磐石課程翻譯

《方向》季刊和《快樂天堂》已出版多年,分別是為社會人士及孩童的刊物,如今二者合集出版,其實和寫作人手短缺及讀者閱讀份量減少有關。現階段是文字事工的艱苦期,雖然大量使用影音和動態課程可以豐富傳福音的方式,但經過分辨,芥子們認為文字依然是福傳所不可或缺!

新的文字工作發展,是小磐石的課程翻譯。在取得課程出版者的同意後,課程中譯和校對的工作在芥子及芥子之友的努力下逐步展開,已經完成並在使用的課程除了〈宗徒大事錄〉外,還有〈馬爾谷福音〉。正在進行翻譯準備試用的是〈保祿獄函〉,計畫中在第一階段要完成的還有〈出谷紀〉。芥子們投下了許多的功夫,為能趨向「信、達、雅」的要求。香港天主教聖經學院主席宋蘭友小姐,每次回來馬來西亞渡假時,皆獻出自己的時間和專業能力,協助做釋經資料的翻譯。這是超過芥子能力的部分,天主派遣了祂的「意中人」來完成這美好的事!

四、芥子園:舉辦福傳下午茶/福傳者的家

早期,主徒會撥出一個店面二樓的單位,成了芥子心的會所,芥子們除了各自的居家外,有了一個一同開會和工作的地方。協助成立了恆研心之後,會所的一半就作為恆研心的辦公室。第二任神師江奇星神父看見需要而聘請了一位全職的工作人員,芥子心會所又有一部分成了辦公室。在這小小的地方芥子們開過多少的會議,舉行過各式的課程和聚會,甚至書展和畫展。這裡也是小磐石和芥子家族的實驗基地。

「芥子家族」開始時,好一段時間用會所,但參加芥子家族的人數越來越多,芥子心和恆研心場地,已不敷使用。芥子們還夢想著有個可以固定進行「福傳下午茶」的地方,主日彌撒後呼朋引伴,大家一邊喝茶一邊討論信仰、策劃福傳、甚至有些主題性的對話,可以進行福傳,就像從前的茶館,或是文人的詩社一樣;只是芥子們不興吟詩作對,雖然偶爾談些重要的國事,但更需要積極地來做福傳。

天主安排了一位朋友,慷慨借出一間空店屋的兩層,讓芥子心自由使用。兩個月之後,這裡成了一個見證五餅二魚奇跡的地方!許多人持續地下班後就相約來到、藉著大夥兒傾囊傾力,這裡成了煥然一新的多用途溫馨家園--「芥子園」。芥子園有個可以容納一百二十人的多用途課室、一閱讀室、一兒童遊戲室、一祈禱室、一休息室、一個廚房、一個客廳、以及……一個可以進行「福傳下午茶」的地方!芥子園是福傳者的家,沒有門戶之限,也是培植更多芥子的園地。

回顧天主的帶領和恩寵

天主老早將芥子心事工的種子植於芥子們的生活裡,從早期的聖經薰陶到平信徒聖經研讀學會、從電影播放到萬人讀經運動、從堂訊到《方向》季刊及書籍出版到課程翻譯、從結婚生子到芥子家族,在生活中尋求天主,沒有白費的力氣……芥子們看見天主的牽引。

從前呂鴻元老師的聖經課在芥子心會所舉行,每週一次,大家有句習慣用語:「下週,樓上大廳見!」「樓上大廳」使我們想起聖母瑪利亞與門徒聚集祈禱、以及聖神降臨的小樓房。目前「樓上大廳見」已成為芥子們相邀聚集祈禱的通稱:為事工、為成員、及特別的事件祈禱,祈求天主的光照、同在和力量。

由於芥子家族的影響力,已婚的芥子夫婦攜手投入帶領父母成長班、籌辦芥子家族聚會,有的全力支持另一半奔走「平信徒研讀聖經運動」,或有儷影雙雙甚至全家出動為小磐石講課的,也有輪流上場:一位出動、另一位顧家的……。單身者在開心投入芥子心各項事工之餘,也在芥子第二代逐漸長大,視線離開父母而投向世界時,適時成為孩子心中的「英雄和仙女」,沖淡了俗世偶像對孩子們價值觀的影響。我們看到:一、芥子心的事工是全家人的共同奉獻和投入;二、事工與事工之間的互相提攜,是良性的引導;三、不同身分的成員間恰到好處的互相配合、萬事互相效力。

聖依納爵堂是主徒會士服務的堂區,主任神父重視神恩,支持培育教友,所以芥子心的催化作用多次首先在這裡產生果實;而福傳事工最直接的基地是堂區,芥子們是來自各堂區的教友,推展讀經運動時就很注意與堂區配合的重要性;從整個教區立體的層面去看,芥子心不處於權力結構中,但筆者很喜悅於看見天主將這團體成立於體制外的用心。神恩性團體和體制結構同為服務教會而存在,都屬聖神指引,二者之間互為肢體。芥子心是神恩性團體,能提供機動性,但若不隨從聖神,就不能活出神恩的標記,不會結出果實;而體制結構能提供安定性,但若不隨從聖神,也無以發揮服務功效,難以前進。若是隨同聖神,神恩團體也可以有秩序,體制結構也可以有彈性。

小磐石聖經課程在各地展開,使芥子們再次走出各自的堂區、走出安適區,東奔西走上山過海;但看看在政界為正義打拼的郭素沁,還有當年自創流動圖書館、這幾年又積極參與貴州鄉間學校修建及水利建設的李麗蘭……,芥子們的里程與步伐,也不困難吧?在微小的芥子身上,我們看見了許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