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真空時代

李家同

最近,我們的國家出了相當嚴重的亂象,官員的貪污舞弊,令我們深感痛心,為了防止這些弊案,我們立法院不知通過了多少法案,行政部門也不知道下達了多少行政命令,但是弊案仍然不斷地發生,而且規模越來越大,可見這些看起來很好的制度,其實是沒有用的,因為任何好的制度,都最後要靠人來執行,而執法的人如果監守自盜,我們又能如何?

也有人以為這僅僅是一時的亂象,我們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國家多多少少有政黨輪替,只要換一個黨做做看,問題也就解決了。我們千萬不要對所謂的自由民主寄予太多的奢望。很多國家一直都是自由民主的國家,也都有政黨輪替,但是政黨輪替僅僅是輪流的貪污而已。

我們不妨想想弊案的來源,有人舞弊,應該反應一件事實,官員有嚴重的拜金主義,而且也完全置最後基本的道德於不顧,如果政府大官們對於金錢,沒有感到巨大的需求,而且也一直不願做不道德的事,即使制度上有很多的漏洞,也不會有人去貪污的。

我們社會上瀰漫的拜金主義,已經嚴重到動搖了社會的基石,一旦社會上有拜金主義,即使收入不高的人也會有想用奢侈品的慾望,但是他們當然沒有能力來滿足他們的慾望,有的人也許用犯罪的方式來增加收入,更多的人用金融卡來解決問題,卡奴由此而生。卡奴的問題造成我們國家的銀行有巨額的呆帳,誰都知道,銀行巨額呆帳的解決方案,只有一個,就是全民買單。

卡奴的問題,銀行早就知道了,為什麼銀行會讓這些沒有能力還錢的人借錢呢?還不是因為他們已經不管對社會的責任和義務了。他們當然知道,這個問題遲早要爆發的,但是目前,至少這些借錢的人使銀行的業績看來不錯,至於未來的問題,留給政府去解決吧!

卡奴的反面是卡神,卡神是全國人民羨慕的對象,媒體將卡神捧上天,說她真是理財高手,我個人根本就不相信這麼一回事,如果這種無本生意如此一本萬利,卡神一定滿街走。媒體無法查證卡神究竟是否真的賺了很多錢,還是在胡亂吹牛。他們之所以大捧卡神,原因在於記者們也都羨慕任何會發財的人。

可是卡神的確摧毀了我們社會的基石:勤勞的美德。過去,整個台灣不知奢侈品為何物,不知如何用錢來賺錢,只知道我們必須努力工作,才能有收入。我們真的該擔心,我們過去的人過純樸的生活,現在沒有人再有這種想法,我們過去勤勞工作,現在越來越多人想以大玩金錢遊戲來賺錢。

我們絕對應該重新提醒國人道德的重要性,如果我們重談道德,我們不可能有如此大規模的貪污舞弊,如果我們談道德,我們不會如此地嚮往奢侈的生活,我們也不會以借債來滿足我們的慾望。

我們的社會是比過去的社會富裕,但亂象比過去多,而且我們不妨問問,我們比以前快樂嗎?如果我們快樂,為什麼我們會有如此多的離婚家庭。夫妻離異,又是牽涉到一個基本問題,丈夫一定沒有愛太太,太太也一定沒有愛丈夫,誰都只想到了自己,才會造成雙方各奔前程,留下一些不快樂的下一代。

我們天主教會不妨想到,如果社會有道德真空的現象,我們就可以趁虛而入。社會目前最需要的,不是好的制度而已,也不是更高的經濟成長而已,我們最需要的,仍是一些最基本的價值觀。政客們看起來是最糟糕的一批人,他們完全不受人民信任,即使他們滿口仁義道德,也沒有人聽了。我們也不要寄望於知識份子,很多開明的知識份子最不願談的,就是道德,他們多半認為談道德,一定是迂腐的事情。

只有我們的教會才會給我們的社會一個正確的價值觀,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不能忽視,我們也必須要知道,世人最後會不會接受天主教的價值觀,取決於我們全體教友的表現。如果我們的確表現得與眾不同,而且也的確是值得學習的,我們的價值觀就會變成社會的價值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