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儒斯定描述的感恩禮

編輯組

聖儒斯定是二世紀傑出的護教者。西元一五五年他撰寫了第一封給皇帝安多甯的護教書,力證天主教信仰的純潔與尊高。因為當時教友被教外人懷疑「在黑暗中吃食一具以人作犧牲、血流滿地、肉塊尚顫動的肢體……」這當然是指領主聖體而言,不過被他們誤解或惡意中傷。聖儒斯定被迫不得不把神秘的聖體聖事講個清楚。這樣我們方得以知道二世紀期間,感恩禮舉行的珍貴而詳細的資料。(曾有一位羅馬省長給皇帝上書,報告天主教會舉行彌撒的情形,說他們習慣聚集在一塊祈禱,並吃一點東西,「男女雖混雜,但不及於亂」。)

為清楚明瞭這個驚人的記錄,現在我們假定身在羅馬帝國時代的京都,那時羅馬權傾天下,光耀華貴,專制獨裁,整個西方世界只要聞其名,便會心驚肉跳。羅馬皇帝也是帝國宗教最高祭司,當時政教合一;羅馬的宗教不但崇拜各種神明,如天公宙斯或猶彼德,天后猶諾,美神維納斯等。但也把羅馬執政的皇帝都一一神化,受人膜拜。

基督徒在這個龐大複雜的社會中,僅是蒼海一粟,被人遺忘,遭人白眼,甚至受到迫害。但這些基督徒都有一顆偉大的心,對生命有嶄新和至高的理解,並基於自信,享有不朽的真理,與唯一的真天主交往,因而獲得莫大的力量和勇氣。

現在我們參與聖儒斯定所描寫的「家庭聖堂」禮儀。所謂家庭聖堂是在羅馬富有教友家中的客廳舉行,如龐包尼、阿契利、弗拉威等顯貴豪族……他們家庭的外觀並未因此改觀。一般富有的羅馬房舍十分富麗堂皇,正如在龐貝所掘出的:入門處建有前廊,中有天井、大理石小桌,後有廊柱庭院,家人住在後院,前院為憩息、接待賓客或辦公之用,神明和祖先的雕像或畫像供在後院廊下,而教友家中則沒有這類雕像。彌撒就在前廳舉行,家人、親朋、好友,連奴隸(如為教友)在內,皆在這堸捋P彌撒。

彌撒如果在地窖中舉行,多在面積寬敞的小聖堂中舉行,如加利斯都地窖中的教宗墳墓教堂。

現在我們聽聽聖儒斯定如何?述二世紀的感恩禮的舉行,以增進我們的信仰;我們身為教友,應視自己為古代教友的兄弟姐妹,應具有他們一樣的虔誠;下文描述了他們的秘密祭獻:

在我們所有的祭獻和祈禱中,我們經由聖子耶穌基督及聖神,讚頌天主聖父之名。在太陽之日(主日),從城市與鄉間來的信友聚集在一起。我們當眾先念一段宗徒所傳的福音或先知書。以後主祭者施訓、警告或勸言。後來大家起立祈禱;最後把麵餅、葡萄酒和水拿來當作祭品。成聖體的經文是由主禮者以最虔誠熱心的態度誦念,大眾則以歡呼之聲答應「阿們」。

然後把神恩聖體分給在場的教友分享。執事負責給那些不能參與的信友送到家中。富有的教友慷慨地奉獻出他們要奉獻的;他們把奉獻物品或金錢放在主禮者的手中。這些奉獻禮品是為幫助孤兒寡婦、有病的、貧窮的、囚犯與旅行者,一言以蔽之,為幫助所有不幸遭遇的人。

現在每星期天約定一個時間集會,屆時所有的信眾都該當參加,因為這天是主日,是救主耶穌復活的紀念日。

在它處,聖儒斯定給我們記述了一件值得一提的事:

在祈禱後,大家互相吻面,以示友愛和平的意思。所有的信友都領聖體,這個神聖食物,我們稱它為「感恩禮」,因為聖體不是一塊普通的餅,它是降生成人的耶穌基督的聖身聖血。(聖儒斯定護教一書一章六十七節;希臘教父集、卷六十頁四二八─四二九)。

由聖儒斯定的記述,我們對古代教會的聖體禮儀有了概括的認識,在實質上可謂與今天的大致相同:教友應遵守主日與節日的教規,常領聖體,給窮人捐獻,和平之吻,即原諒冒犯我們的人,作為基督徒兄弟姊妹友愛和平的表現。

聖儒斯定(從巴勒斯坦)來到羅馬時,已和聖伯鐸的時期相隔一個世紀了。教父們把神聖傳統傳授給他們的弟子,這些弟子再傳授給聖儒斯定,再一代一代地傳下去,這樣我們就找到了信仰和習俗的根源,直到今日。古代彌撒中的主要部分今天仍一一俱在。世界上沒有其他類似的事件仍然存在。天主是永遠的,不受時間的限制,在滄海桑田、變幻無窮的世海堙A祂以神秘的方式,使祂的教會保持某種程度的不朽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