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與聖體

張春申

關於「聖體」這個中文教會應用的名詞,在本刊以及台灣天主教其它的刊物中,已經提出了討論與建議改為「聖祭」,我們所能期待的僅是實際的採用而已。這次的課題仍與聖體年拉上關係,但更是偏重於天主聖言部分的解釋以及它和聖體的互動。

彌撒或感恩祭具有聖道與聖祭相連的兩部分,聖道即是誦讀聖經。梵二禮儀改良之後,基本上全部聖經都被選用在禮儀中,顯然無法完整。但是為能達到應有的神益,一些對於天主「聖言」的基本意義,絕對不能忽視無知的,因為它與「聖體」密切有關。

聖經宗教視「言」不只含有意義,且每句話說出一個思想,它同時具有力量,實現話的意義之力量;這在創世紀中非常顯明。「天主說:『有光!』就有了光。…天主說:『天下的水應聚在一處,使旱地出現!』事就這樣成了。」(1:3,9)言出即成,可見言具有能力。根據這個有關天主聖言的觀念,我們可以開始討論感恩祭中的聖道部分:此時,教會聆聽天主的話,相信祂,並且接受聖道所昭示的天主旨意,而去奉行。這是感恩祭聖道部分的功能,天主聖言藉禮儀中的讀經臨在於教會團體中,它的德能觸動信徒的心靈,產生潛移默化的效果,可見它是感恩祭由上而下的施教部分。因為所讀聖經皆是聖神默感而成,天主藉此觸碰聆聽者心靈,推動與啟發參與感恩祭者的意願。如此,聖道禮儀中,信徒領受聖經所含的德能,導向實踐聖言。

事實上,梵二禮儀改革之後,所有感恩祭的讀經,或者根據甲乙丙禮儀年的次序,或者採取單數複數年的輪替,遍用了全部經書的重要內容;其用意不僅是教育性地使參與者認識天主千變萬化的救恩工程,同時也相信聖經的德能會推動信眾,在日常生活中按照聖道而完成基督賦與的責任。至於感恩祭主禮者的宣講,基本上應該根據當日的讀經,更進一步具體地落實於教友團體的日常生活層面上。讀經部分,也即聖道部分的結束,信眾以感謝或讚美之心聲表示甘心接受,如此結束感恩祭的聖道部分。它本身具有相當完整的結構;天主發言、信者接受;根據讀經內容,有時表達天主訓示、信者聽從;有時天主示愛、信者還愛;有時天主責斥、信者痛悔;有時天主安慰、信者平靜…救恩的豐富與多樣性,按照讀經的內容,昭然可見。為此,傳統上,天主聖言亦被視為食糧,予人心靈之飽飫。耶穌自己受誘時也引用聖經說:「人生活不只靠餅,而也靠天主口中所發的一切言語。」具體而論,後者主要是在聖經中。

根據我們對於聖道部分的解釋,其出自天主進入信者生命的德能非常明顯,與之相連的聖祭部分,誠是回應聖言的鍾愛;對此除了感恩,還能做什麼呢?事實上,建立這件聖事時,尤其根據路加的版本,耶穌多次向天主感謝。而教會也稱之為感恩聖事。它是藉著耶穌十字架上的祭獻而完成的。對於這件聖事,我們中文教會至今稱它為聖體聖事,我則認為更好改為聖祭聖事。在此不重述,本刊前期,早有說明。至於此文旨在強調聖道與聖祭構成感恩祭互相呼應的兩部分。事實上,聖道部分的內容幾乎每次採取不同聖言,指出天主救恩的多樣,誠是罊竹難書;至於聖祭部分則是耶穌基督一次而永遠在十字架完成。兩者結合則是信德的奧跡。本文寫在聖祭年結束,但感恩祭常在教會團體中舉行,因此聖言與聖祭的互相關係尚可繼續提出作為參考。

為能深入表達,我們還是從耶穌基督自身出發,針對這裡所處理的問題,我們可以發現祂在公開生活中,走向耶路撒冷的途中時,三部對照福音的作者一致為我們記下祂三次預言自己的苦難以及死後復活。祂說預言,一般看來是為告知門徒,然而我們也不難肯定祂的話由口中說出,亦具自我肯定、堅決實踐的力量。這導致祂有力量在最後晚餐時提前實現十字架上捨棄自己為大眾做贖價,建了聖祭聖事。末了,十字架上祂奉獻自己的祭獻,該是祂三次預言,以及晚餐廳中建立聖祭聖事之言所推動的。聖言與聖祭之關係:亦即言的力量推向祭獻;至於祭獻表達的即是三次預言苦難。聖言與聖體(祭)之間的關係由之可見,亦即聖言推動聖祭,聖祭實現聖言。

如此,我們可以見出感恩聖事、亦即彌撒中的聖道與聖祭兩部分的基本結構。聖道部分的讀經雖然分別採用聖經,但是集中在耶穌基督身上,祂是昨天,今天,直到永遠。至於聖祭部分,誠是紀念祂在十字架上的完成救恩工程,「完成了」是他最後一句生前的話,表示他整個生命的完成。於是,我們又見到聖言與聖祭在彌撒中彼此呼應的互動。

最後,我們回到自己身上,亦即信者團體方面,參與感恩祭的信徒團體又將如何完整地回應呢?當然便是「信」了!事實上,在舉揚聖體聖血之後,主禮者高呼的便是「信德的奧跡」。但是之前在聖道部分,每次讀經完畢,立即宣示所讀的皆是天主的聖言,聽者則以「感謝天主」或「基督,我們讚美?!」等等作答,表示相信聖言。聖言與聖祭在彌撒中連結;信友接受的是兩者之間的「基因」,即那位降生成人,自我祭獻的天主聖言,耶穌基督。

本文保持「聖言與聖體」的題目,繼續發揮聖體年的意義,大概因此可以發現「聖體」改為「聖祭」的迫切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