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韓流」忽然在亞洲形成了一股風潮,而且越演越盛,甚至已悄悄展開全球化運動,掃向西方世界。雖然不理會這個潮流的也大有人在,但這幾年在台灣,韓劇似乎是許多家庭的休閒主題,身邊向你推薦韓劇的人越來越多。

「韓國三日行」作者,從對韓劇保持距離到接受、欣賞,中間的過程看似無奇,卻是一個不可言傳的轉折,對韓國文化何以突然取得重要地位,給了清楚的答案。在儒家發源地的中國,以儒家思想為中國人的專利,是很多人不二的想法,殊不知儒家在韓國人民的生活中竟佔更重要的地位,而且不是古人的事,現代人同樣尊儒。但願這不是「禮失,求諸野」的先兆!與傅佩榮教授訪韓經驗相比,剛恆毅樞機當年的「朝鮮之行」,兩者顯然有天壤之別。前人篳路藍縷的福傳之路,也由此可見。

大家都喜歡聽故事,雖然喜歡講故事的人也不少,但說故事卻不是每個人都拿手,張春申神父的「講耶穌的故事」,為用心福傳的人,恐怕是必做的功課。李家同教授鑒於歐洲社會對基督宗教的反感所引發的反思,以「基督精神何在?」凸顯信仰生活中基督精神的重要。「獨處中的沈思」透過牟敦的祈禱,吳樹德教授為師生關係的進退,提供了非常有深度的思考。

本期有兩篇文章,不約而同談地獄問題,地獄大概不會是一個討喜的題目。不過,如果害怕沈淪在問題叢生的現代社會裡,想想地獄之苦,也許會有提振精神的作用。如果希望品嚐美的感官,跟著晴窗隨筆作者揮灑的繽紛色彩,自然會看到美麗的人生。此外,禮儀的美感為我們設計了一個立體舞台,利用戲劇效果進入天主的奧蹟,從禮儀之美將人導入天主恩寵之美。

孫茂學神父「晉鐸五十年有感」,將多年鐸職生涯所淬鍊的人生體會,以簡單的文字做出精闢的建言,不僅對修道人,對一般人際摩擦也是非常實際的提醒。陸達誠神父的「第三次回家」,以他轉換會院的經驗,與我們分享了神父之「家」的自在。

台灣首位盲人律師李秉宏的訪談,帶我們從盲人世界去看生命的力量,看見天主的手如何透過父母的拉拔,讓原本在起步點上呈現輸面的孩子,能以二十六、七歲的年輕生命攀越高峰。他的成長與成功絕非偶然,人的努力與天主的眷顧想必是兩個最重要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