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神的教會

徐錦堯

「我本來還有許多事要告訴你們,然而你們現在不能擔負。當那一位真理之神來時,他要把你們引入一切真理。」 (若16:12-13)

聖神是真理之神,他來,是為了讓我們能明白真理、接受真理、活出真理。

為了讓聖神早一點來到門徒中,耶穌甚至說:「我去為你們『有益』,因為我若不去,護慰者便不會到你們這裡來。」(若16:7)

耶穌和門徒一起生活已經三年了,該是離開門徒回歸父家的時候了,也該是聖神來作他的化工的時候了。

如果耶穌繼續和門徒在一起,門徒們是比較難於成熟的。

在我九歲那年,父親去世。我帶著七歲的妹妹,由大澳這個小鄉村,往香港這個大城市去,要去九龍深水埗九江街探訪我的姑母。我們迷了路,大家都很驚慌。我本來就想哭,但我的妹妹卻首先哭了起來,我便不能哭、也不敢哭,還要強作鎮定。因為我雖然沒有靠山,但卻有一個人要靠我!

從那天開始,我踏上了一條靠自己的路,踏上了一條要保護別人的路。我要自立、自強,我再沒有父親可以依靠。早年喪父,就這樣成了天主給我的一種祝福,幫助我在小小的年紀時,已經知道要培養出堅強的性格。

當基督在世的時候,門徒一遇到問題,就可以問耶穌、靠耶穌。因為在耶穌身上有最好的、最圓滿的答案。

但可惜的是,這些都不是門徒們的答案!他們很難把這些答案運用在自己身上,更未必知道如何才能夠舉一反三,在不同的環境中加以變化、變通,而靈活地運用這些答案。

當他們遇到困難時,他們也可以投奔耶穌;耶穌會安慰、鼓勵、支持他們。但當耶穌不在跟前時,他們便可能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鼓勵自己,或者如何彼此安慰、彼此鼓勵;更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慰、鼓勵、支持別人。

以基督為中心的教會,主要是一個有形的教會。這個教會二千年前有耶穌,今日有教宗、主教、神父;他們都成了教友的靠山。二千年前的門徒在耶穌前很難成長,二千年後的教友在神長前,要成長也不容易。因為有靠山!

當耶穌不在時,門徒再不能靠誰了,便只有靠自己,只有彼此依靠。所以當他們遇到信徒應否行割損禮這個大難題時,他們就召開了教會歷史上的第一次大公會議。他們要在聖神的引導下,自己去解決問題(參宗15)。

耶穌也曾這樣對他們說:「我還與你們同在的時候,給你們講論了這些事;但那護慰者,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派遺來的聖神,他必要教訓你們一切,也要使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若14:25-26)

聖神要教訓我們一切、啟示我們一切;他也要使我們『想起』耶穌所教訓的一切。

當我們在一個特定的情況中,運用自己的智慧,在基督精神的啟發,和在聖神的推動下,去考慮、判斷、決定,並願為此而承擔責任及後果時,耶穌的教訓便變成了我們的思想信念和處事方法。原來屬於耶穌的東西,已經變成了我們的東西。

我們成長了!

我們的教會是一個以耶穌為中心的教會,也是一個以聖神為動力的教會,我們要在兩者中找到一個平衡點。

王充在《論衡》中說:「凡學問之法,不患無才,難於拒師,核道實義,證定是非也。」拒師就是和老師辯論;核道就是要將所學到的「道」加以考核;要用事實、生活去驗證這道的具體內容。

孟子也說:「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意思是說,那些木工師傅,他能夠把規矩準則教授給你,卻無法使你成為一個有高超技巧的木工師傅。要有高超的技巧,是必須在實踐中,慢慢學習和浸淫的。

耶穌能教給我們規矩準則,但只有聖神才可以使我們成為能工巧匠!

耶穌的教會要我們聆聽,聖神的教會要我們思想。兩者加在一起,我們就有了一個健康的、成熟的教會。(主日八分半/乙年五旬節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