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總修院

剛恆毅

自從我來到中國,依照聖座的指示和訓令,要特別關切修院問題,尤其是總修院問題。為建設本地教會的聖統制,只有老教友,而沒有一座培植本地神職人員和陶成教區領導人材的修院,一切都是空談。在修院中竭力培養熱心事主、學識豐厚、操行優良的修士,為使他們將來成為教區的接棒人,或者為其他地區儲備新的聖統人員。「撒種的與收割的一同喜歡。」(若4:36)

教宗良十三世甚贊建立甘地修院所鑄的紀念章上表達的那個思想:「印度,你的子孫將輔助你得救」。還有另外的理由,修院不但重要,而且是不可或缺的。光主教曾說過,歸化的工作可以暫停,而應增加培植本地神職的工作。外籍傳教士不是只照顧傳教區的教友就滿足了,他們應是宣傳福音的先驅。假若他們像歐洲的本堂一樣只管理教友,那就失去了傳教士的真正意義了。

我在中國時,看到欣欣向榮的修院,如上海的耶穌會、兗州的聖言會、嘉興與柵欄的遣使會、大同的聖母聖心會、重慶的巴黎外方傳教會等所辦的修院。但是教區的修院還沒有上軌道。以後,香港的華南總修院、河南開封總修院、兩湖的漢口總修院、以及太原、宣化、昆明的總修院也先後成立了。

有不少的教區為成立修院沒有足夠的條件,也沒有專長的教授,為此成立總修院必須要深謀遠慮。應當感謝聖伯鐸善會出資建立中國的總修院,若沒有宗座善會的協助,成立總修院只不過是空虛的願望罷了。

總修院的制度在法律上有三種形態:

一、修院若屬於某個教區,它應具備足夠的環境、優良的教授。其他教區修士,依法典一三五四條三款,得予寄讀,管理權屬於該主教,如上海修院。

二、修院若委託修會,其管理權屬於該會會長,聘請管理人及教授須有傳信部同意,這是很普通的形式。如香港、柵欄、開封、大同等修院。

三、修院若由各教區聯合組成,須先經傳信部同意委派管理人及教授;普通的監督權屬於所在地正權人。主教們每年開會,以便考察修院狀況,為使修院更能進步。這種制度有助於建立教區神職聖統,所以不屬某修會而屬於本地的。就如宣化總修院,傳信部為各式的總修院擬定了些細則,不必贅述。

我巡視大同時,給大同總修院修士們講話,勸他們熱心事主,努力用功。我常記起這些可愛的青年閃閃發光的黑眼珠,端莊的面孔,帶有東方人的表情,但是並非沒有情感,並非不可捉摸。從他們蒼白的臉上,表現出他們的心靈嚮往學識,並燃燒著基督的精神。幾位修士代表全體在歡迎會上,用拉丁文、中文、法文表達他們的心意:

「我們首先以愉快的心情,歡迎全教會元首的代表光臨,因著您的深謀遠慮給中國教會奠定了穩固基礎,也在這股氾濫洪流中護衛她。我們感到多麼的榮幸、多麼的興奮!我們用什麼去償還呢?正如多俾亞所說:『我們能夠付出什麼樣代價呢?』

我們雖然是不堪的僕人,可是因了上主恩賜,幸運地被選為與基督合作的人,分享祂的苦難。

總主教,請為我們代禱,好讓我們沒有白白地接受天主和慈母教會的恩寵,將來能成為有用、熱心救靈的聖善司鐸,以便在主的國度中與惡魔作戰,勸化我們的同胞,認識唯一的真天主及祂所派遣的唯一聖子耶穌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