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

吳新豪

英國劍橋附近奧爾尼鎮(Olney)的一座教堂墓園裡,有塊花崗石的墓碑上刻著:「約翰•牛頓(John Newton),文職人員。昔日曾無信放蕩,在非洲當奴隸販子的僕役。因我等主、救主、耶穌基督的無限仁慈,被保守、改造、寬恕,並被委派去宣講福音,這福音是他一直企圖摧毀的。」

1725年約翰•牛頓生於英國倫敦。父親是西班牙人,擔任船務工作。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徒,希望其子能受高深教育,任牧師之職,故常為此事祈禱。約翰四歲時便能認字,背誦教會問答及許多聖詩;可惜其母天不假年,得了肺病而息勞辭世,當時約翰年僅七歲。父親續弦後,約翰出外唸書。到十一歲時,開始隨父親過航海的生活。

在航海的日子裡,約翰放浪形骸,喫喝嫖賭,無所不為。1742年左右,他更活躍於非洲西部一帶的奴隸巿埸,擔任船長,以收購、運載、販賣黑奴過活。後來在凶險奸詐的圈子裡,他竟淪為別人的奴隸,過著非人的生活。其父在英國得知,用盡辦法協助他脫窘回家。1748年3月10曰,從非洲乘船返英途中,遇上大風浪,船險些沉沒,命也差點丟了......受了這次經驗的震撼,他拿起多默•甘比斯的《師主篇》(The Imitation of Christ)開始閱讀,漸漸走向皈依上主之途......他深感罪惡深重,而經常閱讀聖經、禁食。曾有一回,一連三個月吃素,由此可見他心裡何等渴慕認識天主,可惜無人指導。故此,往後數年,約翰又重操舊業,仍過著販賣黑奴的生活。為了安慰自己的良心,他努力改善奴隸的生活和工作環境,甚至為自己的三四十位船員安排每主日的宗教儀式。

在英國利物浦安定下來後,從事文職工作九年。其間,服務教會傳福音的心越切,遂努力鑽研神學。他受福音派及衛斯理兄弟影響極深,但仍願效忠母親教會。十六年後,即1764年,由聖公會按立為牧師,年三十九歲。他的心願和母親的祈禱,至此都實現了。

約翰隨即被派往奧爾尼工作,十五年內,成果豐碩,且影響深遠。首先他述說扣人心弦的個人皈依經驗。他打破當時一般神職的禁忌,除了教會正式的禮拜宣道外,在各個公共場所講道,每次宣講,總有大批群眾擁著去聽那「痛改前非的老船長」講話。

他帶領教會的另一特色,即一反當時聖公會唱傳統聖詩(Sternhold and Hopkins Psalter)的習慣,為教友編寫發自個人內心感受的聖歌。他特別與英國著名詩人考伯(William Cowper)合作,於1779年出版了相當有名的奧爾尼讚美詩歌集(Olney Hymns Hymnal)。三百四十九首詩歌中,除了六十七首外,均為約翰•牛頓所寫。歌集的目的是為了「增長信仰,撫慰人心」。

接下來的二十八年他接掌倫敦聖瑪利•塢諾教堂(St. Mary Woolnoth Church)。受他感召影響的人中,較有名的有:東印度佈道家布察南(Claudius Buchanan),和聖經註釋家史考特(Thomas Scott)。在此同時,他反奴隸的信念和努力,也透過身邊的政要,如威伯佛斯(William Wilberforce)議員等,漸漸地產生效果。牛頓過世的一年(1807),剛好也是英國國會禁止奴隸買賣的一年,到1833年全面廢除奴隸制。

直到八十二歲過世為止,牛頓講道都不忘傳述上主對自己的仁慈。他年歲已大,身體乏力,視力欠佳,記憶衰退,身邊的人都不忍,教友代表出面勸他退休,但是他回答說:「這非洲的一度狂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能住口」。他死前的一次講話中,曾激動地說:「我的記憶快不行了,但是我永遠不會忘記兩件事:我是個重大的罪人,基督是偉大的救主。」

約翰•牛頓把申命紀15:15:「應記得你在埃及地也曾作過奴隸,上主你的天主將你贖回」做為他一生的座右銘,而「奇異恩典」是他一生的縮影。這首詩本來名為「信仰的回想和期望」(Faith's Review and Expectation),靈感來自編年紀上17:16~17:「上主,天主!我是誰?我的家族又算什麼?你竟領我到了這個地步……」旋律則採用了一首美國早期的民謠,名為「可愛的小羊」(Loving Lambs)的種田歌。1831年首版後,幾乎所有的歌集中都少不了它。

這首詩歌是作者蒙恩、皈依、感謝的真情告白;是福音裡蕩子回頭比喻的現代版,也是整部救恩史精粹所在,世世代代唱它的人都不禁為之動容,自然融入這美妙的天人交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