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種族歧視

李家同

人類已經進入了二十一世紀,所謂「全球化」,也是大家所常提到的名詞,好像地球早就是一個大的地球村。其實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絕對不是一個地球村,我們仍然有嚴重的種族歧視。

從那一件事可以看出呢?我想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倫敦地鐵的恐怖攻擊」,倫敦地鐵的恐怖事件的確是一件大事,死亡的人數好像超過了六十。當然值得我們注意,但是在伊拉克,這種恐怖攻擊事件幾乎每天發生,一次死掉五十幾個人的事件乃是家常便飯,為什麼倫敦的恐怖攻擊就成為全球矚目的新聞,而伊拉克的恐怖攻擊就很少受人注意。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假如有一個歐洲國家連年內戰,這一定是大家關切的國際事件,但是非洲國家經常有內戰,卻從來沒有人注意。我敢說,百分之九十的歐美日國民並不知道非洲的內戰,有的長達數十年之久,而美洲的哥倫比亞的內戰,拖的時間就更長,美國人恐怕根本不知道哥倫比亞在哪裡,更不會知道哥倫比亞有內戰了。

我們人類有意無意地是有種族歧視的,非洲人、亞洲人和中南美洲人,常是被我們忽略的。過去,在美國開國元勛大聲說:「人生而平等」的時候,他們的家裡就有奴隸,為什麼會有這種作法呢?當時就有人問美國的一位開國元勛,結果他說:「黑人不是人」。

雖然人類中這種有嚴重種族歧視的人已經是少數,但是對非洲等地的人漠不關心,仍是鐵一般的事實。如果歐洲鬧飢荒,絕對是大事,至於非洲鬧飢荒那就是無所謂的事。歐美也不能有戰爭,但是我們卻對於非洲的內戰一直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

對於我們天主教徒來說,我們當然不會有嚴重的種族歧視,比方說,我們不會拒絕黑人和我們一同坐公車,更不會拒絕他們和我們一起望彌撒,我們也不會拒絕黑人神父做為我們的本堂神父,可是我們卻對很多地區的人漠不關心,我們在祈禱詞中,也是會祈禱天主給我們國泰民安,而不會祈求全世界的和平。

就因為我們人類有一種消極的歧視,人類社會永遠是個兩極化的社會,我們很多先進國家的人民已經生活不錯了,對於很多落後國家的人民,總無法將他們看成自己的兄弟姊妹,因此我們永遠對他們的遭遇漠不關係。長此以往,先進國家和落後國家的距離會越拉越大。

這種情形好嗎?我們可以獨善其身嗎?當然不行,這個世界,如果有嚴重的差距,和平是不可能的事。我們對於伊拉克人民的苦難,有些無動於衷,因此國際社會也好像不想對伊拉克不安的局勢採取什麼積極的行動,其結果是中東地區永久性的不安定,只要中東地區不安定,全世界都要受影響的。

最近法國發生了一連串嚴重的暴動,有七千部汽車被燒毀,這一場暴動我們不必說法國人有種族優越感,但是在法國,有大批窮困的非洲人居住,卻是事實,如果非洲是一個可以安居樂業的地方,非洲人會離鄉背井地流浪到法國嗎?

所以我們基督徒,如果沒有嚴重的歧視,是不夠的,因為耶穌基督希望我們關心所有的弟兄,尤其是最小的弟兄。雖然我們做得還不錯,其實我們做得絕對不夠。

就以在台灣而言,我們常常忽略在偏遠地區的孩子教育,我們所有的措施,幾乎都是只想到了城裡的孩子,我們看到了城裡孩子非常用功,就下結論說台灣孩子太用功了,必須減輕他們的功課壓力,其實大批鄉下孩子根本回家不做功課,對他們而言,功課毫無壓力可言。我們說台灣孩子太用功了,乃是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鄉下孩子的緣故。

聖誕節快到了,我們一定會收到很多聖誕卡,卡片上一定會是美麗的圖案,但是這個世界絕對不是如此美麗的,我們所生活的地方,也許的確很美好,但是我們漠不關心的地方,常是處於極端的悲慘之中,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如果我們對某一種人漠不關心,我們其實就是有一種種族歧視,那怕這只是一種隱性的種族歧視,但這也是種族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