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天主」容易嗎?

克萊兒

「愛天主」或「愛人」,哪個比較容易?初學時一次神師神父來會院給我們上課,講到「愛天主」與「愛人」的關係時,他這樣問我們。他是一位溫和、博學,靈修經驗高深的神父,我們都非常敬愛他,幾位小修女面對神師提出的這個問題,一時張口結舌,不知怎麼回答。

神父說,他認為愛天主比較容易。我已不記得他說的每個字,大意是:因為天主是無限的真善美聖,完美無缺,而人有太多的軟弱和缺點,所以「愛天主」比「愛人」較容易。在歲月流逝中,神父的話雖然一直縈繞耳際,但由於自己錯綜複雜的心性,生命歷程中的種種際遇和處境,難以體驗到神父說的:很容易「愛天主」,亦即很容易到達「全心、全靈、全意」愛天主的境界。

「愛天主」容易嗎?為不少人來說,這似乎並不是太難的事。參與彌撒,辦告解、勤領聖體、熱心祈禱、念經、行愛德、作刻苦、認真工作…參加彌撒不遲到早退,天天望彌撒、往前坐,積極的行動,都是愛天主的具體表達。我自己相信,也這樣地做,因為如果不是內心受到天主恩寵的推動和吸引,也許很難做得到。不過,反過來問:如果不做這些,或做的少一些,就是愛天主少些嗎?大概誰也不敢這麼說。

在一次一次的信仰分享中意識到,無論是聖經分享或生活經驗分享,我常有負面的經驗,很多問題、掙扎和矛盾,不太感受到信仰的光照和喜悅。這些經驗使我不得不深思「愛天主」的意涵。從基督徒的根本信念來說,「愛主愛人」不僅是天主的命令(參瑪22:36-40),也是得救的關鍵。每次聽到福音中耶穌講的「最後審判」的比喻,不由得會想:最後審判的唯一標準就是愛,所以,不得救的人大概很少很少,誰在一生中完全沒有一絲愛?沒有做過好事?沒有向人行過一點善?即使是不知道天主、不認識基督的人。這個思想引發了我的另一個問題:「愛主愛人」只是為了得救?得救以後又怎樣呢?

「天主愛我(們)」、「我(們)愛天主」,是許多行動的出發點,也是我們在祈禱、團體聚會、禮儀、宣講中…用得最多的幾個字。「愛天主」、「天主愛我(們)」,給人的印象好像很容易,只要我願意、我感覺到,就可以了。這個基督徒最根本的信仰,在道理和觀念上很清楚,但若要在心靈中真實地體驗到,並活出我與天主之間這分親近而密切的關係,那就必須透過「修行」,進入人性與靈性成長的過程了。

回顧自己的經驗,我覺得靈修生活最困難、也最關鍵的,是心靈的皈依--與天主之間心與心的來往。因為信仰非常容易流於形式與外表,有時很真實,但更多的時候像是口號,言不由衷,自己心虛,也令人反感。多少次清晨趕到教堂,毫無感覺,行禮如儀地望了彌撒,有時掙扎得很,去或不去,最後是為了心安,讓人覺得自己認真、虔誠而去,但為了掩飾內心的不自由,又找一堆的理由說服自己。許多次「無心」的行動,也讓我憧憬著,有一天自己會說「真心」愛天主,因為只有自己的「心」明白,自己對天主的愛是否夠真、夠深、夠自由。

「愛天主」這個人與天主之間的關係,是靈修的果實。在人生許多階段中,這條靈修生活的旅程是非常艱辛的。所謂非常艱辛,不是指和其他人的經驗比較的結果,而是個人的感受,即是體驗到內心深處的矛盾、分裂和不自由,發現自己心靈與罪惡勢力的勾結,無力、也不渴望回應天主的愛。然而這是真實的自我。無論如何,我深信,天主希望看到的是每個人的真實面,而不是戴著不同的面具去愛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