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的故事--耶穌受誘

張春申

「受誘」是一般的說法,中文聖經都以「受試探」,敘述耶穌的經驗;這假定基督論上的嚴謹。受誘是人性軟弱的一面,以致感受消極的被動,甚至作惡的可能。為此不說耶穌「受誘」,而以「受試探」代替。這表示魔鬼並未真正認識耶穌,所以外在地試探嚴齋後的他;至於耶穌自己嚴齋之後,即使饑餓,內在絕未受到魔鬼所動。為此一般所說:耶穌受誘,實是魔鬼對他外在試探,是真正的試探。以上所提僅是基督論中,神學方面的說明,即使我們講耶穌的故事,仍得保持在道理的正確範圍之內;耶穌受試探是真實的。

另一方面,耶穌受誘或受試探的課題,除了瑪竇與路加福音中頗為相似的故事之外,尚有其他的資料得在本文中也提出來,肯定聖言成為血肉的真實性,比如希伯來書中也說:「我們的大司祭並非不瞭解我們的脆弱,除了他是沒罪的這一點之外,他自己也像我們一樣飽受試探。」﹙4:15﹚至於若望福音基於聖言成為血肉的神學,早在序言中表示,耶穌基督「就是人類的光,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無法勝過它。」﹙1:5﹚我們以故事方式寫下經師和法利塞人對他的試探,找理由控告他﹙參閱若8:6-8﹚。第八章這則故事的來源倒有些疑問,不易回答;但無論如何,教會保持它在若望福音中,視為天主聖神默感之作。我們試著邊講邊澄清,這是另類講故事的方式,值得嘗試,因為究竟這是聖經故事。

這則故事假使載在對觀福音中,似乎比較配合,由於若望所寫的耶穌慣常莊嚴堂皇,即使在苦難時也是如此。然而這裡他卻彎下身,用手指在地上寫字;但經師和法利塞人並不看字,繼續追問。於是耶穌站起身來說:「你們中誰沒犯過罪,誰就可先用石頭打她。」結果,經師和法利塞人一個個散去。這裡我們若自降生神學的角度來看,也有深意,值得細細揣測。但是我們先得回到若望福音的序言,由此詮釋耶穌的受試探或受誘。原來序言中已說:祂是起初已有的天主聖言,「在他內有生命,這生命是人類的光。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決不能勝過他。」至於第八章中的經師與法利塞人的試探耶穌的故事,實是序言中的原始故事降落在人間,為此緣故,我們現在講耶穌受誘故事,必先從序言開始。

至於三部對觀福音,有關耶穌受誘都有記載,各有特色。瑪竇與路加頗為接近地詳述了耶穌三次受誘,馬爾谷極短的兩節資料往往不受注意,事實上他藉此肯定耶穌的新亞當或新人類之原始角色,因為他特別指出耶穌與群獸相處,且有天使侍奉他﹙谷1:12﹚,這使人想起創世紀中,亞當在樂園堛熙B境。新的基督論,因此早已在此出現了宇宙性的角度,以及新創造與新亞當的思維。不過我們處理的是新約中的耶穌受誘,所以不擬發揮宇宙性的基督論,下面繼續的將是瑪竇與路加的有關資料,即可以彼此對觀的三次受誘,雖然在次序上有些差異。

三次受誘的次序在二部福音中有所差異,大概由於瑪竇與路加的讀者之不同:瑪竇原本是為淵自希伯來的族群,路加的對象則是希臘化的外邦人。為此,瑪竇福音結束在巴肋斯坦北部的山上;路加福音結束在南部的耶路撒冷。同樣三次受誘的次序,瑪竇結束在山頂上,路加的第三次是在耶路撒冷的聖殿頂上。以上的說明直接指出三次受誘的次序問題,同時也表示講耶穌的故事,為了聽者的緣故,應含有彈性。我們的系列是「講耶穌的故事」,為此,可保持我們自己的方式,其中之一即講故事同步引進經文的詮釋。這方式為一般的主日宣講也可遵循,當然仍舊要求忠於聖經原文的意義,絕不可天馬行空隨心所欲,想入非非地講耶穌的福音。

最後,我們嘗試面對一個神學問題:關於耶穌受誘的歷史性或真實性。耶穌自己,作為降生成人的天主聖言又怎樣受誘呢?顯然永遠的天主聖子,絕對超越罪惡,不可能受魔鬼的誘惑,因此問題只能針對耶穌的人性。既然祂是真人,承擔人性之一切,不過聖經也清楚表示祂沒有罪過;那麼耶穌受誘又有什麼意義呢?

講耶穌受誘的作者本人尚有一個解釋,或許可以說,那便是:試探者撒旦並不相信耶穌是天主子降生成人的奧跡,這個奧跡只啟示給了人類。至於所有天使也曾面對過天主聖三中的降生奧跡,於是有了反抗與不信的魔鬼。天使是相信降生奧跡的神群。至於耶穌受誘,果然由於魔鬼的不信;但是也肯定降生成人的真實性。事實上,耶穌基督既然被釘十字架而死,為什麼祂不能受誘,真實地參與人類之受誘呢?祂在山園祈禱時曾經要求伯多祿祈禱,免得陷入誘惑,後者昏睡,不免背叛了祂。而祂自己也需要勇氣與力量,為此祈禱至深,汗水如同血珠,滴在地上﹙路22:44﹚,惟有如此祈禱,山園中面對前來逮捕祂的羅馬士兵,以及司祭長和法利塞人派來的侍衛勇敢地問:「你們找誰?」他們答說:「納匝肋的耶穌。」三次受誘的耶穌,也在此時莊嚴地說出:「就是我」﹙若18:5﹚。兵士們聞聲倒退,跌倒在地上﹙若18:6﹚象徵祂此後在苦難中的超越羅馬勢力。事實上若望福音的受難記錄,字埵瘨◎t示羅馬總督比拉多自始看出猶太權威的陰謀,一再拖延審斷,直到猶太人以羅馬皇帝凱撒之名威脅他時,故我們可說,比拉多跌倒在政治利益的試探之下,犧牲了無罪的耶穌。至於耶穌自己真實地受誘,面對罪惡之挑戰,在山園中汗流如血地祈禱,超越誘惑接受犧牲。

在此提出一個也許有人會問的基督論問題:耶穌陷於誘惑而能犯罪嗎?我們的回答:耶穌是真實的,祂也受誘,但祂面對任何挑戰,祂祈禱,祂曾交付生命,祂勝過罪惡,祂被釘死十字架上,第三天光榮地復活。為此我們尚須繼續講耶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