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沒想到我這樣笨

曹敏誨

以前我一直不是那麼明白,為什麼我主要說「凡有的,還要給他,使他富足;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由他奪去」?現在想來,若這「有」指的是信德,這「給」是給恩典,那就很清楚了。

祂給我完全的自由,信不信由我;我選擇了信,又因信而謙卑地求,祂又非常願意給我所求的(瑪7:7-11),當然我要越來越富足。我若選擇不信,不信就不會求什麼,這已經少了一堆恩典;如果再加上我自私自愛、倒行逆施,惹了祂的義怒,那還不把我原來有的也給拿走?

祂渴望我們信,祂喜歡我們求,因此祂屢次提醒我們:

「你們求,必要給你們;因為凡是求的,就必得到。你們中間有那個人,兒子向他求餅,反而給他石頭呢?或者求魚,反而給他蛇呢?你們縱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東西給你們的兒女,何況你們在天之父,豈不更將好的賜與求祂的人?」(瑪7:7-11)

「即使你們對這座山說:起來,投到海中!也必要實現。不論你們在祈禱時懇求什麼,只要信,就必獲得。」(瑪21:21-22)

「若你們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無論為什麼事祈禱,我在天之父,必要給他們成就。因為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瑪18:19-20)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必賜給你們。直到現在,你們沒有因我的名求什麼;求罷!必會得到,好使你們的喜樂得以圓滿。」(若16:23-24)

「求罷!」祂這樣殷切地說。閉起眼睛想想,這位全能的、無限的、永生的主,簡直是在懇求我們向祂要恩典嘛!而我們,不論是兩千年前亦步亦趨緊緊跟著祂的門徒,或是現在寫文章的我、看文章的您,卻都跩的跟什麼似的,就是不向祂求,就是要相信自己的能耐,不到水淹脖子是不會想起來求祂的。

滿懷著深愛的主,就只好萬般無奈地站在您我身邊,眼睜睜地看著我們受苦、受折騰;祂還是慈祥地叨著那句話:「求罷!」祂會不會有點後悔給了我們全部的自由?

祂沒想到我們這樣「笨」,笨到祂親自來到我們中間,說了那麼多,做了那麼多,行了那麼多奇蹟,最後還為我們上了十字架,再復活給我們看…。我們還是不信祂!

小神操

祈禱後沈思:我是不是真的有點笨?

(本篇未刊出)

祂在哪兒

曹敏誨

也許您在想,為什麼您跟祂就不這麼親?或更好說您跟祂實在有點說不上話?祂常是遠在天邊,很難體會祂真是近在眼前。跟遠在天邊的人可怎麼交集?

您跟自家的老爸親不親?常和老爸談心嗎?還是成年以後就忙東忙西,很難有空陪老爸閒話家常,只在逢年過節家族聚會時陪老爸吃頓飯?

我和老爸就很親。因為婚後我還是黏著爹娘,不是住在他們樓下,就是住在他們兩步之遙的對門,等於一直住在一起,當然吱吱喳喳說個沒完,爹娘的心思也少有懂錯的,更甭說受了委屈什麼的,五十好幾的我還是要去向八十好幾的二老說說,跟小時候沒什麼兩樣。

我兩位妹妹就不同了。她們當然一樣愛老爸,但是住得遠,平日工作忙,難得家族餐敘時也不容易坐下來說點什麼,久而久之自然跟老爸就不那麼親了,也有點說不上話了…。

所以,人跟人要親、要說得上話,是要花時間來往,是要有所付出的。如果不肯花時間,不願用心,即使親如父母子女,彼此也要漸行漸遠。

人和天主的關係一樣需要花時間用心經營。聖雅各伯說「你們親近天主,天主就必親近你們。」(雅四:8)好的是我們向祂跨近一步,祂必要向我們迎上來十步–––誰讓祂是仁慈又寂寞的主咧!

您如果不花時間跟老爸說說話、談談心,老爸都會變得遠在天邊,何況是本來就看不見、聽不到、摸不著的主?當然,您要說正因為祂真的是在虛無飄渺間,才不曉得該怎麼親近祂,怎麼跟祂來往;還有,感覺上祂並不在眼前,可怎麼個跟祂親法?

這個容易,別忘了祂是全知全能又無限仁慈的造物主,祂說了算。祂說過「你們敲,就給你們開」,您就放膽信了祂吧!祂是不一樣的存在,您只要敞開心嘗試跟祂說話,祂自然有辦法讓您感覺到祂越來越近、越來越真實地就在您身邊;而且是早就在那兒了,一直在那兒哩。

祂給了您我百分之百的自由,祂讓我們自己決定信不信祂真是造天地萬物的那一位?要不要親近祂?什麼時候開始跟祂說話、訴心?

祂一直就在您身邊等著您「決定」親近祂,等著您伸出手讓祂牽著走往後的生命路,等著您讓祂呵護您、看顧您,直到今世的終結。

小神操

靜默十分鐘後,細細體會為您祂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