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中的沉思(八)

文/吳樹德 譯/張玉華

多瑪斯.牟敦的祈禱

哦!天主,有什麼能比與禰相互切磋更容易呢,太陽下飛過的三隻烏鴉,展翅之間陽光閃爍?或是靜悄悄地穿過木板缺縫而來的陽光?還是草叢中的蟋蟀?

上天下地充滿禰的光榮與慈愛,一無所是的我,在靜默中置身於此,注視禰的光榮與慈愛,不禁讚美禰!(Dialogues with Silence, p. 97)

詮釋與省思

有時,最自然的祈禱方式,或許就是觀察大自然,看看我們眼前所呈現的一切。這是牟敦此篇祈禱的教誨,帶領我們單純地與天父共優游,因為只有孩童或不自覺的靜觀者,才能不自量力地和天主「切磋」,談起「太陽下飛過的三隻烏鴉」,或「靜悄悄地穿過木板缺縫而來的陽光」,或「草叢中的蟋蟀」。其實,如此平凡、開心的事情常在我們週遭發生,只是我們沒有去留意它們。這些事比起我們認為重要的事,似乎真是微不足道。但,冥冥中我卻不禁感覺到,天主和我們談論這些事,可能會覺得非常激動。說不定祂對我們竟然沒有忽略這一切單純之美,還有些洋洋得意呢!讓我們想像一下,天主對一些事感到激動或洋洋得意的樣子吧!

我們多麼容易忘記,天主可不是一位正經八百的老學究,或是一位大企業的總裁,太陶醉於自己的重要性,以致忘了和朋友們共優游。在萬物神聖的造化中,一些所謂的小事情——陽光在烏鴉展翅之間閃爍、太陽穿過缺縫而來、蟋蟀在草叢中乘涼,可能皆如我們生活中所能想像到的任何事一樣重要。諸如此類的事送上門來,無非是要提醒我們,生命並不像我們活得那樣乏味。事實上,我們基督徒也可以從禪宗、佛家或道家饒富深意的故事中,學習更敏銳、更喜樂地觀照生命。譬如,如何欣賞橘子,或想想橘子有不同的產地(譯按:南橘北枳)。我能輕易了解聖方濟吃橘子或義大利棗時,何以對天主創造大地的奧妙報以微笑,或省思聖女小 徳蘭何以睿智地選擇聞名至今的「神修小徑」歸返樂園。

如果我們食古不化的成人,不再有童心未泯的奇想,可能會發現自己不好意思,以如此平凡的方式去領會祈禱。是否唯有那些氣質天真爛漫的人、詩人,或深刻體驗孤寂的人,才懂得品味這些喚醒人靈歸向天主的平凡形象與事物,並為之所動呢?或許這些平凡的形象與事物,也能喚醒我們回歸自己的內在,讓天主在我們內找到最大的安慰,並能在此與我們暢然共優游。因為,當我們最平靜、安寧的時刻,也最接近天主聖言,並會以祂所希望的方式去聆聽祂,難道不是如此嗎?

我們一旦被喚醒了,似乎就能進入一種簡單而深刻的「切磋」,不論這位和藹的主人決定引領我們,去欣賞祂哪一部份的創造,也不論我們在何處---即使是雲深不知處---尋獲祂。「我們的切磋」真的是一種「相互的切磋」,因為天父也渴望我們的愛,事實上,天父和我們之間如此深刻地相互來往,是任何關係無法比擬的,明瞭這一點是多麼美好的事啊!我相信天主如此憐憫祂塵世間的家人,才會屈尊就卑,使一切關係都成為完全相互的關係,就像基督選擇和門徒來往的方式一樣。這些門徒是最純樸的漁夫,恐怕他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卻能以智慧在聖言內看懂天主的真跡。在救主與這些至交的關係中,我們正好可以為自己尋獲個人的典範。

我們與神的關係往往始於人和大自然,而一旦選擇追隨耶穌,祂就會慢慢引領我們往深處去。祂親自為我們預備的深處,剛好是祂認為我們有能力達到的深度。雖然是祂領我們往深處去,我們卻得先有意前行才是。當我們看到這種彼此都渴望的合一結出了果實,生命所領受的些微神性又將我們帶回日常生活;然而,此刻天主的臨在已聖化我們整個人的存在,我們也因此淺嚐到樂園的喜悅。

有時,在靈修上透過一些奧妙的變化,並不需要我們付出特別的努力,即化平凡為不凡。有些很簡單的祈禱能喚醒人靈,乃是天主賞賜的恩寵,我們能領受這個禮物,只因祂將我們當作親生子一般疼愛。牟敦會衷心同意,三隻烏鴨、陽光和蟋蟀是三件來自天上的禮物,與我們所謂的功勞無關,因為我們根本毫無功勞可言啊!

其實難道不是基督自己,讓我們體會到祂渴望我們的愛,因而更容易輕觸祂的聖心嗎?這似乎是唯一的理由,能說明我們何以在生活中最不起眼的事情上,都能體會到天主的愛,也正是天主的愛能讓我們超越自我,進入真正愛的核心內。

的確,祂所賞賜的即使是最小的恩惠,我們都無以為報。不過,我們至少能做到的是,以感恩的心走向祂,讓祂的聖言暢行無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