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天主的盛宴

李洪如

六月底,在校園門口巧遇大華修士,他邀請我去參加他的發願彌撒。隔天更誠摯地遞給我邀請卡,他慎重的態度讓我感受到這台彌撒的莊嚴,於是告訴自己,當天無論多麼忙,一定要去參加「我同學」的彌撒。那個週六,正值暑期課程重頭戲的最後階段,有太多不去的理由,可是那天他發邀請時的誠摯面容好像似曾相識。(「是耶穌嗎?」等到我參加這個永生難忘的彌撒之後,才意識到這是耶穌基督對我的邀請。)掙扎許久,還是去了。不過是懷著「又是一台彌撒」的心情去參加的。

剛信主的那幾年,每次都熱切渴望參加彌撒,因為每次在彌撒中都可真切感受到耶穌的臨在,即使在中南美洲參加聽不懂的西班牙文彌撒時,都能感動得無以復加。但成為教友的日子一久,我在彌撒中迷失了方向;人,成了我關注的焦點,我挑剔神父講道、如何安排禮儀、聖詠團唱得如何……當初那種單純的感動早已消失殆盡。面對一成不變的儀式,有時走音的詠唱,祭台上行禮如儀的神父,台下教友重複唱著再熟悉不過的曲調,對參加彌撒的彈性疲乏,就像上了發條的玩偶,週期性地擺動,望彌撒只是例行公事,曾經有過的生命悸動已不再有。

2005年7月30日上午十點還不到,聖堂幾乎已坐滿了,我靜候典禮開始,但腦中盤旋的盡是暑假學業的繁忙與壓力。正當我憂慮著後天的考試時,沉穩的定音鼓開啟了彌撒禮儀,我還來不及反應,身後雄壯澎湃的合唱樂音已經響起。張毅民弟兄所率領的音樂事工團體領唱的進堂詠「爾眾萬邦」氣勢磅礡,我在讚美上主的歡呼歌詠中,頓時心中所有煩憂一掃而空,目光全聚焦在這場即將開始的天主盛宴了。

取自光明彌撒的「求主垂憐曲」及「光榮頌」,充滿生命力與希望的樂音開啟聖道禮儀,令我精神大振。兩篇讀經後,主徒會總會長黃進龍神父熟練虔敬地手執提爐繞行祭台獻香,他優雅的肢體語言及謙卑的姿態,彷彿和身邊所有共祭者與祭台合為一體。宣報福音及證道後,就是發願禮了,余金忠修士誓發永願,主徒會修士王安當、施瑞源、羅秀彪、黃大華、楊阜錪、薛文喜重發誓願。

彌撒進行中,兩位司琴者的交替伴奏,隨著笛、簫及男女美聲的合音,加上參禮者讚揚的樂音,自教堂各角落不斷上揚,如層層波濤推向高峰,彷彿上主以雷霆萬鈞之勢喚醒眾人。彌撒當中沒有任何人是主角,只有天主,祂是唯一,所有人都全心、全意、全靈來敬拜我們的上主。

看到輔祭將左手放在胸前,虔誠地拿著香爐的身影,我更加感動,在國內我不曾見過這般發自內心的輔祭。後來得知,原來余金忠修士已默默培訓這個禮儀團三年之久。難得的是,這些孩子們不只恪遵禮儀的訓練,更主動要求心靈的充實,難怪這樣一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能帶給人難以言喻的感動,這樣的表現不是來自急就章的表面功夫,而是從內心深處產生了根本變化。

吸引這批在升學壓力下的學生到堂區接受禮儀培訓,不是一個人的功勞。當我向總會長黃神父表達我對余修士帶領青年學子的成就時,黃會長告訴我,這是修士團隊的共同努力,他說:「主徒會非常重視使命的傳承,所以即使余修士回馬來西亞了,這裡的工作不會間斷。」這說明了,在團體的共融中,我們得見耶穌基督的愛。

在這台彌撒中看不到敷衍了事,沒有各自為政,而是各人善盡自己的角色;我們所經驗的一切,只有「和諧」可以形容。環環相扣,但又看不到催迫與緊張,只有虔敬謙卑與行止得宜的身影,眾人以天主為首所展現的一團和氣。當初抱著「又是一台彌撒」心情的我,從彌撒開始分分秒秒都處於高峰之中。這一台彌撒徹底改變了我對彌撒的錯誤認知。這是耶穌基督對我發出的一次誠摯邀請,而粗心的我,差一點就錯失了這樣美麗的彌撒。

耶穌基督願意邀請每一個人來參加天國的饗宴,無論是熟悉的不熟悉的,貧窮與富裕的,只看我們是否願意回應。在這裡,祂要賜給我們生命,祂這樣大的愛情是多麼令人感動啊!當我看到主徒會弟兄們,全體一致的虔敬、專注、慎重及謙卑的態度,將自己委身於天主時,那謙遜順服的靈魂引導我不只是看見人,而是看見天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