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中的沉思(九)

文/吳樹德
譯/張玉華

多瑪斯.牟敦的祈禱

我願將自己交給禰,無憂、無懼、無欲,不求言語或沉默、工作或休憩、光明或黑暗、伴隨或孤單。因為若是萬物於我皆虛空,我將擁有一切。唯有禰能完全空虛我,又同時將禰自己填滿我,禰就是眾生的生命,一切存在於禰內。

我深知,如果禰要我捨棄對禰的渴慕,無非是為了確保我能擁有禰,且與禰合而為一。(Dialogues with Silence, pp. 27, 39)

耶穌說:「該在天上為自己積蓄財寶……。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必在那裡。」(瑪6,20~21)

詮釋與省思

我們和上主之間的關係,最奧妙的就是,我們越將自己交付於祂,就越不會依靠自己的見識,而祂也越能重新填補我們的不足。誠如古諺所云,付出愈多,收穫愈大,任何純正的靈修皆繫於這種微妙的關係。福音也告訴我們,凡付出的必獲得百倍賞報。耶穌和天主父之間是此種關係唯一最相稱的比擬。天主藉基督降生成人就是「萬物皆虛空」最徹底的典範。人與人之間無論多麼完美的關係,都無法表達出「虛空」真正的奧義。

如果我們總是將自己填得滿滿的,千方百計只想滿足自己的願望,而非天主的意旨,那麼很可能從來無法意識到天主真正希望我們是怎樣的人。信仰不正是要我們相信,天主永遠比我們自己更清楚什麼為我們是最好的嗎?我們不該輕易臣服於毫無意義的事物,因為祂創造我們是為了一個神聖的目的,因此我們對塵世也僅止於一顧。

如此簡單的道理連天真的孩童都能通曉,而我們庸俗的心思卻常不明就裡。當太多事都取決於我們自認有利於己的想法時,如此簡單的道理在現世似乎就不太合理了。殊不知自認有利於己的想法,往往離不開一大堆沒完沒了的事物---包括物質與精神層面---攪亂我們的生活,讓「自我空虛」本來不易的過程,更是難上加難---即使為了天主。惰性時常纏擾著我們,多年養成的習慣也讓我們離不開世俗,總覺難以突破。我們想從這些事物中抽身已大不易,更遑論它們如何強勢盤據著我們的心神。難怪我們和自己以及與他人總是如此不睦啊!

有時,我們越過於關注自己的生活,反而越偏離了那些賦予生命意義的基本要素,這是多麼諷刺的事啊!為維護個人有限的利益,我們竟然迷失了存在的目的與方向,這一切皆可見於萬物之中,正如牟敦所深刻地體會到的,「眾生的生命,一切存在於禰內」。或許我們也願意好好提醒自己,天父渴望我們的愛,這樣的愛包含祂切願我們度天主般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話,這種生活不僅反映出天主神聖的光輝,也讓我們分享祂神聖的光華。

「該在天上為自己積蓄財寶……。因為你的財寶在那裡,你的心也必在那裡」,基督的話含蓄地提醒我們,那些最先去追求的事物往往會迷惑我們的心神,遠離了天主許諾的財寶。然而,當這個世界物質享受越來越富足,相對地也越來越耗盡天然資源,那些所謂文明的開發中世界夢想著全球化帶來的好處,無異是讓現代偶像崇拜無形中變成了宗教,可悲的是我們的生活也與天主聖言漸行漸遠了。天主願意我們擁有一切天上的財富,而我們卻選擇本身一無所用的虛假的財寶。

要我們不眷戀世物真是何其難啊!即使明知並非對我們最有益,我們仍難以抗拒它們的吸引力。世上的財富本身並非惡事。唯有當它們矇蔽了我們追求天上事物的願景,誤將其朦朧之光當作神聖之光,它們才會成為困惑。整個福音似乎有意讓理性與感性恢復原位,亦即回歸於基督新人的聖心內。然而,我們卻依循舊亞當的生活模式度日。

最後,我們可以用兩個詞總結牟敦的祈禱:自我克制與自我捨棄,這也是隱修士二十七年靜觀生活中不斷重提的主題。儘管最後幾年他仍是一位隱修士,卻更熱衷於典型入世服務者所關懷的一切事物。牟敦所受的培育本能地告訴他,入世生活如果缺乏穩定的日常祈禱與讀經,很快地就會失去意義而感到乏味。隱修士牟敦深知,靜觀的基礎愈深,對人類的同胞愛亦愈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