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精神何在?

李家同

最近,在新聞週刊裡,有一篇有關教宗本篤十六世的報導,這篇文章介紹的是新任教宗的想法,他的想法是要歐洲重新回歸天主的懷抱,因為他認為歐洲已經是一個無神的地方,十分危險。

歐洲不僅是一個無神的地方,其實歐洲的知識份子中也極少有宗教信仰,而且歐洲也是一個反對基督宗教(廣義的,包含天主教)的地方。舉例來說,世界展望會過去的標示是十字架,現在改成了十字星,理由是很多歐洲人看到了十字架,會不肯捐錢,可見歐洲人對基督宗教的印象是非常負面的。

在美國,情形也好不到哪裡去,大學教授中有信仰的極少,傑出的科學家中幾乎全部都是無神論者。

我們必須不逃避這個問題,而且應該好好地檢討檢討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歐洲人對基督宗教的反感,首先有一個歷史的淵源,過去的宗教和政治糾纏不清,使很多歐洲人厭倦了宗教。他們看到北愛爾蘭的問題,自然而然就會想起基督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間的爭執,對他們來說,宗教不僅沒有帶來好處,而且還帶來了幾百年的紛爭。

歐洲人當然又會記得教會歷史上的黑暗時代,教會對伽利略的迫害,對中東地區的十字軍東征以及所謂的異端審判,這些歷史上的事件雖然已是過去,但是對於歐美的知識份子而言,他們很容易地對教會(新教和天主教)沒有好感。

我最擔心的是教會有意無意地涉入了政治,教會反對墮胎,是絕對應該的事,但是教會如果支持反墮胎的議員,就很危險了,理由很簡單,反墮胎是好的想法,反墮胎的議員卻不一定是好人,有些人還可能非常邪惡。我希望天主教會在反墮胎方面堅持立場,但千萬不要對於選舉和立法等等發表意見。

如果我們評估一個組織的作為,我們常常說,好的組織通常會有正面的想法,絕大多數的人也都不會喜歡常常發表負面想法的人。有時天主教會給人一個印象,那就是教會一直在保衛一些想法,而沒有提出非常正面的想法。

我個人對於DNA略知一二,也就因為讀了DNA,我們都不能相信生命的起源是偶然的,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觀念,幾乎所有的同事都有這種想法,這種想法和宗教無關,完全是來自科學的想法。可惜教會不太理睬這種純科學的想法,而喜歡用純宗教的想法來談和科學有關的現象,這一點,我也是十分擔心的。

可是最嚴重的,仍是所謂基督精神的問題,要恢復歐洲人對基督宗教的信仰,應該強調的是基督精神,很多人不喜歡基督教會,但誰都欣賞耶穌基督所講的話,我們目前惟一要做的事,是要強調基督的精神,對於很多小事情,不妨少提,但多提耶穌基督所講的愛與寬恕,在這個充滿仇恨和猜忌的時代,人類最渴望的仍是耶穌基督所講的基本道理。

歐洲人能否回歸耶穌基督的懷抱,在於我們的教會能否使人想到耶穌基督的精神,如果有人一聽到天主教會,就想到耶穌基督,如果我們每個天主教徒都是耶穌基督的化身,不要說歐洲能否重回耶穌基督的懷抱,全世界都會接受耶穌基督的。

因此,我們應該好好地自我檢討,如果世人未能接受基督的道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我們不夠好,我們的所作所為,未能使人們從我們的身上看到耶穌基督,教宗想使歐洲重回天主懷抱,我們該想想,我們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