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祿所傳報的來自啟示的福音

安德

保祿既未親自聽過耶穌宣講,也未曾與耶穌一同生活共處,他對歷史的耶穌是怎樣認識的?在皈依耶穌之前,他一定已經知道一些耶穌的言行,否則又何必死心塌地迫害耶穌的門徒?他皈依之後,與門徒共處,與巴爾納伯、馬爾谷一起傳教。晉京拜訪宗徒,在伯鐸那裡住了十五天,曾與雅格、若望會面攀談,後來又與幾位從聖京來的門徒一起傳教,保祿有很多機會打聽耶穌的事蹟,一定也有最早蒐集的語錄、寓言等。因此可以斷定他對歷史的耶穌有足夠的認識。保祿時常自稱為基督的門徒,而耶穌所選的宗徒也都承認保祿為宗徒,難道說,一個忠實的門徒,會對自己的師傅毫無所知嗎?

保祿書信中有使人懷疑的幾段:「我保祿宗徒,蒙召為宗徒並非由於人,也並非藉著人,而是由於耶穌基督和使祂由死者中復活的天主父。」(迦一1);「我告訴你們我所宣傳的福音,並不是由人而來的…而是由耶穌基督的啟示得來的…從母胎已召叫我的天主,決意將祂的聖子啟示給我,叫我在選民中宣揚祂,我當時沒有與任何人商量…至於那些所謂有權威的人,不論以前他們是何等人物,與我毫不相干。」(參閱迦一11-12;15-17;二6一1)。從他的態度來看,他似乎不屑向那些在他以前作宗徒的人請教;他不願接受任何人傳下的福音,那麼,他究竟從哪裡得到有關歷史的耶穌的知識呢?

保祿雖然強調自己所宣講的福音來自天主的啟示,但並未否認他曾由耶穌的門徒認識歷史的耶穌。另段書信肯定他曾接受早期的傳統:「弟兄們,我願意你們認清,我們先前給你們傳報的福音,你們已經接受了,且在其上站穩了…我當日把我所領受而又傳給你們的,其中首要的是:基督照經上記載的,為我們的罪死了,被埋葬了,且照經上記載的,第三天復活了,顯現給刻法…以後顯現給那十二位,以後又顯現給五百多兄弟…最後也顯現給我這像流產兒的人。我原是宗徒中最小的一個,不配為宗徒…不拘是我,或是他們,我們都這樣傳了,你們也都這樣信了。」(參閱格十五1,3-9,11)。在這段書信上他所說的「領受」了有關耶穌的事蹟,絕對不是指基督的指示,而是指來自別人的傳授。他自己和別的門徒一樣,都傳揚耶穌的死亡與復活,都引用耶穌的言行,宣揚耶穌的福音。

既然保祿接受有關歷史的耶穌的傳統,那麼他在致迦拉達人書信上所說的「他的福音不是來自人,而是由基督啟示的」是指的甚麼?拿這兩段書信來對照,其中沒有矛盾嗎?答案是否定的。他在致迦拉達人書信上所說的福音,不是指歷史發生的「事件」,而是指這些事件的「意義」。那些親手釘死耶穌的人,要比十二宗徒更清楚知道耶穌被釘死的詳情。而耶穌的敵人和耶穌辯論,控告耶穌,也都比十二宗徒或門徒更清楚的知道這些辯論的經過,因為這些事蹟都是他們親身經驗的,然而卻不能說他們比宗徒更了解耶穌的言行和死亡的意義。他們雖然經歷了福音形成的事蹟,卻不了解這些事蹟的意義,也不能承認這些事蹟為福音。耶穌的死亡只是死亡,對他們來說,毫無福音可言。為猶太政、教當局,以及看守墳墓的士兵,耶穌的復活絕不是福音。他們控告門徒盜屍,謠言惑眾,佯稱耶穌復活。

保祿在致迦拉達人書信上所說的福音是千真萬確的啟示,不單是歷史的事蹟,而更是信仰的經驗。同一歷史事蹟,有完全相反的了解。信徒了解耶穌的死亡與復活,為人類的救贖大業的完成。而猶太政、教當局視耶穌的死亡,為社會除害,懲罰罪犯。

保祿的福音,確是天主的啟示,因為信德來自天主,不是來自人的報導。報導耶穌的死亡是歷史的事蹟,不是福音。保祿的福音,不是報導耶穌如何死亡,而是接受天主的啟示,宣揚耶穌死亡的意義。這就是保祿所說的來自啟示的福音。