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期內講避靜的頓悟

夏金波

復活八日慶期的一個午前,朱恩榮神父來電告知:他近年來身體虛弱,現在好多了,但尚未康復,說話時,仍有上句不接下句的現象發生,因而請筆者於五月六、七日,為北師大的基督生活團團員們﹙下簡稱生活團﹚,代他講個週末避靜,而他本人仍舊全程參與。筆者沒有給大學生講過避靜,但心想做每一件新的事情,都有它的第一次,而且自己對神父一向欽佩,就一口答應了。

之所以非常欽佩朱神父,是因為在他擔任基督生活團全國總指導三十一年期間,曾利用暑假,憑雄心壯志,不怕艱難困苦,八度搭乘美國灰狗公車,渡過美國東西橫貫公路,逐一訪視台灣歷年來旅美的生活團員個人或團員的家庭,一個也不遺漏。據舊金山兩個生活團的家人表示:神父熱心而近人,率直而風趣,到處受團員們的歡迎、愛戴和感念。朱神父長途跋涉的牧靈關懷,真可不愧於聖保祿宗徒和聖方濟沙勿略二聖,梯山航海的福傳精神了!

北師大的生活團,近兩年來,因神父的健康有問題,請涂惠瑤修女來共同帶領。一天之後,筆者向她討教一些生活團員的生活背景和使徒服務資訊時,修女對他們瞭如指掌,立刻答說:「他們沒有多少時間,兼顧使徒工作了,但卻需要個人靈修的成長,就在這方面多用些時間好了!」接著,修女知道筆者和大學生來往的機會不多,故主動表示,四次避靜道理﹙主日講道不在內﹚,一半由她來擔綱。只求避靜的目標,不管道理的次數,筆者覺得她的建議很實際,也贊成她分擔工作。

翌日,涂修女製作的「避靜時間表」傳真過來了。仔細研讀,一目了然:所列項目,明細而連貫;所排次序,先後而搭配。由於修女與筆者,都全程參與,因而彼此明白對方所講,非常容易有默契而彼此配合,讓參與避靜的同學們,只要全人投入,都能順著天主聖神的吹拂,走完避靜的旅程,達到預定的目標,決不會迷失。

為積極準備避靜道理,筆者參考三本書刊,今按閱讀先後時間簡介如下:一是〈島煙湖霧看春生––從耶穌死而復活看基督徒的出死入生〉,是台灣總修院神師潘家駿神父的宏文(院訊第十期,民九一年四月十六日);二是《靈修發展中的關鍵性危機》(多默楣穨妗菕A上智新泉編輯小組譯,上智出版社,2005年2月初版);三是《煉淨、光明、合一》(葛羅謝爾著,張令熹、沈映志譯,光啟文化事業,民九五年四月初版)。

在隨即簡介的三本書刊中,潘神父在他宏文的副標題中,已積極點出著手靈修進步的工夫––出死入生,而北師大生活團們正期盼參與個人靈修進步的避靜道理,雙方若合符節。請恭聽潘神父對我國基督徒的期盼:

「……是年關剛過,又是新舊時間的分野,我們總懷著一份對新的一年的期待和盼望。而教會也恰巧在這新舊交接之際,進入四旬期,緊接著又是復活期的來臨,而這正是一個滿懷希望更新的時期。」﹙頁10 ﹚

緊接著,神父又問,復活期這個充滿更新契機的時期,能懷有什麼盼望?「事實上,復活期正是一個基督徒與基督出死入生的時期,換句話說,就是活出我們在領洗時所接受的召命的時期,而這召命就是將自己的生命結合於耶穌的受難、死亡和復活之中,與耶穌同死同生。」﹙同上,頁11﹚

神父繼續說明,從受苦和死亡之中,尋索新生命,這樣一種看似違反生命規律的,其實早已存在大自然的生命規律中了,若望福音中耶穌把受苦和死亡,比喻一粒麥子,如果落在地埵漱F,就結出很多的子粒來,如果不落在地堙A仍然是一粒,就是這個意思。﹙若12:24-28﹚

潘神父在文末兩段,援引《宗徒大事錄》堙u同心合意」的團體,完全由於相信耶穌基督而帶給我們新生命,產生比死亡更強的愛和寬恕,使活在一起的天主兒女令人嘖嘖稱羨說:「看呀!他們多麼相親相愛!」

筆者的第一個避靜道理,以詮釋潘神父宏文為主幹,末了舉聖女小德蘭《靈心小史》第五章「聖誕夜的特恩」作具體的典範結束。以後兩篇道理,仍以「出死入生」為標竿,提供生活團員們,勉為更上層樓度靈修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