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之謎

陸達誠

筆者撰寫本文之日(二○○六年五月十八日)是全球同步放映「達文西密碼」電影之日。可預測此電影一定會引起不小的風潮。此文到您手中時,可能您已念了許多有關該電影的文章。筆者周圍的朋友大都未看過原作,只是道聽途說,對其內容極為憤愾,而覺得其電影不屑一睹。

《達文西密碼》出版至今已譯成四十四國文字,銷售六千零四十萬本。它一直高居排行榜榜首。作者丹布朗藉此小說名利雙收。他自稱這本小說不是純粹虛構的,是經過嚴密考證,有憑有據的小說。但對基督徒來說,他小說的主題不但不符事實,還嚴重地詆毀了對基督的信仰。丹布朗的主要依據竟是一本野史式的書藉《聖血•聖杯》,該書由貝根得等三人合寫,於1982年出版,因其內容突出,立成暢銷書。貝氏學識不深,只得過心理學學士學位。梁燕城教授說:「學術界公認此書為無根據的劣作」(見《宇宙光》月刊2006年2月號,〈批判《達文西密碼》〉,頁73)。

《聖血•聖杯》說些什麼?它牽涉一個名叫彭勒德(Pierre Plantard)的法國人。彭氏於1956創立了《達文西密碼》小說中提到的錫安會。這個組織並非如小說所言是中世紀的組織。彭勒德是買賣房地產的商人,曾於1953年因詐騙罪入獄六個月。出獄後聽說其友Noel Corbu從某神父處買了一個城堡。當該友將城堡改建成旅館時,居然發現四份羊皮古卷,其中提及梅洛芬王朝及耶穌婚姻的故事。Corbu為吸引遊客編了二個文件:「梅洛芬王室家譜」和「秘密檔案」,聲稱這是耶穌結婚的檔案。彭勒德就取用這二個偽造檔案,於1956年創立錫安會,宣稱該會並非由他,而是在1099年早已成立。1993年彭勒德氏因嫌疑殺人而再次入獄時,坦認錫安會的故事不實。但這個由二個虛構的文件引伸的故事,全部收入《聖杯•聖血》中,再被丹布朗借用,寫成這本風光一時的《達文西密碼》。至於達文西、雨果、牛頓等人之能編入錫安會盟主之名單中也是旅館主人所為。他不但大膽製造「秘密檔案」,還隨意在其中加入聳人聽聞的名人,再以Henri Lobineau之名送到法國各圖書館收藏,簡直是魚目混珠。

從彭勒德用其友Corbu偽造的二個檔案創立錫安會,再由貝根特按上述資料寫成《聖血•聖杯》,最後搖身一變,出現了《達文西密碼》這本書來看,耶穌結婚的故事是荒誕透頂的八卦,完全沒有學術的價值。

台灣城邦文化三言社最近出版由丹•伯史坦編的《聖血與聖杯之謎:公審達文西密碼》(二○○六年一月二十日出版),編者在序中指出當時(2004.4)已有九十本討論《達文西密碼》的書出版,他稱這本小說是一本八卦書,是「玄學的垃圾」(見梁文)。

《聖血•聖杯》杜撰耶穌結婚的故事,亦非全由Corbu原創,他有一些文獻作為根據。原來在公元一九四五年若干農民在埃及咸美底沙漠挖到了許多手抄本,共有四十六種資料。整理後於2003年出版《諾斯底聖經》,其中較著名的是「馬利亞福音」、「多馬福音」、「腓力福音」、「救世主對話錄」。編者Wills Barnstone在導論中鑑定這些經書成書時間在第二和第三世紀,因此不像四福音之作者為耶穌生平事故的目證者。這些經書是「後人冒用第一世紀門徒名字的偽作」(請參閱梁文,頁71)。既是非目證人的偽作,就不能否認四福音的資訊。四福音才是耶穌真相的確實證據。

至於這些諾斯底聖經怎樣描寫耶穌呢?大概而論,它們說耶穌最愛的門徒是抹達拉的馬利亞,同她接過吻,後者是他的伙伴。這些描寫都是從殘缺不全的古卷書上半猜測、半解讀得來的。從而再加以八卦式的發揮,就變成耶穌與抹達拉的馬利亞結婚的故事,說他們有一女二男,公元42年赴法國定居,為法國梅洛芬王朝的祖先。此王朝之嫡裔在中世紀成為錫安會的盟主。而最後一個盟主在《達文西密碼》一書中被謀殺,留下密碼,使其孫女蘇菲可以與解碼專家蘭登教授一起追尋密碼提供的線索,而引出一個緊張複雜,充滿懸疑的偵探小說。

這或許是一個有趣的故事,但絕非事實,作者竟敢在首頁標上「事實」二字,且說:「書中所有關乎藝術品、建築、文獻以及秘密儀式等描述,均真確無誤。」這只能騙天真無知的讀者,因為它的非事實的部份遠超過這些外在或可指認的東西。他把有目證人所撰的新約聖經用八卦偽經加以扭曲,以輕率不負責的方式污辱基督及一切基督徒。這是基督徒絕對不能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