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牧的印象

夏金波

「人之相知,貴在知心。」筆者與新主教洪山川,相識將近二十年,鮮少有機會談天說地,更沒有機會促膝談心,因此,和他談不到有深度的認識。雖然如此,有幾件事情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難以忘懷。

由於我們的專業訓練,都是輔導諮商學,因此有兩次省辦的中學輔導工作研習會,我們一起參加。第一次已是十多年前,在中部某一個休閒度假農場舉行,嘉義教區前往與會的修女、教友老師,約有六位,連同我們兩位神父,有八位之多。洪神父大概預先知道與會神父、修女、教友的人數,他除了自用的一小袋衣物外,還為舉行彌撒聖祭用的祭衣、祭器、祭品、經本、歌單……裝了一大皮包,而最令人矚目的,要算教廷大使館送的一瓶葡萄酒。

之所以要追述這件軼事,因當時筆者從中看到了洪神父如此看重修道人的神業功夫,以及對至聖聖體的崇敬,並促進參禮者有意識地、虔誠地、主動地參與。

另一次是與上述同性質的研習會,也是由省主辦,而輔仁中學負責承辦,地點在輔仁中學往阿里山路旁的休閒度假農場。這次研習會,同樣是為期一週。會期第三天安排了一個「阿里山之旅」,全體與會者搭乘遊覽車,也有人駕駛自己的車前往。十一點前大家陸續上車,車掌小姐點名時,發現有兩位老師尚未回來,大家只好等候。二十分鐘過去了,還不見這兩位老師,我們不得不按預定計畫,前往農場附近的餐廳用午餐,請自行駕車的老師等候那兩位「迷路」的老師。將近午後一點時,兩位迷路的老師,終於被接回來了,大家才放心。

午後第一堂研習課開始,洪校長如同「亡羊比喻」中的善牧耶穌,滿懷失而復得的喜歡,向大家表示,大意如下:兩位迷路的同道,都是我們每人的代表,人生路上,誰都有迷糊而迷失的時候;可幸人人都有一位善牧心腸的嚮導,全程陪伴著我們,只要我們信靠他,他一定會把我們領回正路上去。﹙瑪18:12-14;路15:1-7﹚

依稀記得,約有三五次,在不同的時地,和洪神父會面握手的當兒,他別出心裁地會給我提示一句:「神父該做牧靈工作」之類的話語,做為問好、策勉、祝福,令人印像深刻。

筆者在台從事中學輔導工作,逾四十二年,其中二十九年,都兼任牧靈工作,其他十三年,名義上,三年管校務,十年專任輔導工作。但是,身為神職人員,無法不兼做些校內校外的牧靈工作。近三年來,還做一些激發非教友學生靈性需求的努力。為此,誠懇地感謝洪神父對我的牧靈意識和工作的「耳提面命」。

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往事,就是承蒙神父寄贈一幀「聖手像」(見附圖),至於日期,記不得了。據輔仁中學的一位主任告知:這幀聖像是塑成的立像,安置在輔中校園北樓前面,目的是讓黑夜白日來來往往經過的師生員工,只要信靠天主,就可蒙天主保佑。那位主任還說:許多人把這像視為母親的愛手,這樣也能幫助他們感念母愛的恩德了。聖教經文中稱天主耶穌「主真我父,主真我母」,那麼,用來稱呼天主聖父,當然也可以了。

四年前,筆者應台北總主教公署秘書長王振華蒙席之邀,為總教區神父的月省做靈修講話,筆者選了「熱愛生命教育」為題,便想到洪校長送的「聖手像」,做為天主愛人「百聞不如一見」的聖像。神父慷慨地送來六十份,及一幀「聖手」的立像,令人更是感動!

讀了上述四則洪神父的牧靈軼事後,讓我們再看看洪主教面對新任職務,積極籌劃天主教嘉義教區的重點工作,諸如:朴子重度殘障中心的完成,原住民文化及教育工作,嘉雲地區外勞和外籍媽媽的輔導工作,以及原已進行的五十所監獄義工的培訓工作,這些都將持續進行。他所選擇的牧靈工作對象,一如故往,清一色的都是耶穌最小的姊妹兄弟。對新主教的善牧印象無以復加,只能說「景行行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