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學校非教友的宗教輔導(下)

夏金波

前述八種理智,是天主賦給人接受全人教育的八種管道,也說明了,在天主創造的天地萬物中,惟獨人是有理性的。理性的普通作用是給人傳達天主的真理,而人的良心是理性的特殊作用,給人傳達天主的道德律,傳達天主對我個人此時此刻的道德行為命令,使人認知良心督責褒貶,這種認識,往往自然地從理性中產生,並非如同研究高深學問一般,需要多大努力,所以稱做「良心」或「良知」,不學而知。(王昌祉著,《天主教教義檢討》中冊,頁39-40,光啟)孟子公孫丑上六所說的惻隱、羞惡、辭讓、是非四個善端,同樣是說明人有「良知」的表現。

人的理性生命,除了理智之外,尚有意志和記憶。意志建基於理智而不同於理智;理智的功能叫智能,司懂悟,而意志司慾望;理智的對象是「真」,而意志的對象是「善」。兩者不時互動並用。至於記憶,筆者於一九五○年代攻讀哲學時期,心理學派認為:個體為了生存、求學等需要,收錄有用的資訊,並貯存在理智內,以便隨時使用的一種過程,它只不過是理智的另一種功能,而不是理性的另一種官能。

在本刊529期《教會學校非教友的宗教教育》一文開端,曾提及人是天主按自己肖像而造,並把對祂的渴求銘刻在人心中。因此,人渴求天主,即渴求祂的整體對象,亦即,全善的天主,也是全福的天主自己。由於人的意志對全福的天主是不得不渴求,而且在對任何受造物和人的慾求中,必然也趨向於天主。準此而言,不論意志慾求什麼,它的原由總是「善」,至少是個人主觀的善,它也總是在「善」的角度下追求的。

本文前半篇幅,都在討論認識天主的智能和記憶及渴求天主的意志三種能力。換言之,天地萬物和人當中,只有人是有理性的受造物,並且在天地萬物和人身上,人人都能認識全能、全知、全善的天主,並且天主在每人心中,銘刻了對祂的渴求。原來聖保祿早已告訴我們:「其實,他離我們每人並不遠,因為我們生活、行動、存在、都在他內」(宗17:27-28)。現在讓我們轉到宗教輔導上去。本文開端已指出:如果學校教育是輛馬車的話,那麼,在馬夫--校長駕馭下,輔導處偕同其他各處室,都是四匹駿馬了。

民國四十年期間,政府鼓吹僑胞子女回國升學,在台北縣蘆洲鄉(民86年升格為市),設立僑大先修班,校內同時成立輔導機構,協助僑胞子弟適應異地環境,達到升學目的。目前國立華僑實驗中學改變了高中課程,其特色:高一統整、高二試探、高三分化。統整指高一除普通高中課程外,每週加修電腦與外語各一小時;試探指高二學生志趣選擇學術導向、職業導向、或學術職業兼有導向,學術指重視升學輔導導向。該校雖在末了才提及輔導,事實上,在學生生涯進程上,尤其依志趣不同導向的時期,哪一步不需輔導老師協助呢?

民國五十七年,政府延長九年國教,教育部正式把「輔導活動科」納入課程內,每週有一堂輔導活動課。從此,各國中先後成立輔導處室,大學陸續設立輔導系,各級學校推展輔導工作時至今日已有三十八年,寫下我國教育史上光輝的一頁。

輔導之於天主教教育,同樣是扮演協助學生全人發展的角色,進而協助他們聆聽自己的良心,認識天主教價值觀,在萬物中和人身上找到造物主天主的臨在,培養與天主相遇的經驗。下面提供美國天主教耶穌會中學,實施宗教教育之若干重要原則,作為宗教輔導領域的借鏡。

一、中學接觸到的青少年,正值他們的宗教情操發展的重要時段,而學校試圖在他們了解並經驗到的天主教價值觀中,協助他們探索宗教經驗。

二、青少年期是有些學生把宗教視為正向的,並吸引人去做抉擇對象的大好時期;有些青少年放棄思考中的宗教;有些人對宗教抱持無所謂的態度。在這重要的歲月裡,學生做的抉擇,值得學校當局予以深度關心。還有,提供良好的環境,讓青少年作個人宗教性的實證。

三、期盼天主教學校,反映出多年傳承下來的特殊神恩和學校特色。

四、天主教學校的校園裡,必須散發基督獻身精神和無償愛人的光輝。學生和教職都覺察到自己身上有福音的精神動力,這種精神力量能結出果實:強烈的團體感;投身服務教會和人群;更忠於基督及愛護近人;更強烈感受到天主臨在萬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