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更喜樂

夏金波

二○○五年的將臨期,有二十八天時間,可用四個星期來迎接聖嬰耶穌,筆者的學校實施一系列的慶祝聖誕節的活動,以「喜樂」兩字作為年度慶祝聖誕的主題。由於有人問及快樂與喜樂的差別,引起了筆者的注意,今把答客問的反思所得一二公諸同好,作為交代。

一、讓我們更快樂

就迎接聖誕節來說,我們隨著學校各處室的預定事項或節目,各人各班,都要用時間、心力、才藝,去把分配到的事項,盡心、專注、盡力去做好並交給負責單位,確是件心安理得的快樂事!

在觀賞靜態的陳設及佈置時,要專注、用心去欣賞和讚美,即使參觀到不夠水準的展覽物件,也稱許作者的用心。這樣,你成了愛心小天使,自己生活在愛的氛圍堣F。同樣,在觀賞動態的節目時,要遵守紀律和秩序。台上需要台下有人回應,或走近台前參與時,按自己的特長,前去成人之美吧!

至於參與動態節目者,諸如樂隊、演話劇、演平劇、勁歌、熱舞,事先必須預演熟練,上台專心演出韻味,令人喜悅,台上台下,打成一片,使人精神為之振奮,真是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二、讓我們快樂的心術

記得本學年開學時,我們著重於輔導同學們要「快樂學習」,到了十一月,報上登載,因升學壓力大,覺得「讀書不快樂」的學生數偏高。這是一個相當複雜的課題,而且也是一個老問題。

就心理輔導或諮商來說,這問題雖然古老,雖然複雜,我們輔導師也好,諮商師也好,依然默默無聲地,在協助覺得讀書壓力沈重的案主們走出困境,使他們減少一分壓力,增加一分快樂。為了解我們的工作者,不少人運用了一個對策,叫做「理情諮商法」。

1955年,美國心理學家艾理斯﹙Ellis, Albert﹚創始「理性–情緒治療法」,英文是Rational-Emotive Therapy。中文的譯名,我們可把它稱為「理性–情緒諮商法」,其理由是「治療」用在人格全部非常態者,而「諮商」用在人格指有某一種程度非常態者身上。由於青少年學生,大都是因為功課壓力過重,而覺得常在吃不消的狀態而已。

艾理斯認為:

一、案主只要不受非理性的思想所造成的困擾,理情諮商為他是有助的;

二、造成案主困擾的原因,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案主對事情不正確解釋或判斷;

三、能改變不正確的想法,才能改變自己的行為,得到正確調整自己的行為,過快樂的生活。﹙宋湘玲等著,《學校輔導工作的理論與實施》,文鶴出版,民國六十七年十月初版,頁123–126。﹚不過要注意,適當的壓力是有助上進的驅力,是積極的,有助於學習,但過分的壓力,源自不正確的思想,是折磨學生的,必須去除。

上述方法,於1980年後,已由許多當代心理學家實證研究中,得到肯定和支持。﹙吳武典指導,吳麗娟著,《讓我們更快樂》,心理,民國八十四年十月初版,頁5﹚

三、讓我們更快樂

老實說,以前過聖誕佳節,不太注重快樂與喜樂的區別,這次過聖誕節有了「喜樂」這個主題,我們好像東方三賢士在夜空中見了那顆異星一樣,讓人喜樂。

查閱歐美的辭典,英文的joy,法文的joie,開門見山,都是「極為高興、深層快樂、盡情享受、內心的快樂」等意義;英文pleasure和法文的plaisir,二者都指「快樂」,且偏指感覺的樂趣。

聖保祿宗徒在致斐理伯信末,熱情奔放地如父親勸導孩子,要「喜樂於主」,並說了兩遍,專務各樣的德行,諸如:真實、高尚、正義、純潔、可愛、榮譽都該思考,而且要付諸實行,並告訴他們,這樣賜平安的天主,必與他們同在。﹙斐四8-9﹚其他聖經章節,尚有瑪五12;羅十二12。

結束本文時,想起雷鳴遠神父的名言:「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來。這原是雷神父創辦的耀漢小兄弟會的神修綱領;曹神父在《春風十年》堙A把雷神父的常喜樂詮釋為會祖「追隨基督的效果,也是神修生活上應有的作風:你們要常喜樂於主。」﹙曹立珊著,《春風十年》,天主教耀漢小兄弟會,民國七十九年六月再版,頁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