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裡的祭天敬祖

群群

講求全人教育的今日,校園裡的活動既頻繁又多元,尤其大學校園中的活動更是包羅萬象。很多人可能感到好奇,為何在校園裡安排「祭天敬祖」的禮儀?輔大舉行的祭天敬祖儀式已行之有年,每年清明節前必然會在中美堂舉行大典,是全校性的行動,在輔大的校園生活中,這並不是陌生的新鮮事。可是這項禮儀行動倒也不是輔大所專有,有些天主教中學,如鄰近輔大的恆毅中學,每年也會舉行這項禮儀性的活動。

天主教大學在維護社會良善風俗、優良傳統文化方面,有潛移默化的責任,所以輔大在台復校後,首任校長于斌樞機提倡敬天愛人的思想,他認為中華文化的最高理想是「敬天愛人」,天主教的精髓在於「愛天主在萬有之上及愛人如己」,所以敬愛上主、泛愛眾人,可說是中國人的人生目標。繼任校長羅光總主教,秉持這個理念,自一九七九年開始在輔大推行祭天敬祖典禮,希望藉此禮儀行動,讓師生們思考存在的意義,體認自己使命的莊嚴。「祭天」是對自然感恩,「敬祖」是對祖先追懷,透過祭天與敬祖,發現:「我」是廣大無垠及綿長宇宙中所交會的一個點;我的生命是因為父母的父母、祖先的祖先,代代鞠育、傳承而有。所以敬祖時,除了緬懷追思,也興起莊嚴的責任感;祭天時除了感恩,也興起愛物仁民的使命感。感受到這種責任與使命的人,在生活中自然會增添孝悌與仁愛之情。

近幾年來,輔大在舉行祭天敬祖典禮時,以《詩經》〈小雅·蓼莪〉的親情孝思為主調,凸顯慎終追遠的意涵。對生活在現代思潮中的年輕人來說,「蓼莪」未必討好,但以樂曲吟誦方式來詮釋其意境,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了,在音樂舞蹈的襯托下,很快地將人帶入一種凝神專注的境界;加上同學親身經驗的見證分享,讓人在肅穆莊嚴的氣氛中懷思與感恩,提醒自己不可忘本,應該惜福,更需要傳承,所以頗具啟發的意義。核心的祭禮部分,在「鼓初嚴、鼓再嚴、鼓三嚴」三次擊鼓凝神聚氣後,接著由校長帶領全體參禮者獻花、香、果、酒,感謝天恩(三鞠躬)、感念祖德(一鞠躬),簡單而氣勢磅礡的儀式讓人走向「天人交會」的高峰。

在中學舉行祭天敬祖的禮儀,可能更需要費一些心思,因為在成長中的孩子對生死問題難免有距離感,畢竟這不是眼前的事,至於天,那更是遙不可及。因此恆毅中學在準備禮儀時,先為學生做充分的解說,從四時的變化觀察開始,讓學生瞭解生命的進展,若以一年為一生,則清明節是讓人體會自己生命本源的最好時機,讓人思考自己從何而來、往何而去,肯定自己應承擔何種人生責任,才能對祖先有所交代。同時運用「祈福卡」,讓學生對已亡的親友寫下追思的祈禱,讓孩子從自己的親身經驗出發,感受生命的消長,透過這樣的經驗,深入生命更高的精神意義。

對重視升學、專注成績表現的學生而言,祭天敬祖在校園中或許不會是他們關注的焦點。但透過這樣的禮儀行動,讓年輕人體會生命成長過程中自己的本原與走向,其實是很重要的。在升學或考試的壓力下,如果只執著於成績表現,很容易讓人生應有的價值被壓縮,甚至被扭曲,而祭天敬祖的禮儀能適時地引人從狹隘的現實跳脫,去審視與思索生命的意義,這個人生最重要的課題。

不過,任何禮儀或儀式,如不能從生活中汲取養分,只期待憑單一的禮儀行動賦予生命的內涵,這樣的期盼未免過於天真。但是,我們也不能否認,天主透過萬事萬物召喚人的事實。無論如何,若說校園裡的「祭天敬祖」有助於提升生命教育的深度與內涵,答案應該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