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斯特之巨獅──真福克勉•卡蘭樞機

羅漁

卡蘭主教(Clemens August von Galen, 1878-1946)生於德國下撒克遜奧登堡的丁克拉格(Dinklage Castle, Oldenburg, Germany),在十三個子女中排行第十一,出於熱心事主的天主教貴族家庭,祖先世代作教區的司庫(Camerlengo),自幼受耶穌會的教育,有志要入修會做修道士,直到1898年私自前往拜見教宗良十三世(1878-1903)後,決定要做神父,進入修道院,於1904年在敏斯特(Münster)晉鐸。

他在首都柏林為教會服務近三十年,起初擔任工人的堂長,1906年被派任為柏林聖瑪弟亞教堂的本堂等職,1933年10月28日為教宗碧岳十一世(1922-1939)委為敏斯特教區主教,由科隆樞機祝聖,出任主教時的座右銘:「不是讚美,也不是威脅可使他與天主分離。」同年正月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出任德國總理,不久後發表重要演說,要以「獨裁與專制」的方式治國,立刻引起主教的不滿,於1934年3月26日復活節首封牧靈信函中,卡蘭主教譴責國社黨的「新異教意識形態」(Neopaganism)。在政府剝奪教會教育權、把修會產業充公等一連串迫害教會的措施下,他堅定地保護教會,為宗教應享有之教育權而發言。1936年春在主教座堂當眾控訴執政黨壓迫教會,使不少教友因信仰而被關入監獄,甚至殺害的事實。主教的率直批評,引起教宗碧岳十一世(1922-1939)的注意,於是請卡蘭主教和其他德國主教集會羅馬,由教宗準備一封致德國教會的牧函於3月14日公佈,將國社黨壓迫教會的事實公佈出來讓世界知曉。

卡蘭主教反對納粹的專橫,曾發表三次著名的演說,有兩次在聖蘭柏堂,分別是1941年7月13日、 8月3日,另一次7月20日在救主堂。因主教座堂被納粹炸毀,在演講中他批評納粹充公天主教的教產,並抗議對遺傳病和失智者安樂死之不當法律。此舉讓納粹政權感覺受辱,結果1943年10月10日主教的住所也遭納粹炸毀,主教只好暫住附近的包羅默奧公學(Boromeo College)。

納粹認為卡蘭主教有叛國之大罪,原有意逮捕殺害(見1942年7月4日的備忘錄),但時值二次世界大戰,深怕激起敏斯特教區的反抗,希特勒認為等一個時期再說,便逮捕了該教區二十四位教區神職與十八位修會神職,其中十位遭到殺害作為報復。1944年9月12日敏斯特受戰爭牽連被同盟國飛機炸毀,卡蘭主教被迫離開敏斯特。1945年4月30日希特勒與情婦雙雙自殺身亡,納粹政黨瓦解,二次歐戰同時結束,梵蒂崗電台廣播告知大家:教宗碧岳十二世(1939-1958)感謝卡蘭主教為教會自由的長期奮鬥,將於次年2月18日晉升為樞機,這是敏斯特教區從未享有的殊榮。當卡蘭主教由教宗手中接受樞機紅帽之際,參禮信眾異口同聲高呼:「敏斯特的巨獅萬歲!」

1949年3月16日他六十八歲生日那天返回敏斯特,有五萬人和市府官員夾道歡迎他的歸來。次日新樞機在主教座堂做最後一次演說,歸途中感覺腹痛,但多人不知他罹患重病,19日施行手術,三天後安息主懷,德國教會對樞機的匆匆離世,尤其敏斯特教區頓時喪失了傑出的領袖而痛哭。卡蘭樞機葬在主教座堂聖魯哲祿小教堂(St. Ludgerus Chapel)內,成為德國著名的朝聖地。2003年12月23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1978-2005)宣佈他為「可敬的」。

有一樁與卡蘭樞機相關的奇蹟,事情發生在東帝汶島(East Timor)。有個名叫納哈克(Hendrikus Nahak)的青年,因盲腸炎引發腹膜炎而情況十分嚴重,因此一位德籍修女把卡蘭樞機的像放在青年的腹部,求樞機助佑。次日疼痛竟驟停,幾天後青年完全康復而出院。這個奇蹟經醫生証明為實,也為教廷接受。

2005年10月9日教宗本篤十六世正式封他為真福,依教宗的新規定,真福與封聖典禮由聖人列品部部長主持,卡蘭樞機封真福大典彌撒便由馬丁樞機(Saraiva Martins)主禮,教宗本篤十六世特別向前來參禮的敏斯特教區及德國教會代表致敬,他說:「我同你們一起向新真福克勉•卡蘭樞機致敬,他不畏強權,不懼迫害,別人不敢說、不願做的,他敢說,也願做,為教會的自由與權利,似乎享有自天而來的特殊使命,維護教會信仰和倫理慷慨直言。新真福昔日常到德國特爾格特(Telgte)著名聖母朝聖地頂禮,制定聖塞瓦迪聖堂(St. Servitus Church)永拜聖體的習慣,勸導信友善用『和好聖事』,也得到持久的效果,這是他了不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