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是萬靈丹

二水心台

關於宗教的起源,有許多的說法,但都已遠不可考。不過我們只要看看現代的社會,我們大概可以肯定地說,宗教的歷史源遠流長,從前有過,今後也可能不至於消失。人類社會不同於動物社會,除了求生存以外,還不停地求發展;除了解決基本的生活需求外,還不斷地想解決未來可能發生的問題;除了努力存活著之外,還設法生活得更舒適、更方便、更有趣。不過,儘管人類未曾中斷地求生存、求發展,人類的問題依舊層出不窮,而人類的命運似乎不可避免地走在解決問題與產生問題的循環道路上,於是不論哪個世代,總有人不甘於任命運擺佈而試圖跳脫出這似乎無法自拔的循環。宗教發生的原因,或許就在這不認命的過程中吧!

宗教的入門不同於科學,也不同於政治、經濟或軍事,它有著一種其他領域所沒有的「平等性」;它不要求高深的學問,也不在乎社會地位,更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技能;它不在乎出身的富貴或貧賤,也不論血統或性別的差異;它要求的只是「意願」而已。一個人只要接受簡單的入門教育,並在入門儀式中表達自發性的願意,就能進到宗教門裡。由於人生充滿著各種不同的恐懼、憂慮或對未知事物的好奇,使人惶惶不可終日,所以宗教的平等性與「便宜性」就使它成為芸芸眾生為驅除恐懼、煩惱或滿足好奇的方便之門。眾人趨之若鶩,實在不是沒有道理的。宗教都說「有因必有果。」因此,反過來說,所有的結果必事出有因。既然文化中其他的領域門檻那麼高,何不就到宗教中去找尋答案呢?

宗教入門固然平等,也相當的便宜,但有些人進得門來,煩惱與憂愁還如影隨形般地揮之不去,而並不感到真正的平安與喜樂;莫非宗教只是一個假象,門檻雖低,卻不能使人從喜樂的循環中找到解脫之道嗎?難道苦樂循環真是人類的宿命嗎?人生之苦真的無解嗎?但為什麼許多宗教大師都斬釘截鐵地告訴大家「他們」的宗教是有效的,「他們」的宗教真的能幫助人去苦得樂呢?是他們欺騙了大家,還是人們誤解了他們,或是宗教本是超脫的門道,只是人慧根不同,應用的結果就大異其趣了呢?

佛陀說:「眾性平等,人人皆有佛性。」耶穌說:「求就得,敲門就給你開門。」二者似乎都暗示著:經由修行,人都可到達究竟之境。但佛教一直以來都強調皈依佛、法、僧;耶穌則說:「除非經過我,誰也不能到父那裡去。」卻又都好像在告訴人們:個人摸索的修行恐怕也將徒勞無功呢!所以「皈依」大概是宗教大師們一致認定修行的先決條件吧!

宗教之所以源遠流長,並廣受大眾之喜愛或「採用」,當然跟它的平等性與便宜性有關,但人若想真正徹底地解決生活的問題,必須認清宗教的根本特質。宗教的入門固然容易,但修行卻是艱難的;它要求專注與持之以恆的心態與努力;不著眼於根本處,不著力於根本之道,宗教必流於怪力亂神,或充其量只是一種逃避現實的避風港而已,而且還未必真的能避過風頭呢!宗教大師一再宣講的,不只是「求就得」而已,更是澹泊名利、刻苦耐勞的生活方式;宗教的實踐除了要堅信「求就得」的必然性以外,也要堅守一步一腳印的實踐原則。許多宗教的信徒想求神佛解決他們的各種問題,但如果不能踏實而持續地按照修行的基本原則生活,恐怕所求的事物大都不能實現吧!

宗教的本質是要根本地解決生、老、病、死的問題,而問題的答案隱含在生活實踐的過程中;當宗教人在信仰實踐當中了悟生、老、病、死的根本原因,生活中的其他問題必然迎刃而解。宗教本是萬靈丹,但分不清輕重緩急的宗教生活,恐怕將陷宗教於不義,讓宗教淪為人民的鴉片,宗教就治標而不治本地苟延殘喘,一直蒙受「宗教並非萬靈丹」的不白之冤。宗教應是萬靈丹,但宗教人的本末倒置,卻讓宗教蒙羞,真是冤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