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身誰屬

徐錦堯

滿了八天,孩子應受割損,遂給祂起名叫耶穌。一滿了他們取潔的日期,他們便帶著孩子上耶路撒冷去獻給上主,就如上主的法律上所記載的:「凡開胎首生的男性,應祝聖於上主。」並該照上主法律上所吩咐的,獻上祭物:一對斑鳩或兩隻雛鴿。……耶穌的父母按上主的法律,行完了一切,便返回了加里肋亞,他們的本城納匝肋。孩子漸漸長大而強壯,充滿智慧,天主的恩寵常在祂身上。(路2:21-24、39-40)

耶穌的父母∼若瑟、瑪利亞,都是熱心的猶太人,純樸、忠實、虔誠,一生謹守上主的法律。在這段經文中,我們看到他們正在遵行猶太人的三條古老禮節:割損禮、贖回首生子、取潔禮。

割損禮:每個猶太男孩在出生後八日,都要接受割損,「作為我(天主)與你們之間的盟約的標記……我的約刻在你們的肉體上,作為永久的約。」(創17:11,13)

耶穌接受割損禮,因為祂雖然是天主,是眾人的救主,超越一切文化、種族和宗教,但祂仍然選擇了要做一個真真正正的猶太人。

耶穌是猶太人,祂愛自己的同胞,所以祂特別為耶路撒冷的命運而哭泣。耶穌是人,所以祂也有一些較親密的朋友,例如伯多祿、若望、瑪爾大一家人等等。耶穌待人真誠,情感豐富,愛心強烈,充滿了悲天憫人的情懷。祂是真天主、又是真人,是一個堂堂正正、百分百的、充滿人情味的人。

當然,一個人的肉身割損並不保證他就一定屬於天主,申命紀第三十章第六節,耶肋米亞第九章第廿五節,羅馬書第二章第廿九節,都強調要有心靈的割損,才能使我們真正而完全的屬於天主,才能使我們一生忠於盟約。

贖回首生子:猶太人相信,天主是生命之主,我們由祂而來,將來落葉歸根,也要回到祂那裡去。所以凡是頭生的男性,無論是人或公牛,都是屬於天主的,是仁慈天主的恩賜,所以要奉獻給上主,再由祂手中把首生者贖回來。

耶穌是天主子,瑪利亞和若瑟在行這禮節時,應該會有一種更深刻的感受。他們把耶穌奉獻給天主後,再從天主的手中,贖回這個原屬於天主的大禮物,帶祂回家,和祂一起生活,和睦、共融、親愛地生活。在奉獻和贖回之間,他們的心是多麼的充滿著感恩和期盼的幸福之情啊!

取潔禮:依猶太人的傳統,婦女生產孩子後,就變為不潔,不能進入聖殿或參與宗教禮儀。她們在不潔的日期期滿之後,要到聖殿按上主的法律獻上羔羊和鴿子以贖罪。買不起羔羊的,可奉獻一對鴿子,這叫做「窮人之祭。」瑪利亞是窮人,她獻上的,正是這種窮人之祭。

割損、贖回、取潔,這三種禮節的背後,都蘊藏著一種很深的信仰:即相信我們都是屬於天主的。天主是萬有之原,是一切幸福的基礎,當然也是幸福家庭的基礎,更是耶穌、瑪利亞、若瑟這個「聖家」的基礎。

有一首詞,描述中國古時女人對丈夫的歸屬、愛慕和依戀。她們沒有自己,只有丈夫。所以她們的一生就只有三個強烈的願望:「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常健,三願如同梁上燕,歲歲長相見。」

聖家之於天主,在這種歸屬、愛慕和依戀上,一定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個按照天主的聖意而生活,依照天主的法律而辦事的家,也一定是一個以天主為中心的家。

若瑟的故事,我們知道的不多,但單單看他在不明白瑪利亞為何懷孕而仍娶瑪利亞,及聽了天使的報夢而星夜帶著瑪利亞和小耶穌逃難埃及這兩件事,便足夠證明他對天主是如何的信賴和服從了。

瑪利亞的「主之婢女在茲,希唯致成於我,如爾之言」這句名言,更是人類順服天主的千古典範。

至於耶穌,保祿形容祂是一個「空虛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人,祂對天父更是如何完全、絕對的順服!

我曾經見到有些公教家庭在家中掛上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天主是我家之主」,或「基督是我家之主」。這些家庭大概也是以天主為中心的聖家吧?(主日八分半/乙年/聖家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