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經譜曲者江文也

羅漁

許多人不知,我們詠唱了五十多年的「聖母經」,是台灣出生的音樂家江文也的作品,1946年撰於北平。1910年6月11日生於台北縣三芝鄉的江文也,曾享譽國際樂壇,《聖歌薈萃》收錄了他所譜的數首聖詠,但未標出其名,所以大家多不熟悉譜曲者。近二十年開始有人介紹他,最早是七十年三月十六日中國時報副刊的一篇報導,敘述這位台灣出生的作曲家在大陸曾被扣以「大右派」、「日奸」與「資產階級」等罪名,而遭受長期迫害;後雖獲平反,但已臥病多年,晚景堪憐。同時中央日報主日增刊也有簡短的介紹。

1934年8月11至19日江文也與友人組「鄉土訪問團」回台巡迴演唱,此後即熱衷作曲,以管絃樂「白鷺鷥的幻想」獲日本第三屆音樂比賽作曲組亞軍。後來與上田市長千金瀧澤信子結婚,育有四女。1938年隻身赴北京任教。他從我國古代雅樂和儒家禮樂中汲取靈感與精華,譜出中國風味的樂章,寫出了雄壯輝煌的「孔廟大晟樂章」(六章),是此期的代表作。

1940年汪精衛在南京成立偽組織,因江文也的知名度而邀請他撰寫「大東亞民族進行曲」、「新民會會歌」、「新民青年歌」、「新民婦女歌」和「義勇軍進行曲」等,歌頌汪偽政權和日本。1945年6月21至22日他在北京舉行個人獨唱會,8月15日抗戰勝利,台灣歸回祖國,江氏異常興奮,重新裝訂「孔廟大晟樂章」,寄給城防司令李宗仁,轉呈蔣介石委員長,以表對祖國的敬意與內心的喜樂,卻換來十個月的監禁。若說江文也為親日派,他如何能拋下日籍妻子與女兒和求學多年的東京?不過,從此江氏不再回東京,且在北平與他的學生吳韻真結婚,生了三男兩女。

江氏在獄中時結識了義大利武官李安東(Cap. A. Riva),1946年出獄後透過武官的介紹,與方濟堂聖經學會雷永明神父(Fr. Gabriel M. Allegra, 1907-1976)相識。雷神父有意要他為聖詠譜上中國曲調,江氏也有志把一百五十首聖詠譜成中國曲調。江氏自述在日本唸初中時,牧師贈他一本「新約」,附有「聖詩」。從此聖詩便是他的最愛,所以他有此心願。

開始先譜「聖母經」,寄調於歐陽修的「西江月」,因兩者字數相同。1947年11月出版「聖詠作曲集」卷一,內有曲四十六首,第一首便是「萬福瑪利亞」(1-5頁)。1948年6月13日「第一彌撒曲」付梓,同年7月20日出版「兒童聖詠歌集」卷一,12月30日印刷「簡易兒童聖詠歌集」卷二,僅有歌曲,無四聲伴奏,是專為兒童歌詠團編寫的。僅兩年零三個月,完成這麼多聖樂,可見江氏工作之勤奮。

1949年平津色變,北平耶穌會院長冀茲陵神父(Julius Chyseline, 1908-1996)為免「聖母經」譜曲經過被遺忘,特請江氏到會院,親手書寫「西江月」和「聖母頌」詞與譜。如此我們方知寄調歐陽修「西江月」曲譜在「聖母經」的經過與原因。

此外,聖詠第一一七首「爾眾萬民請讚頌上主」與第一三六首「感謝天主」等,曾收錄在《聖歌薈萃》內。1948年6月13日江氏完成「第一彌撒曲」,其中首曲「上主求禰垂憐」尤其莊嚴動聽,他在曲後寫道:「這是我的祈禱」,可說他已皈依天主了。他雖非教友(也許與他同時有兩個妻室有關?),但為體認天主教傳統聖樂,在譜曲其間(1946~48),他幾乎「每主日上午九時必去方濟會聖堂,虔誠地參與拉丁大禮彌撒」,風雨無阻。他自信是「人力不可預測的天(主之)意,使我從事譜曲的工作」(見「聖詠歌曲集」卷一跋言)。

聖經學會於1948年8月至12月南遷九龍,從此與江文也聯絡困難;文化大革命起,聖詠譜曲工作被迫停止。1976年江文也得到平反,但健康不佳,又吃錯藥而癱瘓,1983年10月29日終因腦溢血而辭世,享年七十三歲。民國七十七年七月間,台灣音樂家林二先生曾赴北京訪問江文也的中國籍太太吳韻真,她談到江文也臨終前囑咐她,務必把他的遺骨遷回故鄉安葬,希望能落葉歸根。

在江文也平反後,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台灣舞曲』管絃樂、『頌春』小提琴奏嗚曲,與『在台灣高山地帶』鋼琴三重奏等。1994年11月27日,台北縣政府在江氏誕生地的三芝公園內,舉行江文也銅像揭幕儀式,分別從北京與東京把江氏兩位夫人請來共襄盛舉,是一場熱鬧而溫馨的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