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厄瑪烏出發

羅漁

厄瑪烏,原來在羅馬和拜占庭時代皆建有聖堂,可惜十五世紀時被土耳其蘇丹拆毀,此處和聖地所有天主教建築物破壞殆盡。1517年塞林一世(Selim I, 1512-1520)開始把拆下的石塊運到耶路撒冷修建城牆,迄1542年紹利曼一世(Soliman, The Magnificus,1520-1566)時完成。1571年10月7日天主教聯軍於希臘中部「列邦托之役」(the Leponto Battle)大勝塞林二世(1566-1574),教宗碧岳五世(1566-1572)相信凱旋是來自玫瑰經之力(戰前教宗曾要大家念玫瑰經,求聖母特別助佑),而訂這天為「玫瑰聖母節」。

進了正門左方第一、二柱之間,原為克羅帕的房舍所在地,正門後左方有座白色大理石墓,為該大殿恩主尼古列女侯爵保拉夫人(Paula, Marquis of Nicolay, 1811-1868)所有。1858年她來到聖地,購得這塊土地,重建厄瑪烏聖堂。此後該教堂一再美化擴建,經費多為義大利人捐獻。1901年重建成今日哥德與羅馬合壁式的大殿(圖一)。在聖堂內可欣賞到義大利畫家馬提乃迪(Martinetti)1896年所繪的「厄瑪烏的晚餐」(圖二),十分逼真,左邊為克羅帕,右邊是西滿,基督正在分餅。在正祭壇上有巴勒斯坦出產的玫瑰紅石雕成的三位人物的坐像,即基督分餅時,兩位弟子認出祂是救主;左側小祭台獻給克羅帕,右側小祭台獻給西滿。三個祭台和雕像皆在法國雕成,由法教會捐贈。

按資料推知:克羅帕為耶穌的叔父,西滿是祂的堂弟,即福音中多次所言「主的兄弟」。首見於瑪12:47:「你的……兄弟,站在外邊……」谷3:31-32記載相同的話:「耶穌的母親和兄弟們來了……」若7:3-5 也提到基督有兄弟。瑪13:55-56:「這人……的母親不是叫瑪利亞?他的兄弟不是叫……他的姐妹不都是在我們這裡嗎?」耶穌不但有「兄弟」,還有「姐妹」,只是不曾說出她們的名字。

舊約中「兄弟」不但指同胞兄弟,也指伯、叔之子(堂兄弟),姑、姨之子(表兄弟)。不如我國對親屬都有特殊的稱呼,閃族對上述親屬,一律稱兄弟、姐妹。舊約譯成希臘文時,不論堂、表兄弟姐妹都譯作兄弟、姐妹。天主教從二世紀起,已相信聖母是「卒世童貞」,東正教也有同樣的信仰,他們對聖母的敬禮更積極。聖母不曾由聖若瑟生育子女,希臘教會歷史家歐塞比(Eusebius)在《教會史》第三卷中稱聖母為「卒世童貞」。公元649年「拉特朗大公會議」(Lateran Synod)中訂「聖母卒世童貞」為當信的道理。按推論,耶穌如有兄弟姐妹,在十字架下,不會把自己的母親付托給聖徒若望。瑪13:55提到基督所有的兄弟姐妹,即「次雅各」(有別於載伯德的長子「長雅各」)、若瑟、西滿及猶達,其中次雅各與若瑟在福音中說他們是另一位瑪利亞的兒子,父親為克羅帕(路24:18),就是他在回厄瑪烏途中遇到基督,另一位夥伴是誰,福音不曾說出,不過根據古傳統,他是克羅帕的小兒子「西滿」。據若望福音記載,厄瑪烏位於耶路撒冷西北,羅馬里程60「斯塔狄」,相當於11公里,所以他們能在當夜折回耶路撒冷。瑪10:3又稱「次雅各」是「阿耳斐」的兒子,此為亞拉美語發音。猶達則是次雅各的兄弟,也稱達陡(參瑪10:3,也許為避免與出賣師傅的依斯加略人猶達斯混淆)。歐塞比稱西滿是大聖若瑟兄弟克羅帕之子,而克羅帕是聖若瑟的「同胞兄弟」,故克羅帕是耶穌的叔父,他的兒子們當然都是基督的堂兄弟了。

克羅帕共有4個兒子,即前述次雅各、若瑟、達陡和西滿,還有兩個女兒,一個名叫撒羅默(谷15:40),是載伯德之妻,長雅各和若望之母,她的妹妹也叫瑪利亞,二人是基督的堂姐妹。對後者我們了解不多。叔父克羅帕、嬸母瑪利亞和子女們全家皆為耶穌的弟子(瑪27:56),兩位兒子,即雅各和猶達且在十二門徒之列,而若瑟與西滿則在七十二弟子之列。克羅帕之妻瑪利亞,是基督的嬸母,也是聖母的堂妹(若19:25),其長女撒羅默在加里肋亞便跟隨了耶穌,在十字架下伴隨聖母瑪利亞的就是她,這個家是基督徒生活的典範。洗者若翰的母親依撒伯爾,今譯作麗莎,是聖母的表姐,他們兩家常互訪,長六個月的若翰常和表弟小耶穌玩在一起,這是畫家常取用的題材,西班牙畫家姆里由(Bartolome E. Murillo, 1670年)所繪小耶穌給表兄飲水即為代表之一。

我們不能接受聖母從聖若瑟生有狹義的「子女」。凡對「傳承」有研究的,無疑地會相信所謂「主的兄弟」,只是耶穌的堂兄弟,而非狹義的「兄弟」。另有一說,謂「主的兄弟」是聖若瑟由前妻所生,這說法也不是我們所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