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破天驚的一聲「我願意」

徐錦堯

一個痳瘋病人來到耶穌面前跪下,求祂說:「只要你願意,就能潔淨我。」耶穌動了憐憫之心,伸手摸他說:「我願意,你潔淨吧!」痳瘋病立刻消失,他就潔淨了。(谷1:40-42)

「只要你願意,就能潔淨我。」「我願意,你潔淨吧!」這是一段多麼簡單、感人的對話。但一個活生生的奇蹟,就這樣在一聲懇求,和一聲願意的交互共鳴中產生了。

「朋友,可以幫幫忙嗎?」「噢,我可為你作什麼?」這就是我們生活中「我願意」的例子。有時,一些生命中的奇蹟,也就在這樣的一聲「我願意」中產生了。父母就是這樣愛孩子的;朋友和朋友也是這樣彼此相待的。這種「我願意」的心,曾撫平了多少創傷,治療了多少痛楚,消解了多少仇怨!

耶穌今天也就是在這麼的一聲「我願意」中,治好了一個痳瘋病人,一個在當時的社會裡,無論是身世、遭遇或處境,都是十分可憐的人。為明白痳瘋病是甚麼一回事,讓我們先讀一讀今天的第一篇讀經《肋未紀》:

如果一個人皮膚上出現腫瘤、潰爛或斑點等痳瘋病癥,就該帶他去見亞郎司祭,或到他任何一個做司祭的兒子那裡。凡是痳瘋病人,都必須穿撕破的衣服,披頭散髮,遮住口唇,大聲叫:「不潔!不潔!」在患痳瘋病期間,常是不潔的。他既是不潔,就應該獨自居住在營外。(肋13:1-2,45-46)

痳瘋病人在當時的猶太人社會中,確實是十分可憐的。他們被排除在健康人的社會之外,不能走進人群,更不能和正常人一起生活。他們被社會遺棄,是真真正正的「邊緣人」。他們甚至要身上帶著一個鈴,高叫「不潔!不潔!」讓其他健康的人不致接近他們,免得因為接觸到他們而蒙上不潔。

今天就有這樣的一個痳瘋病人來到耶穌面前,誠懇地跪下,求耶穌治好他。他對耶穌的能力一點都不懷疑,他知道,只要耶穌願意,就能治好他。

事實是,耶穌不單有能力,而且願意,因為他看到這個痳瘋人的苦難、聽到他的哀求,「他動了憐憫的心」。

孟子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何況這個耶穌是人中之人,是有情有心、大慈大悲的人?

文革是中國歷史上的大災難,但文革時要求知識分子上山下鄉、接近群眾,這種精神卻是頗有道理的。我們有時沒有同情,因為我們沒有看到、沒有聽到、沒有接觸到。有些知識分子、有錢階級,確是住在「象牙塔」之中,不明蒼生困厄,不懂人間苦難。

從前晉惠帝聽說有饑民沒飯吃,他反問:「何不食肉糜?」沒有飯吃,吃肉粥不更好嗎?這是一個最典型的、不知人間疾苦的昏君。

現代有一種使人醒覺,幫助人去了解別人,對他人的遭遇較易「感同身受」的訓練方法,叫「生活體驗」,英文叫Exposure,有些人甚至加上Immersion這個字,變成Exposure-immersion,即是不單親身「體驗」,還要「浸」在裡面,徹底地品嚐個中的情況和滋味。具體實行起來,就是去細心的觀察、專心的聆聽別人的一切,甚至和別人一起生活一段時間。

據說菲律賓曾有一位有心改革社區的修女,她到了那個地區以後,甚麼都不作,只是默默地和當地人一起生活。兩年後,才開始她那改革社區的宏圖。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這不單是指知識而言,也是培養我們成為一個對物有情、對人有心的好方法。耶穌對這個痳瘋病人有心、有情,所以便說出了一聲:「我願意」,這是一聲充滿了救恩味道、洋溢著救恩甘霖的「我願意」。

隨著這聲「我願意」,耶穌「伸手摸他」。這一撫摸,本來招致的應是「不潔」,因為誰摸了不潔的人,本身就會蒙不潔。但耶穌的這個愛的撫摸,帶來的卻是痊愈和救恩:身心的潔淨和康復。

南美洲主教團曾議決了要「優先選擇窮人」(Preferential option for the poor),這個精神應是從耶穌而來的。耶穌的心專注在這個可憐、貧苦者的身上,甚至忘記了自身的安危。

我們也願意向這個耶穌說一聲:「主,如果你願意,就能潔淨我」嗎?(主日八分半/乙年常年期第六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